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六章 无名剑(一更求订阅)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六十六章 无名剑(一更求订阅)

    老方丈终于握住了宝剑,一剑在手,他似乎忽然变得神采奕奕了起来,好似年轻了十岁。

    那种神采,便是剑给予他的。握住了剑,他好像找到了灵魂和安宁,双眼炙热,左手双指轻轻在剑身上划过,那剑欢快颤抖,就像是qíng rén的抚摸。

    段大虎一脸满不在乎,心中却着实惊诧:在他遇到的所有用剑的人中,这位老和尚一定可以排前三。他虽未出剑,但已经和剑人剑合一。

    好在,剑本就是凶器,一把从不shā rén的剑,即便再锋利威力也注定有限。

    这把剑到底有没有杀过人?

    慧安和尚看着剑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一旁,慧尘和尚却是满脸忧色,说道:“在江湖上三十年前有一人,被喻为“武林神话”、“天剑化身”,剑道实力已臻致天剑境界,实力非凡。此人天赋异禀,正气凛然,义薄云天,淡泊名利,战绩惊人,忧国忧民,心怀天下苍生,堪称天地之才和经国之才。年轻时就曾以一己之力力挫武林八大门派并击败天下第一剑客,一时光华照耀,被先帝敕封为‘剑圣’!”

    “但其后,却因爱妻之死而意志消沉,退隐江湖三十年,立誓不再出一剑,甘愿隐居于这甘露寺,看破红尘,自甘平淡。他便是……”慧尘一句话未说完,慧安方丈喝道:“师弟,过去的事说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慧尘道:“师兄,你今日万万不可出剑,难道,你不知道这一剑的后果吗?”

    老方丈摇摇头,正色道:“师弟,我在这寺中已经呆的够久了,该是离去的时候了。今日能和龙皇血脉交手,也算是此生无憾。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斩断他的前世,还他今生一个清清白白!”

    他接着说道,“几十年不用剑了,我也老了。”

    慧尘说道:“师兄,你怎么会老?你十六岁便入了金刚境,十九岁再入洞玄,二十四岁便已经是纵横了,这五百年来,唯有你的剑是仙剑呐。初入江湖,你便在这钱塘江潮中踏潮过江,那可是千万人瞩目啊!从此以后,你便是这后世学剑的榜样。入了纵横境,你挑战剑宗东方世家宗主谢纯,剑法之玄妙令他羞辱难堪,竟然引颈自尽,后来又挑战天下第一剑,断其剑,毁剑心,成了新的天下第一剑。”

    慧尘说着,却已经老泪纵横,慧安方丈眼中却有精芒四射,他似乎在记忆中,重新回归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犹记得,他孤身出塞外,看万马奔腾,大战天下第一刀客吴莽;东临碣石以观沧海,站在汪洋潮峰之上,一剑炸开了东海;西边麒麟山上,他以剑问长生,斩杀神兽火麒麟;!单身入蜀,与西蜀剑皇在皇宫一战,悟得无名之剑!气之所及,拦路剑术高手十六人,皆被剑气碎尸!

    这世间剑士,唯我一人。三十岁之前,江湖是他一个人的江湖,他的剑道,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后来,他一心报效朝廷,而立之后,锋芒毕露!不出剑,胸中便有剑意万万千。他是天下武夫的巅峰,当世高手谁也绕不开他,一生从未有一败。然而,在朝堂之上,他却败的一塌糊涂,为了自己的妻子,他放下了手中的剑,却惨遭高手围攻重伤,妻子也被人所杀。

    天下无敌又如何?便以为能护得了苍生了?结果,还不是连一个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。

    这痛,过去了三十年,他依然恍如昨日。武夫之痛,从来都在心里。

    直到上了这甘露寺,遇上了一位独臂老僧,两人在便坐在山顶之上论道。他看中剑道,而老僧说的却是佛法,两人各执一词,他便出了那万念俱灰的无名之剑,剑气浩荡差点开了天门,然而,却没有打败老僧。

    老僧却因此立地成佛,飞升西天。但他的剑道,却境界一泻千里。就这样无声无息消失三十年,荣辱种种,浮沉事事,皆成过眼云烟。

    至此,江湖上再也没有了他的传说,他的剑和心都藏了起来,至此潜心研究佛法,不求渡人,只求渡己。

    想过了这些,老方丈摇摇头,暗叹自己终究是老了。人老多情,多了些莫名其妙的感悟。

    他对着段大虎说道:“小施主,我年轻时练剑,力求一剑出鞘便能斩杀仙人,剑一旦出鞘不shā rén绝不回。那shā rén的一剑,无论招式还是剑意,都不是顶尖。但我每次都力求一招杀敌,误打误撞,也站在了剑意剑道的巅峰。此后十余年,剑法越发凌厉,也差不多是天下无敌了。只是这些年老衲潜心修佛,想来此剑再出,便没有那么犀利了,但是此时之剑才是真正的无坚不摧。心中有了大慈悲,再出剑不shā rén却能逆天改势,你可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怔住。

    听这两个老和尚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,现在才搞明白了状况,原来真是要和自己动手,果然出家人不打逛语。段大虎此时只恨早上吃的不够多,早知道那两只鸡腿怎么着也吃掉了,为自己长点力气。

    孙权鼓掌笑道:“今日能得见两位绝世高手过招,真乃三生有幸!”

    慧安方丈点点头,说道:“段少侠,我们北固山顶峰一叙。”说完,挺剑而出,化作一道剑芒悠忽朝着山峰而去。

    段大虎也被老和尚的豪气激发了斗志,笑道:“今日试试老和尚天下第一剑的威力!”

    随后,刀出冲云霄。

    段大虎一剑在手,脚踩林木,扶摇而上。仿佛这天下也被他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孙权领着众人除了山寺,眼看着两抹青烟上了山峰。

    山风鼓荡,将两人的的衣袖吹的嚯嚯作响。老僧笑道:“段少侠看着江山如何?”

    段大虎说道:“江山如画,如无数英雄折腰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句令英雄折腰!但不知,这屠龙刀能否真正号令天下?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也只好斗胆一试了。”段大虎从未像今天一样豪气干云,似乎,他就是这天下的王。

    “好!”老僧仰天笑道,“自古英雄出少年,大王你终归是有了当年不可一世的几分风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