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七章 剑开天眼(二更求订阅)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六十七章 剑开天眼(二更求订阅)

    “又是一声‘大王’!”段大虎莫名地想起了匈奴第二大魔头慕容碧。那个为了救他,差点死了的女人。

    当时也是这么叫了他一声“大王”,叫的莫名其妙。难道,是他长的很像某个人吗?

    “方丈大师,我有一惑不解,还请大师指点迷津。”段大虎问道,“此前有一位女子叫我大王,现在大师也是这般称呼,可这到底是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老和尚道:“该知道时自然会知道,施主又何必多问?”

    段大虎心中暗骂:“这些玄门中人就爱打个哑谜,其实就是什么也没说。如果世界上人人都这样说话,那非天下大乱了不可。”

    幸好老和尚说了一句:“但不论如何,前世的命格再到了今生,终究是劫数难逃。佛家虽有因果,但今日我便替施主斩断因果,从此以后,少侠也不用为以前的事背负气运了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狐疑道:“方丈大师,那你自行出剑便了,为何非要和我一战?”

    “要斩断前世气运,先得联通气运。如果施主不能全力出手,又如何能联通气运被我斩断?”方丈大师处之坦然,好像再说一件毫不相干的事。

    段大虎被这歪理惊的五体投地,但问题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。说道:“那就开始打吧,打完了我还回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泰阿剑离鞘而出,如万千雨点般倾泻而向段大虎,接着雨点扩散,瞬那间段大虎身前身后尽是光点,令人难以相信,这只是对面的老和尚出了第一剑。

    段大虎早已凝神待战,被山风拂动着的衣衫倏地静止下来,他右足青青顿地,发出犹如闷雷般的声响,在这大山之巅传播了开去,直达纵横交错的山谷和洞穴之中,回响不绝,威势慑人。

    和无花修行了双修**之后,他重新步入了洞玄境,可谓一波三折。但如此一来对洞玄的境界领悟便又深了一层。洞玄,便是洞悉一切的通透,和万物皆为我用的武道!

    整个山峰似是摇晃了一下,盖住了风声浪声。

    光点倏地散去。

    慧安方丈意态悠闲,卓立老树之巅,泰阿剑早回鞘内,像是从来没有出过手。他望往天际,眼神若能透出云雾,对外界洞悉无遗,夷然道: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化自然。天人交感,四时变化,人心幻灭,这片雷雨来得正合其时。”

    果然,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中,在两人的头顶出现了大片的乌云,竟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来。

    “大师神功盖世,这片乌云来得绝非偶然,此一战竟然引动了天人感应,雷雨交加。我不是大师对手。”段大虎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。

    此战恐怕是段大虎最神舒意闲的一场比试了,更像至交好友,到此聚首谈心,不带丝毫敌意。就在此时,慧安方丈全身衣衫忽拂汤飞扬,猎猎狂响,锁峰的云雾绕着他急转起来,如仙人要飞升而去,情景诡异之极。

    在老方丈的带动下,他的心神就逐渐进入一种从未曾涉猎过的玄妙境界中。心灵彻底敞开了来,一时间觉得前尘往事如云烟,天下虽大,不过在一人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这便是帝王之道吗?苍生涂涂,天下缭燎,万里江山,唯我纵横!

    过去、现在、将来,浑为一体,那包含了所有爱和痛苦,与及一切人天事物。段大虎忽然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创伤,好似埋在心里很久了,此时终于呈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混乱,从未有过的混乱。段大虎不由得紧皱眉头,闭上了双眼,沉醉不可自拔的各种情绪如洪水般冲过心灵的大地。

    这种种强烈至不能约束和没有止境的情绪,亦如洪水般冲刷洗净了他的身心。

    当他重新睁开眼,那一刹间,他与包围着他的天地再无内外之分,你我之别。这一刻,如凤凰涅槃,他像火凤凰般由世情的烈火重生过来。

    段大虎的眉心,蚩尤血玉隐入的地方,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枣印,熠熠生辉。刹那间,他终于懂得了刀道的极致,就似江河大海,天地人间,和自己融为一体,只要再跨进一步,他将可由天人合一的境界,更上一层楼,踏破天人之限。

    这不是自己修为可以达到的境界,似乎,这是前世给自己的气机传承。

    剑心的通明,来源于跨越时间的沧桑,来源于心境的霸王之道。

    他在等待着。

    眼前虽是迷团般化不开的浓雾,他却看到了老方丈的每根毛发,每一个毛孔。

    自两眼交锁那瞬间开始,他们的心灵已紧接在一起。老方丈正用无上的佛法和无名的剑道,为他展现一副瑰丽的画卷。

    天际的雷鸣,隐隐传来,更增添两人正面交锋前那山雨欲来的紧张气氛。

    狂风怒卷,头顶乌云也似乎被这庞大的气机卷成了龙卷,浓雾漫山遍野,老方丈卓立于这浓雾之中,不停地催发内力。

    这对段大虎并不轻松,在老和尚全力施为的压力和强劲的气势催迫下,采取守势都十分艰难,当然他心中明白,老和尚的全力施为,也不过想让他将功力提升到最高,和前世气机相连。

    他也不得不保持功力的持续攀升,以免被老和尚将融合了佛法的剑道提升至极限时,被绞成粉碎。

    慧安方丈心中也是十分震惊,在他全力施为之下,对面的这个年轻人竟然能抵挡而不显颓势。他已经从年轻人的眼神中看到了“顿悟”,悟前世,明今生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的精气不住由他的毛孔吸入体内,转化作真元之气,他的精神不住强化凝聚。

    这种夺天地造化,攫取宇宙精华的玄妙功法,只有他的佛法大成,并且拥有超脱的剑道方可办到。

    但这过程亦是凶险异常,人身始终有限,宇宙却是无穷,若只聚不散,轻则走火入魔,重则当场粉身碎骨,就算剑圣之躯也不能例外幸免。

    他需要的是一个渲的对象,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抗,才可取得平衡。

    段大虎全身衣衫不动,但头发却飞扬天上,双目神光电射。他不能学老和尚般夺取天地精华,但他却成了宇宙无分彼我的部份,天人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老和尚猛然出剑,一剑遥指段大虎眉心。

    段大虎猛然睁眼。

    天眼。

    “朕在,当守土开疆,扫平四夷,定我大秦万世之基!朕亡,亦将身化龙魂,佑我华夏永世不衰!此誓,日月为证,天地共鉴,仙魔鬼神共听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