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五章 甘露寺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六十五章 甘露寺

    吴夫人当众令孙权邀请段大虎前去园中赴宴,谁都看得出来,这场酒宴并不一般。他差不多就意味着是订婚了。段大虎可没经历过这种事情,本来以为就是去吃个饭,直到诸葛亮祝贺他道:“恭喜主公!贺喜主公!”

    “何喜之有啊?”

    “吴夫人看中了主公,要将郡主许配给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想啊,你上了郡主的床,吴夫人不但不杀你,还要邀请你赴宴,这事明眼人都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葛先生,我先走一步,我们江夏见。”段大虎这次可是真被吓的不轻,背起大刀就要fān qiáng逃走。

    谁知刚爬上墙头,一看驿馆外面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巡逻的士兵,鲁肃一副忠厚老实但在段大虎看来无比狡诈的面孔,正站在墙根下向上面仰望:“段将军啊,你爬上墙头是要作甚么?”

    “咳咳,这边风景不错,我来瞅瞅。”段大虎道。

    “段将军,主公有命让前来保护于你。有何吩咐,就直接与我说啊,东吴无不从命。”鲁肃絮絮叨叨。

    段大虎一个翻身下了墙,道一声“苦也”:这哪是保护自己,分明是怕自己跑了呀!当下仿徨无计,总不能硬着头皮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想要求助于诸葛亮,可诡计多端的诸葛亮这次摆明了立场,是站在东吴那边,让段大虎直恨的牙痒痒。

    到了晚间,孙权又差人送来了一身锦缎衣服,竟是完全符合段大虎的尺寸,看来也是为他量身定做,穿上后倒也人模狗样,玉树临风。

    这一宿段大虎睁着双眼到了天亮,辗转反侧难以入眠。他本来要和许千雪私定终身,两个人都无父无母,都也般配,只是现在雪儿不知身在何处,被左慈带走后也渺无音讯。赵芸当然是要娶的,只是现下她女扮男装,却又诸多不便……

    呼延青青,不知回到鲜卑后怎样了,可还是整日里愁眉不展?

    双修了的无花,有没有成佛了?

    就这样胡思乱想,直到了天亮。吃过早饭,鲁肃亲自来迎,说道今日相见地点临时做了下调整,换为了北固山上的甘露寺。

    段大虎无奈,只得跟着鲁肃一行人骑马到了甘露寺。甘露寺雄踞在北固山后峰的顶上,所以北固山也有“寺冠山”之说。段大虎登上山顶,只见北固山雄峙江滨,水天开阔,风景壮美,不禁心胸一畅。

    走进寺中,只见孙权和吴老夫人早已等候在此。可这里即是寺庙,那当然没有了宴席。段大虎正自奇怪何故要来这里,吴夫人说道:“小女生时,天生异象,平日里降下一道彩虹。在梦中,我隐约见有凤凰飞过。不少异人术士都言道,香儿命格太强,需要修道方能长寿。但老身信佛,所以打小便让她拜了师傅,也就是这甘露寺的慧安方丈。她名字叫做‘尚香’,实际上也是取了‘上香’的谐音,让她时时刻刻记得心中有佛。今日,请段将军来此,就是为了让方丈大师看看,是否和香儿般配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这才知道吴夫人的用意,原来是见孙尚香修行的师傅。但是,显然这位师傅教的很不好,不然一个信佛的女施主,怎能如此狠毒?

    孙权一路也不说话,只是搀扶着母亲。众人进了佛堂,只见方丈大师正领着群僧在位佛祖上香,行那三拜九叩的大礼。

    吴夫人也是虔诚,默默跟在群僧背后向着佛祖菩萨拜倒,完全没有官家贵妇的跋扈之态。在佛祖面前,人也不过是一副臭皮囊,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又何有贵贱之分?

    等祭拜完毕,慧安方丈请众人前去茶室奉茶。吴夫人说明了来意,方丈大师笑道:“我早已料定了有今日之事,郡主是凤凰之身,段将军却是龙皇血脉,这段姻缘早已天注定了。”

    吴夫人见方丈说的笃定,也是心中大喜,说道:“还请方丈大师为这段姻缘赐下福缘。”

    方丈淡淡一笑,仔细端详段大虎,说道:“只是我佛有言,有因必有果,有果亦有因。段将军尚有前世姻缘未了,恐怕现在成婚,会对郡主不利。此事还仍需再看机缘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心中说了一声“阿弥陀佛”,他巴不得如此。现如今逍遥自在,可不想娶这样一个小娘皮为妻,还得日日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吴夫人心中一惊,稽首道:“我孙家也就这一个女儿,自幼又是方丈大师看着长大的,此事还请大师一定要为香儿化解,事成之后,孙家定当重修寺庙,为佛祖重塑金身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无妨,万物皆有缘法,既然此事找到了老衲,老衲自然尽我所能。但是否能为段将军和郡主化解,一剑斩断因果,可这就要看各自的造化了。阿弥陀佛!”慧安方丈慈眉善目,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。

    段大虎心中暗笑:“又是玩这一套把戏,看来虽然历史过了千余年,但和尚和道士骗人的把戏总是如此,糊弄年长的施主让她们真以为自己摊上了大事,然后再想办法化解,好骗取些银两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大师要如何为我两人化解?”段大虎装作虔诚问道,其实心中暗暗下定决心,要让这招摇撞骗的老和尚好看。

    方丈道:“施主,此番可是要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方丈忽然喊道:“慧尘,取我的剑来。”里面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和尚嘴里嘟囔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下莫名其妙,段大虎心道:这和尚莫不是要设祭坛做法?

    不一会儿,但看慧尘和尚从里间拿出了一个剑匣来,上面早已落满了灰。方丈拿口一吹,灰尘满天,但也露出了剑匣的真容,上面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。慧安方丈并不急于打开剑匣,而是拿着袍袖细细擦拭,像是回忆着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,他开口说道:“这把剑乃是先皇所赐,在此已经尘封了三十年。当世名剑跟着我,这一辈子也算是堙没了。今日让它再出一回鞘,也让天下人知道这把剑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的意思是?”段大虎越看越不对,不知这老方丈意欲何为。

    “小施主,你手上拿的便是屠龙刀吧?今日,我便用这泰阿宝剑,会一会名闻天下的屠龙宝刀。”老方丈将剑匣一按,忽然内中精光bào shè,似可以与日月争辉,露出了里面藏着的一把剑来。

    剑身之上,刻着两个篆体小字:“泰阿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