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四章 第一战(九更求月票)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七十四章 第一战(九更求月票)

    当时已经是十月,夜风中已经逐渐有了寒意。正是刮的西风,吹的楼船上的旗帜霍霍作响。

    关羽拍掌道:“段兄弟举一反三,智慧不错,现如今局面正是如此。曹操不仅在兵力上占有优势,况且在更占有天时地利,此战确实不易打。”

    公输羽道:“穿山甲在设计上,也考虑到了这个因素,逆水行船却也未必就慢了。”当下,又将穿山甲船的构造设计对关羽说了,关羽本是行家,一听之下大为赞赏,对公输羽的欣赏之情又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关二哥,事到如今我们也是无法躲避了,请你整肃军马,我们三日之后前去乌林,诱曹操水军出战,以探虚实。”段大虎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关羽笑道,“我正要看看北方军队如何水战!此战,定要胜了曹操,一挫他的锐气。”

    众人告辞,又回到了小舟之上,回归江夏。赵芸道:“段兄,你三日后真的要以身为饵,前去和曹兵交战吗?”

    段大虎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关怀之意,故作轻松道:“怎么,怕我打不过曹操的水军啊?”

    “单打独斗这江湖上没有几人是你对手,可你不熟悉水战,恐怕难以得心应手了。”赵芸嘟起了嘴。

    要不是公输羽在此,他非要去亲上一亲。此时月光皎洁,水波荡漾,正是卿卿我我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但此情此景,也只好洗洗睡了。

    既然确定了主动与曹军一战的时机,三日里,段大虎便和诸葛亮、刘备反复推演行军路线,并备好了一应军械物资,只等来日开战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天傍晚,日已偏西,段大虎乘坐穿山甲船身先士卒,朝着曹操水军的驻扎地乌林发起了进攻。穿山甲果然船如其名,在江中乘风破浪,如履平地,只是造型看上去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负责乌林水军操练的正是曹操的水军都督蔡瑁,以及副都督张允。这两人虽然不是什么当世名将,但对于水军的各种战法,实有独到之处,恐怕并不亚于关羽。

    段大虎心里很清楚,自己带的八千士卒,还不够曹军的二十万水军塞牙缝的。此战并不指望能够攻下乌林,目的只为试探曹军虚实,为东吴和曹军决战做准备。

    红日偏西,江流滚滚,帆影船舷出江口,气势汹汹地直奔乌林而去。

    设在乌林顶上的瞭望哨立即发现这一情况,击鼓传讯,三通鼓过,蔡瑁接到斥候来报,说道“有贼船劫营”,心中冷笑:老虎不发飙你真以为我是病猫啊,我不发兵去灭了你也就罢了,你们竟敢欺负到爷爷头上来了。

    随即命令曹军水师立即扬帆起航,戒备迎战。蔡瑁上了楼船,又比江夏的楼船高了两层,为五层高楼,船高十丈。他有心炫耀水师实力,特命十万水军出战,正好借此机会给东吴展露下实力。

    远远只听得段大虎大声骂道:“蔡瑁,你个卖主求荣的反贼,速速出来受死!”

    海浪呼啸声中蔡瑁听得真切,大怒道:“段大虎你个鸨妈养的王八蛋,该死地小血巴子诶,今天爹让你好看!”

    他一急怒,便用上了当地骂人的方言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两军便在江上相遇,这年头战船上并无火炮,水战之时无非是射箭伤人,或是用火箭焚毁战船,抑或使用钩锁铁锚等破坏木船,使之进水下沉,或是等两船靠近,直接撞击之后登船短兵相接。

    一瞬间两军箭矢飞舞,你来我往。但蔡瑁水军船多势重,段大虎所率领的战舰虽然训练有素,但依然被射杀兵卒无数。段大虎哪见过战船之上万箭齐发,慌忙命令后面的战船拉开距离,远远擂鼓助威,当然打不过嘴上的声势却不能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段大虎自领穿山甲战船横在水寨之前,按下机关射出两只长矛,摧毁了水寨前的两支箭塔。蔡瑁水军万箭齐发,射向穿山甲,但它好似乌龟背上了壳,任你有多少弓箭也无法伤得。蔡瑁站在楼船之上看得分明,心中甚是奇怪:这个莫非是万年乌龟成了精,却来与我作对?

    但他自持兵精船多,就是龙宫的虾兵蟹将全出来他也不放在眼中,挥动令旗,指挥斗舰前去撞击穿山甲,意图登船近战。

    一时间,有四艘斗舰越众而出,撞上了穿山甲战船,段大虎在船舱之中感觉数阵摇晃,犹似风浪扑及,让人站立不稳。凑在船舱中的射击孔向外看去,只见几艘斗舰撞上了龟船,都被穿上的钢铁尖刺肢解,顿时变成了粉碎。段大虎暗暗赞叹公输家族的技艺高超,公输羽这小子真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但他看向江面,看到曹军战船数量和规模时,便觉察到这还并不是主力,多半是试探的先锋。曹军此番出动的船只都比较小,在段大虎军水师的的艨艟巨舰面前,只能徒呼奈何。且曹军并不擅长水战,只要应对得当,应该没有什么悬念。

    随着天色渐晚,江水被夕阳映照的通红,东方的水平线上隐约已经有了暮色。

    但蔡瑁谨慎,依然不肯动用主力冲击,虽然发兵十万,但也只是让其他船只列好阵势,射出箭雨。

    段大虎暗付:“即便我们战船更大,还有穿山甲战船为助,但若一战不能引诱蔡瑁出击,按预定路线埋伏,其便可退回乌林休整,尔后卷土重来。曹军兵力众多,我们兵力捉襟见肘,次数多了,怕是消耗不起。”

    曹操号称有三十万水军,虽有吹嘘,但至少有十余万,段大虎军加起来不过堪堪八千,兵力悬殊。说句丧气话,即便在江上全面决战,东吴和江夏联军纵有水战优势,拼上所有人性命,恐怕也未必能让曹军全军覆没……

    此时,江夏城中,诸葛亮和刘备正在看着地图。斥候刚刚来报了水战结果,双方僵持之中,蔡瑁不知段军为何贸然进攻,担心夜晚不明敌情,出兵迎敌但又谨慎为之。

    诸葛亮沉吟许久道:“所谓迟则生变,此战不可迁延,若能引得蔡瑁主力尽出,失了乌林水寨为屏障,将其诱入水面绝地,便可兵不血刃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道:“如此当然最妙不过,只是……如何才能办到呢?”

    诸葛亮沉吟道:“首先,若能制造紧迫局势,让东吴佯攻荆州,则蔡瑁水军必然成惊弓之鸟,想要回援荆州,便大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啊,”刘备思索道:“可以让东吴战船北进,造成合围襄阳的假象,想必蔡瑁怕曹操怪罪,会有压力,但即便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亮盯着长江水域地图瞧了一会,沉吟道:“等蔡瑁主力出了乌林,若我军战船阻断下游,且战且退,让蔡瑁看到可以突围回援荆州的希望,那曹军奋力追攻我军战船。”

    刘备眼前一亮,点头道:“没错,他追赶主公,主公却向西北突围而走,蔡瑁必然以为趁他回援荆州之时,主公又要返回偷袭乌林,必然要一战而剿灭主公战船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诸葛亮手在地图上一指,笑道道:“玄德兄,瞧这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