第二百六十四章 孙权的痛点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六十四章 孙权的痛点

    少女情窦已开,床上藏个小太监,做些假凤虚凰的勾当,也算不了什么大事。但将一个身不残志又很坚的男人藏在床上,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不亚于当众侮辱一位名士。

    汉代以儒学治天下,十分注重“礼”、“乐”,孙尚香此举是十分蔑视礼教的行为。孙权一知此事马上当机立断,要杀了段大虎灭口,实际上也是为了保全mèi mèi名节。总不能将这个mèi mèi拖到祖宗祠堂去家法伺候吧?

    “他就是段大虎。”当此时,鲁肃的一句话却让孙权大吃一惊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鲁肃点点头。孙权又看向诸葛亮,诸葛亮嘴角含笑,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退下!”孙权命令道。

    等士卒们离去,孙权沉吟半晌,琢磨着用语:“阁下可是段大虎将军?”

    段大虎此时早已经穿好了鞋袜,跟个没事人一样坐在床上,双手将屠龙刀抱在胸前。此时见孙权询问,笑道:“孙将军你好啊,我就是段大虎。”

    孙权道:“段将军来我江东,怎地要化妆成书童,这般不坦诚相待,着实让人心寒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说道:“眼前曹军大兵压境,孙将军却举棋不定,难道不让天下义士心寒?”这却是将了孙权一军。

    “我等正在商议联盟抗曹之计策,段将军倒好,混入了我后院之中,又……又和我mèi mèi同处一室,这恐怕不是为将军者所为吧?”孙权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诸葛亮这时插话道:“敢问孙将军,我家主公前日随我一同来府上做客,迷失在后院之中。却不知为何出府时满身伤痕,又深受重伤,也不该是将军府上的待客之道吧?”

    这正是孙权的痛点,他不禁有些脸红。

    他早就听说这个mèi mèi喜欢虐待男子,为这个事也帮着mèi mèi往长江中扔了几次麻袋灭口了,但这种事上不了台面。他虽为长兄,但毕竟不是父亲的角色,也没法和mèi mèi去谈这种私密事,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但愿他日女儿家嫁了人,应该就会收敛很多。只是,这般羞辱男子,长的虽貌美,可哪里有人敢真的娶她?

    这时,吴夫人才私下问起了鲁肃,说道段大虎到底是何人物?鲁肃当然一五一十拣重点给老夫人说了:

    曹操的结义兄弟。

    黄巾军的大首领。

    匈奴和鲜卑的一字并肩王。

    斩文丑,战夏侯惇,天下名将谁敌手?

    凭一己之力对抗曹操五十万大军……

    老夫人听的不敢相信,看向这个年轻人的目光又有不同。她方才盛怒,只是因为听说这个少年出身不好,只是个小小书童,哪能配得上一个堂堂的郡主?假以时日如果东吴称霸天下,那这个郡主可就是公主了,但对段大虎样貌还是十分认可的:

    虽不如周瑜那般风流倜傥,但也称得上是相貌堂堂。

    现如今,这个小书童竟然摇身一变成了一方诸侯,还是一个有如此名望的少年英雄,自然就不同了。重要的是,自己这个刁蛮的女儿竟然看上去十分钟情于他,可算是了了天大的心愿。否则这个让人伤脑筋的女儿,该如何才能嫁的出去?

    吴国太越想越高兴,脸色一变,笑道:“段将军少年英雄,江东却可是失礼了。此事既然是小女和段将军情投意合,那我这个做母亲的自然也不会反对。只是不知将军可有婚配?”

    诸葛亮笑道:“我家主公年纪轻轻,并未有婚配。”

    吴夫人甚是满意,但并不喜怒于色,向孙权说道:“段将军既是当世英雄,又领有江夏之责,我双方联盟抗曹实在不行。今日仓促,明日你替我请段将军等人来我园中小坐,我当尽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孙权看到母亲三百六十度大转弯,却也免了尴尬。如果真要让他此时对段大虎大开杀戒,那势必让自己骑虎难下,这个联盟抗曹的大计也就不用再想了。因此,他恭敬说道:“谨遵母亲吩咐。”

    吴夫人最后又看了一眼段大虎,却是真心觉得越看越喜欢,但还是带着孙尚香离去了。孙尚香离开之时,朝着段大虎做个鬼脸,莞尔一笑,竟然也是情意绵绵。

    等待吴夫人离去,众人又回到了议事堂上。孙权将左手边的主客位让于段大虎坐了,只是他此时一个小小道童的装扮,却坐在堂中议事,难免有些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周瑜知道眼前此人便是段大虎,也不禁仔细端详。孙权坐定,这才开口说道:“今日江东请了段将军前来议事,实乃江东之福。孙权决定联合段将军共同抗曹,不知钧意如何?”

    段大虎起身抱拳道:“曹操势大,又有吞并天下之志,此番两家合兵抗曹,正是江东和江夏百姓之福。我和刘皇叔、孔明商议日久,定当一心追随在段将军之后,共同对抗曹操。”

    孙权说道:“那抗曹成功之后呢,荆州归谁所有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归东吴。”诸葛亮插话道,“此番讨伐曹操,全依仗江东将士,我主对荆州并无割据之意,还请孙将军放心。”

    孙权当然对这个dá àn很满意。

    周瑜却说道:“段将军,此番与曹操之决战,必定是水战。目前曹操正在荆州操练水军,打算攻取江夏,再谋江东。我却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将军肯应允否?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请讲。”段大虎道。

    “兵法有云:先发制人,兵贵神速。现下曹操刚领了荆州,立足尚未稳,水军操练也非一蹴而就。因此,此时正是和曹操首战的大好时机,恳请段将军带领江夏水师,前去偷袭曹操水军大帐,阻挡曹操训练水军。我东吴兵马随后再与其决战,不知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江夏区区三万兵马,怎可和曹操百万大军抗衡?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双方联盟抗曹,自然需要各自出力,我东吴军马只能留待与曹军决战,此时贸然出战露了虚实,那此战必败无疑。”周瑜道,“东吴也需看看江夏的实力,及合作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知他谋划已定,就是想让江夏去打头阵,说道:“既然大都督如此说,江夏将不遗余力,与曹操水师决一死战,还请大都督届时亲带战船,为我军掠阵。”

    周瑜大笑道:“好,我定当为将军和先生庆功!”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我军新败,粮草、wǔ qì不足,可否先借一部分江东的粮草箭矢?”

    “粮草可借于江夏一万石,但箭矢在我军中也十分紧缺,恐怕,还需要先生自己想办法了。”周瑜转动着桌上的茶杯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也就不勉强了。也好让江东男儿,看看我主用兵的手段!”诸葛亮起身说道,“请孙将军静候佳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