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八章 刀开天门(三更求订阅)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六十八章 刀开天门(三更求订阅)

    雷鸣由东面传来,风雨正逐步迫近。

    无论老僧的精神和攻击的力量如何庞大可怕,段大虎的气势总是如影随形,紧蹑老僧的气势不住增长着。

    老僧一剑,却是天人一剑。引奔雷从天际而下,直指段大虎眉心。这一剑的压力之下,却为段大虎开了天眼。

    前尘旧事,尽在心中。

    就若一叶轻舟,无论波涛如何汹涌,总能在波浪上任意遨游,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名震天下的屠龙刀出鞘,不知如何的,来到了段大虎修长的指间。

    翻卷着的风云倏地静止,有如忽然凝固了。

    方丈大师悠忽出现在段大虎身前丈许,似乎从地底冒出来了一般,一剑击来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的花哨,就是平平谈谈的一剑。但是,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剑的威力和速度。

    毫无花巧的一拳,偏显尽了天地微妙的变化,贯通了世间武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段大虎似醒还醉的眼倏地睁亮,爆出无可形拟的精芒,屠龙刀化作一道青芒,先冲天而起,忽然速度激增,有若脱弦之箭,游龙破浪般几下起伏急窜,迎上了方丈大师的泰阿剑上。

    却没有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广布峰顶的云烟,倏地聚拢到刀剑交接的那一点上,接着漫天烟云似乎受到了飓风的吹拂,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无迹无形!不知因何而来,也不知为何而去。

    方丈突然换剑,一道电光金矛般穿云刺下,在两人头上裂成无数根状的闪光,历久犹存。

    整个北固山的峰顶也全暴露在一片澄明清澈的光芒之下,如海上升明月。

    屠龙宝刀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铿然出鞘,撩向慧安方丈腋下。慧安方丈的出剑没有丝毫的凝滞,环绕着段大虎如蝶绕枝头一圈,瞬间已经出了七七四十九剑。段大虎看似运转迟钝,但全身升起了一刀金huáng sè的薄光,如重步兵遇上了精锐轻骑,守住了全身上下,只等待最后的空隙。

    他出刀越来越慢,似乎每一刀递出都是一下奇怪的停顿,一顿接着一顿,顿了十二下之后,他的出刀已经裹挟天地自成的风雷之势,这已经不是天象高手向天地借取大势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方寸雷!”

    每一刀递出庞大的气机犹如有惊雷砸落,气势不可阻挡。每一雷就是一口真气,造就出了天界异象,也许很多高手也可以一口气造出如此有气魄的招数,但绝对无法做到如此连绵不绝,在多次换气之间依旧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十五次停顿之后,慧安方丈的长剑依然能够轻易从方寸雷之中全身而出,但过了十六次停顿,段大虎的出刀就再也没有任何华丽的色彩,只是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磅礴,那种瞬息而至的瞬间天威,如仙人武功羚羊挂角般的肆意汪洋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!

    滂沱大雨漫天打下,又把这对天下最备受景仰的顶尖高手没入茫茫的风雨雷电中。

    老方丈神目如电,与段大虎凌厉的目光剑锋相对地交击着。

    忽然,老方丈一剑指天,磅礴的气机运转至苍天之上,又落于长江之中!

    鲤鱼跃了龙门,便就成了龙。咱这一剑开天门又如何!

    顿时长江之上东流逆转,百里之内瀑布挂向了天空,一剑使的超凡入圣。他以武道和佛法的极致,把天地字宙的能量以已体作媒介,长江大河般源源不绝透过泰阿剑困住段大虎,如囚猛兽,这种威压直渗透进他的经脉里。

    只要段大虎一下支撑不住,那非凡体可抗御澎湃惊人的力量将可把他炸成粉末,不留丁点痕迹。

    没有人可以形容这剑的无敌,它本使的有名之剑,现如今却已经无名了。无名,便是剑心通明,也没有人可挡得住这惊天地泣鬼神的进击。

    即使是段大虎,也没有能力办到。

    好在,他已经记忆起了前世的一切,他本就是这世间的王!

    于是,他的身体变成了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海,经脉千川百河般把来自方丈大师这深不测的源头和力量,狂吸猛纳,舒引运转。

    老方丈忽然笑了,苍老的容颜飘出一丝无比真诚的笑意。

    段大虎双目亦逸出欢畅的神色。

    蓦地两人同时仰天大笑起来,连震天价响的雷电风雨声都掩盖不了。

    刀和剑都变得空空荡荡,所有的力量都消失的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是谁了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便是秦王嬴政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没能斩断你的庞大气机,你和前世的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便是我,他也是他,隔了几百年了,谁又识得谁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老衲就放心了。几百年前,你是龙皇血脉,凭一己之力一统天下。百年后的今日,但愿你能不重蹈当年覆辙,再令天下一统,黎民安乐。”

    “谨遵方丈大师教诲。”段大虎合十道,“不知大师要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老方丈笑道:“自来处来,当往去处去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摇头道:“大师明悟于心,为天下苍生谋福祉,让我送大师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无力开天门,去不了西天见我佛了,又何必强求?”

    “我本是凡夫俗子,没那么洒脱,世间事本就要强求,顺天而为不是我来此的目的,天欲要我逆天,我到底是要逆天还是要顺天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难解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难解,我只做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猛然抽刀,眉心的枣印印记忽然紫光萦绕,刀身青龙攀附,这一刀要劈向何处?

    劈向了长江之中!

    顿时,大江从中截断,浪花飞升十丈!

    “谢大王!”

    老方丈头也不回,往着虚空中走去,那天上是天门。天门之下,似有菩萨低眉,佛陀吟唱,迎着这个蛰伏了多年的方丈大师。

    终于,金光收敛,漫天的佛音消弭无形,天地复归晴朗。从远处天际飞来一把剑,只听得老和尚说道:“大王,这本是你的剑,请收好。”

    泰阿剑稳稳地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段大虎拔起长剑,恍然如梦。那些原本清晰的记忆又变得模糊了起来,就像一场大梦初醒。

    我便是我。这一世,做我自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