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章 公输家族(五更求订)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七十章 公输家族(五更求订)

    段大虎回到柴桑驿馆,诸葛亮早已经准备好了车马,两人也不向孙权再告辞,便要返回江夏。

    刚至江边,一队人马已经守候在此,正是鲁肃。鲁肃作揖道:“此次与曹兵一战,胜负全在首战。虽然周瑜大都督让江夏孤军涉险,但实在是因为双方兵力悬殊过甚,还请两位不要埋怨大都督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笑道:“子敬这是哪里话?既然双方联盟抗敌,我江夏士卒自然以一敌百,甘愿抛头颅洒热血,和曹操先决一死战。”

    正说之间,又见一人白马白袍领着众将前来,正是周瑜带着诸将来了。周瑜翻身下马,说道:“段将军和军师为何走的这般着急,也不容我等设宴辞行。”

    “兵贵神速,现如今曹操大军压境,我等要先回江夏布置,和曹操决一胜负。”诸葛亮说道。

    周瑜又向段大虎道:“段将军,听闻主公说起,已将郡主许配于你,我们两家就是一家了。还希望将军旗开得胜,前来迎娶郡主!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都督!江夏兵马虽少,但却足以挫动曹操锐气,请大都督及东吴诸位将军静候佳音。”

    “好,爽快!”周瑜喝道,“上酒!”

    顿时有士卒端来了烈酒,每人一碗。周瑜抱碗说道:“段将军,与曹操战时,我自当领兵观战,以为外援。请将军放心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义薄云天,在此先多谢了!”段大虎一口喝完了碗中酒,说道:“时候不早,告辞了!”

    段大虎和诸葛亮两人上了船,船夫起锚,向着江夏而去。却在这时,一人飞快骑马到了江边,却是郡主孙尚香,她大声喊道:“段大虎,你可千万别死,我还等着你来陪我玩……”

    “郡主安心,我一定平安回到江东。”段大虎声音虽不低,但却平稳地穿过江风。

    “你个死小子,要不回来我……我就打你屁股……”郡主的嗓音带着哭音。她虽然生性顽皮,但此时真情流露,却也是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众将大笑,鲁肃说道:“郡主,这里人多,段将军也走远了,我们还是回吧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对段大虎说道:“主公,你可有什么信物,能交付给郡主的?”

    段大虎道:“我除了这把刀,还真是没什么值钱的物事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主公身上是不是还背着泰阿剑?”

    段大户一拍额头,道:“怎么把它给忘了!”登时抽出剑来,迎风一抖,说道:“接着!”

    那长剑如有灵性一般,轻飘飘飞向了孙尚香,落在了她面前的地下。孙尚香终于破涕为笑,“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,下次再不听话一剑把你的舌头剁下来!”

    江风浩荡,小船终于远去,成了一个黑点。

    刚刚回到江夏,就遇到了赵芸。赵芸见着了段大虎,自然也是欣喜异常,笑道:“哥哥,你可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性子淡泊,能不说话的时候觉不说话,向着赵芸微微一点头,便去和刘备商议去了。

    段大虎握着赵芸的手道:“你……你的伤科全好了吗?”

    赵芸便由他这样握着手,笑道:“都多少天了,还不好?倒听说你去江东,被刁蛮的郡主打了个半死,也不知道好没好?”

    “咳咳,此事说来话长。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诸葛先生每天都让士卒来回传递消息,我岂能不知?”

    段大虎知她还是担心自己的安危,所以才每日格外关注诸葛亮派斥候传递的消息,说道:“芸妹,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赵芸脸一红,但随即笑道:“好啦,我师傅前几日来找你,你不在他就先走了。让给你捎信说,你那个宝贝的雪儿mèi mèi,他已经替你安置好了。但她身上咒印未除,还需些时日,让你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笑道:“左慈仙长此来是为我俩证婚的吧?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。”赵芸淡淡一笑,却自有一股冰雪美人的媚态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说,便远远看见了刘备和张飞迎了过来,刘备老远作揖道:“主公,你可回来了,你要不回来,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,眼看就是撑不住了。”说着,又拿衣襟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张飞粗声粗气道:“大哥,你别每天像个娘们似的老是哭行不行?段兄弟回来了,你应该高兴啊。”

    刘备第一次破天荒没有大骂张飞,说道:“对,对,设宴为主公和孔明军师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众人坐定,诸葛亮才说起了此次江东之行的成果。喜的是孙权决意抗曹,无疑是江夏诸将的一个强助;忧的是,这对曹操的第一战,还是需要江夏先出头。

    刘备沉吟道:“江夏能用的其实不过两万士卒,虽说是要试探曹操水军实力,但此一战终究是凶多吉少啊。”他依然沉浸在当日新野之败的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“此战确实凶险无比。曹操的军队虽然都来自于北方,但他心吸纳了荆州士卒,又有蔡瑁任水军都督,确实不易攻打。我一时也并无良策,还容我细细思之。”诸葛亮坦言道。

    众人正商议间,忽然士卒报曰:“禀主公、军师,外面有一人自称来自公输家族,请求面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“公输家族?”段大虎搜寻着记忆,似乎并不记得认识这个家族之人。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段大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他叫公输羽!”

    “啊?萧寒衣!快请。”段大虎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亲自迎了出去,却见将军府外站着的人正是萧寒衣。只是,他好似沧桑了很多,再也不是当年书生意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段将军!”萧寒衣恭敬执礼。

    “将军个什么?”段大虎一拳砸了过去道,“我们是兄弟!”

    萧寒衣道:“嗯,段兄。”

    “萧兄!”

    “段兄,我本不姓萧,而是公输,钜子赐名我为公输羽,以后你可别称呼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说你姓什么就姓什么,反正知道是你就行了。”段大虎高兴道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听闻荆州和江东百姓有难,我身为墨家子弟,又岂能不来?”

    “来看我就说来看我,这么虚伪干什么?”段大虎骂道,“你虽然说话不这么文绉绉了,可还是跟我绕圈子。”

    公输羽尴尬一笑,说道:“我这次来,是为了帮你造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