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二章 曹操的烦恼(七更求月票)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七十二章 曹操的烦恼(七更求月票)

    曹操最近有点烦。

    挟百万之众南下荆州,刘琮举城投降本来是一件高兴事,但荆襄九郡之中的零陵、桂阳、武陵、长沙四郡,都并未真正归附,连开个会都推三阻四,不是生病了就是生孩子,这四郡太守也让曹操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而刘备又占据江夏郡,也与曹操大军相隔长江两岸。听说,最近又联合了孙权,要起兵共同对抗于他。

    最可恨是孙权小儿,他发了檄文说的客客气气,要和“将军会猎于江夏”,平分荆州之地,可孙权直接给了他个不理不睬,视大汉丞相为无物,这让曹操怒气冲天,发了誓一定要强抢道江东“二乔”,好好羞辱江东。

    一生气,曹操就想喝酒,半醉半醒,才是神仙境界。

    这时程昱进来了,说道:“主公,段大虎和孙权形成了联盟,不知主公作何打算?”

    郭嘉死后,这程昱几乎就是曹操帐下第一谋士。程昱脸色焦黑,留着重重的三叉胡须,面色郑重,倒不像个文士而像个将军。

    “仲德啊,快来,陪我喝几杯。”曹操热情地招呼道。

    曹操亲手为程昱倒上了酒,说道:“现如今和江东隔江相望,唯有水战可以一举拿下东吴六郡,但我军是北方士卒不习水战,正自烦恼,不知仲德有何高见呐?”

    程昱拱手道:“主公,新野一战之后,段大虎军团溃不成军,现在藏身于江夏。而既然与东吴之战不可避免,那何不先拿下江夏,断了孙权左膀右臂,好令威慑东吴群臣,令江东鼠辈尽皆来投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没想过打下江夏。但江夏于此战无关紧要,而一旦发兵江夏,江东孙权小儿必然来援,还不如暂时训练水军,一举拿下江东。”曹操边喝酒便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,曹操从未像现在这般清醒。他心中却盘算的是:此时不宜发兵。

    一来自己所带的北方士兵不习水战,必须在荆州水军的操练之下,才具有水战的战斗力,此时与东吴决战,胜算不大;二来当时军中瘟疫盛行,战士们的战斗力又下一节,南方又多瘴疠之气,对水土不服的北方战士来说,无异于雪上加霜,要打仗,也要等瘟疫平息下来以后再说;三来荆州新得,又杀了刘琮,根基并未站稳。必须要先安抚荆州百姓,取得信任后再做主张。

    更何况,曹操任命蔡瑁为水军都督,水战的训练权全在荆州水军身上。如果打仗时,荆州局势依然没有稳定。他们反水,真可谓是腹背受敌了,曹操多疑,又怎能真的信任荆州水军?

    而早在曹操南下之时,东吴周瑜就已经开始了应战的准备。自己军马千里舟车劳顿,粮草gòng yīng又不足,而孙权以逸待劳,此时决战是兵家大忌。

    一个好的谋士,首先是“谋心”,琢磨主公的心思和性格,方能将主意出到点子上。曹操心中所虑,程昱又怎能不知?

    “主公,江夏虽小,但我们此战名义上依然是为了段大虎而来,此时虽然小胜,并夺取了荆州。但段大虎势力仍存,当日许都发兵的目标并未实现,此乃兵家大忌。而此时放任段大虎和孙权联盟,更是挫动我军锐气。为今之计,当不惜代价拿下江夏,则江东必然束手。”程昱坚持道。

    曹操有些生气:程昱很少这么坚持,去劝他已经做了决定的事。必然有什么原因?

    “仲德,你这么着急要打下江夏,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?”曹操放下酒杯。

    程昱面现难色,一度沉默,但继续说道:“主公,你和段大虎的私交军中无人不知,现在军中都在说……都在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曹操依旧让自己平和。

    “说主公你将和段大虎的兄弟之义看得比兄弟们的命都重要,不肯去发兵攻打江夏,将来必然要和他抛弃前仇,但兄弟们就白死了。”程昱咬咬牙,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曹操大怒道,“查,给我查!看是谁放出的谣言,将他给我枭首示众!”

    一只酒壶砸在了地下,发出了清脆的“当啷”一声。

    程昱后背冒汗,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曹操暴怒过后,很快恢复了平静,说道:“仲德,我不是针对你发脾气的,你万勿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程昱说道,“身为臣子不能为主公分忧,是属下的无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么说。谋士之中,自奉孝之后,我一直以你为首,这是军中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。现在的这个局面,你说说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,与江夏和江东之战势在必行,此战既然不可避免,当占据天时地利。而据我了解,乌林水流较缓,适合大军驻扎,最适合屯兵和训练水军。而赤壁,则可以作为主战场,届时将段孙联盟一举歼灭!”

    “蔡瑁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“他也是这个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就令水军开拔,前往乌林安营扎寨。”曹操命令道。曹操的优点便是自己不懂的,绝对听从手下人的,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。

    于是,曹操的零钱余艘战船浩浩汤汤,从荆州出发,前往乌林渡口。

    在长江的对面,段大虎和诸葛亮并肩而立,看着这一幕千船竞发,江面上黑压压的一片,也是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段大虎道: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恐怕还不是全部。”

    “能打得过?”

    “恐怕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亮笑道:“主公无忧,我只是开了一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会开玩笑?”段大虎不相信地看着诸葛亮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怎么打?”

    “我早已料定,荆州必然移到乌林屯兵。此地水面开阔,适合大规模作战,且能清晰观看到我军和东吴的动静,曹操此举,实是洞悉水战之诀窍。谅来,也是蔡瑁出的主意。但是,既然他来了,我就有破敌之法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慢摇羽扇,继续说道:“只是,届时需要主公亲自率领穿山甲战船,以为诱敌之计,将曹操水军带至乌林之左的芦苇荡中,则大事可成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有一个问题,”段大虎愤愤不平地说道,“为什么每次诱敌当炮灰的都是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