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三章 操练水军(八更求月票)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七十三章 操练水军(八更求月票)

    公输羽的穿山甲战船终于建造好了。

    集江夏一万士卒之力,加上数万百姓的帮助,一个月内,打造好了一艘全新的战船,这船全身长着尖刺,像是穿山甲一般。但是更多的人去叫它“龟船”,叫着叫着也就习惯了,段大虎也就这么叫了。

    不论是穿山甲,还是龟船,能打赢胜仗便是好船。

    当时江夏拥有战船仅仅一百余艘,也不外乎艨艟斗舰,倒也有一艘楼船,用作主帅的指挥所用。所有船只,几乎都停放在夏口,交由关羽统一指挥。

    这日用过晚饭,段大虎拉着赵芸和公输羽前往夏口,观看水军操练。长江水面一往无际,各自立下水寨停泊战船,但百里日演练水军却都被敌军的探子看得一清二楚,因此都是晚上操练。幸好这一日月光如饼,照在水面上波光粼粼,倒像是一条银龙潜伏在水下一般。

    当他们驾驶的小舟接近夏口水寨之时,发现码头的战船并不多,仅有几艘随着江浪飘荡,寨后的江面上却传来轻舟破浪和兵器交击的声音。段大虎奇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操舟的士卒本就是荆州水军,便说道:“该是关将军正在操练水军。”段大虎道:“绕到后面看看。”

    小舟绕到了背后,只见广阔无垠的江面上,百余艘战船交错纵横,桅帆点点,波澜壮阔,在月光下就如一个幽灵组成的海军。段大虎打小便是在山上长大,本就是旱鸭子,尚是次见识水军操练,不禁眼睛一亮,连声声彩。

    江面正中停泊着一艘巨大船只,船高近六丈,甲板巨大,船高首宽,外观似楼,应该就是那艘“楼船”了。楼船不仅外观巍峨威武,而且船上列矛戈,树旗帜,戒备森严,攻守得力,宛如水上堡垒。

    赵芸熟读兵法,并且曾经和黄祖一起对抗过东吴兵马,这时说道:“水战多以弓箭对射和船只对撞为主,舰船的大小直接决定单舰所能容纳的水军数量以及舰船的撞击力,所以一经开战,楼船便是主力。但只是船只过高,重心不稳,却又害怕大风大浪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极目看去,只见这楼船分为三层,兵甲霍霍,关羽手持青龙偃月刀,身穿青蓝色长袍,手握令旗站在顶层的甲板上指挥训练,游刃有余。段大虎在战船上几次轻点,每次一跃十余丈,轻飘飘便上了楼船的甲板,拱手道:“关二哥,我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赵芸和公输羽也都先后而至。关羽一见之下大喜,大声笑道:“段兄弟,赵云兄,好久不见你们呐!”段大虎又向关羽介绍了公输羽,关羽一听知道他是能工巧匠,又是墨家高徒,也是大喜。

    “关将军,你这么晚了还操练水军,真是辛苦你了。”段大虎说道。

    “曹操屯兵乌林,离夏口不过百里之遥,他拥兵百万,犹自勤练水军,可是万万不能大意。我可不想再有新野之败呀!”关羽说道。

    段大虎笑道:“二哥,我们定当旗开得胜,何须这般忧愁?”

    关羽看他信心百倍,也笑道:“来,我为你们介绍下现在的水军布阵。”关羽出身于兵家,对于行军打仗自然颇有心得,不论是陆地短兵相接还是水军艨艟直撞,都是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在关羽的详细介绍下,段大虎也算是初步了解到了水战的精妙之处。原来,关羽将战船分为四种战法,各有作用,阵法又自不同。

    第一种便是船阵了,虽然战船并不多,但遇上敌船却也不是没有主次直接发起冲锋。关羽将令旗一战,大小船只顺势排开,只见七八艘大小战船为一队,以品字状排开,小船在外,大船在中,无论如何行使,船与船的间距始终一样。百余艘船排列成一条直线在江水中遨游,从远处看倒像是一群母鸭领着小鸭戏水。

    第二种战法是近船作战,这在遭遇战中不可避免。段大虎只见一对对的战船排成三列,甲板上的士兵使用长枪,鱼叉,长弩等兵器隔船相斗,然后互放跳板练习登船作战。

    接着关羽又是令旗一挥,只见大船之上众人纷纷吆喝了起来,大船的船头都设有十余丈的拍竿,上放巨石,下按轱辘,一拉绳索便可射巨石,若是准头好的话可击穿敌船,打中小船更是一下便沉。其中,犹以他们站立的楼船投石力道最大、射程最远。这便是第三种战法,投石战了。

    第四种战法,士卒们站在船上向空地的箭靶射箭,水军交战先比弓箭,谁能在摇晃的甲板上射的准谁就能把握主动,获得先登敌船的机会,放完弓箭后由岸上的士兵收箭,船上的士兵则练习近身作战。

    段大虎看着心惊肉跳,没想到水战的学问如此之大,可真要好好研究一番才行。他正看得入迷,只听关羽说道:“我知兄弟你很少水战,所以讲给你听,他日真正上了战场,相信定有增益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抱拳谢道:“水战战法原来并不比陆战少,获益良多,多谢二哥教诲!”关羽捻须笑道,“你才是大元帅,我们兄弟之间不必客气。”赵芸站在一旁,见平时冷傲无双的关羽对段大虎如此热情,倒也是暗暗称奇。

    关羽请段大虎站在船头,笑指道:“我为兄弟你所演练的,只是水战中的基本技巧而已,打仗时还要注意河水的深浅,河道的宽窄,风向的变化,水流的度,任何一点都有可能影响到战局的胜败。陆战中排兵错了还可以及时纠正,而水战只要错一步,士卒可一时无法纠正,便是无可估量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见船只在水上掉头运转确实不如陆地上方便,武功再强却也不能控制战局,叹气道:“这水战看来还得二哥你来,我可做不了这个的统帅。”

    “统帅负责谋略全局,而我可以协助指挥水战,兄弟你也不必担心。”关羽道,“不过这里面确实有很多诀窍,例如江水的深浅决定战船的规格,吃水浅的渡口万不能行走大船,一旦触礁撞底就麻烦了,可江水的深浅也随着季节变更而有所改变,只有深悉当地水域的人方能把握利用。江中也有不少芦苇荡,芦苇荡中水道的宽窄有时也直接影响战役的胜负,如果能充分利用地形,便可以寡击众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听他忽然说起了芦苇荡,便仔细听了起来,关羽自然是有问必答。段大虎这时才知道,原来诸葛亮早已为关羽做了吩咐,让他为自己讲解水战之法。

    只听得关羽又说道:“风向和水流可混为一谈,顺风顺水无疑最佳,可以放火船冲击敌军船阵,船和火箭也更有优势。所以顺风顺水时必战,逆风逆水必不战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忽然想起一事,说道:“曹操水军既然在乌林,现在又是冬季刮西北风,那么,就是他的兵马顺风顺水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