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深山海子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四十章 深山海子

    我正自踌躇,忽听一女子声音叫道:“段少侠,莫要慌,让我来帮你一程。”我愕然回首,却是孙二娘。不知何时,她竟已经醒了。只是神色憔悴,和我初见她时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不怕!”我拍拍胸膛。

    孙二娘笑颜如花,道:“那你再背我一程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傻了眼,道:“女掌柜的,你有啥办法能过去?”

    “我外号叫做魔索,那自然是有绳子了。”边说间,她已经从腰间拿出了一条丝带来,“你别瞧这只是条丝带,你的屠龙刀都未必能割破哩。我走在前面,用这条丝带牵着你,你闭上眼睛,总会多谢心安吧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这自是她成名的wǔ qì,应该也没有那么容易断。便听了她的安排,将绳子的一端绑在了腰间,只见她轻轻一跃,便上了铁索,竟然如履平地一般。我跟在她身后,却是不敢往下看,心脏仿佛都要跳跃而出。

    刚走了一半距离,忽然,一声毁天灭地似的爆响响起,听那动静,应该就是来自于机关城那边。我一吓双足踩空,直直就往悬崖下跌落而去。变化徒生,孙二娘猝不及防,被我和我的刀二百多斤的行李直拉着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孙二娘临危不乱,一只手紧抓丝带,一只手抓住了铁链,用力往上一甩,便把我重新抛到了锁链之上。我吓的心脏砰砰乱跳。

    “抓紧了!”孙二娘道。

    没有了她的丝带,我自是害怕,只好双手双脚并用,看着天空缓缓爬向对岸。我头脑一片空白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才终于爬到了岸上。我站定看着走过来的这条铁链,又不禁后怕了起来。

    孙二娘却看着机关城方向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又走了几步之后,两侧墙壁之上居然画有壁画,并且左右两边个立了个石联,都刻有字,许多字都是我所不认识的。但认识的却有那么几个大字: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。”竟然是当年荆轲刺秦,在易水河畔的那首千古绝唱。

    “这首诗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荆轲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刺客,他也是我墨家中人,代表了我墨家为天下苍生,不计较个人性命得失的大无畏之举。”萧寒衣有着少有的严肃。

    孙二娘竟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,也跟着看起岩壁上的壁画,画中,荆轲图穷匕见,拿起bǐ shǒu刺向秦王,秦王嬴政躲避在桌子之下,侍卫们和荆轲打斗起来,终于荆轲被杀,但仍昂首而立,豪气不改。

    第二幅画的是张骞出使西域的故事,公园前139年,奉汉武帝之命,由匈奴人甘父做向导,率领一百多人出使西域,打通了汉朝通往西域的南北道路,即赫赫有名的丝绸之路,汉武帝以军功封博望侯。他将中原文明传播至西域,又从西域诸国引进了汗血马、葡萄、苜蓿、石榴、胡麻等物种到中原,促进了东西方文明的交流。

    第二幅画的却是苏武奉命以中郎将持节出使匈奴,被扣留。匈奴贵族多次威胁利诱,欲使其投降后将他迁到北海今贝加尔湖边牧羊,扬言要公羊生子方可释放他回国。苏武历尽艰辛,留居匈奴十九年持节不屈,后来被封为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的故事。

    细细看来,这些故事的壁画竟有十多幅之多,勾起了整个墨家的人物谱。我看得热血沸腾,道:“萧兄,你们墨家真是了不起,有这么多能人异士。”

    萧寒衣虽然熟知这些故事,也震惊在当场。最后一幅山壁上,却只写着四个大字:“廉爱非攻”。

    “咦”,萧寒衣道,“这个爱字怎么心上少了一点,”我仔细看去,“果然奇怪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那字摸索了一遍,只见那中间的石块似乎是松动的,当下也不及多想,一掌按了下去,按下之后的几秒都没见动静,却又在过得几秒之后才轰的一声发出巨响,然后地面微微地震动了起来,只听得吱呀作响,面前的山壁忽然从中间裂开,通向更为深邃的所在。

    那山洞极为开阔,到最深处足有一座大山之高,好像山壁中全被掏空了一般。到最后越走越黑,越让我心里不踏实,似乎里面住着狰狞野兽一般。我们掏出火折子打开,才觉得心情平复了很多。

    山洞深处,却似乎有大风,带着一股湿咸的味道。继续往前面走去。果然,越往前风越大了起来,空气也逐渐湿润,一阵水声慢慢地清晰了起来,只是仍然没有见到出口。在希望面前,我们加快了脚步。约莫又走了半个时辰,风几乎是扑面而来,水的“哗啦”声也清晰可闻,脚落地时也柔软了很多。忽然,孙二娘忽然顿足,侧耳凝听了起来。在我们三人中,她武功最高,耳力也自然最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,”孙二娘静静地站在那里,似乎在倾听着什么声音:“那好像是大海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大海?”我有些茫然,长这么大可真没见过大海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大海。”萧寒衣慢慢走向前方,果然没有几步便触碰到了水。我赶紧走过去,那水冰冷极了。举目望去,果然在海风中,一波一波的海浪拍击着岸边,远处黑茫茫的一片,又似乎有鳞光闪动,一望无边无际。黑暗中,又仿佛有一只巨大的海兽藏着,让人生出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忽然,这深邃的大海边似乎有一个人的影子,我过去一看,原来一个人躺在那里,看样貌是个女子。这里怎么会有女子?到底是人是鬼……

    我壮着胆走上去,翻过她的脸来,可这一惊非同小可,我睁大了双眼,结结巴巴道:“怎……怎么……怎么是你!”

    原来那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许千雪。她的全身已经被海水浸湿,兀自昏迷不醒。一见是她,孙二娘忽然抽出她的“魔索”来,咬牙道:“让我杀了她!”

    萧寒衣一看形势不对,赶忙挥动长剑挡住了孙二娘,道:“二娘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让开!就是她,暗算了钜子!”孙二娘睚呲欲裂。

    萧寒衣不语,却也不愿意离开许千雪,我知他心中所想和我一般,终究是不愿意相信许千雪就是放毒和shā rén的凶手。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她,却让人作何感想?萧寒衣不愿意让,孙二娘的“魔索”更不愿退让。只见那魔索千变万化,一会柔若无骨,一会儿又坚硬如棍,真不愧魔索之名!

    萧寒衣的武功和她本身就差着一大截子,此时理亏,更是捉襟见肘。忽然,孙二娘魔索朝着许千雪脑袋而去,弯弯转转,就如一条灵蛇一般。萧寒衣自然仗剑隔开,但不料孙二娘知她一心都在女子身上,使的本就是个虚招,见他长剑袭来,忽然变招一棍点至萧寒衣的腰眼之处,萧寒衣顿时长剑脱手,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孙二娘二话不说,这次直接一记闷棍朝着许千雪的漂亮脸蛋打去。一袭轻纱,在她手中竟如钢棍一般,除了她全天下可能真找不出第二人。

    “段兄快救许姑娘!”萧寒衣大喊道。

    不用他说,我早已凝神屏气,手握大刀刀柄。见孙二娘一棍打下,我却不去格挡她的魔索,而是一刀朝着孙二娘的头劈下!

    刀风嚯嚯,天黑正是shā rén时。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