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五章 东吴来援(十更求推荐)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七十五章 东吴来援(十更求推荐)

    江夏的水军一会攻一会退,飘忽不定,蔡瑁正在犹豫要不要追击,忽然斥候来报,江东孙权起兵数万,趁夜偷袭襄阳。

    蔡瑁一拍大腿,惊道:“差点中了贼人的调虎离山之计!段大虎用江夏水军来拖住我,却让东吴去袭击襄阳,真是用心歹毒!”

    一想曹操那副笑里cáng dāo的模样,蔡瑁脊背上一阵冷汗,如果被东吴拿下了襄阳,那曹操还不杀了自己喂鱼。正思虑间,忽见襄阳方向江面上忽然火光冲天,蔡瑁大惊,哪还惧怕什么埋伏,大声命令道:“命令全军出击,突破段军重围,顺流而下去回援荆州!”

    实际上襄阳城池坚固,易守难攻,曹操又有北方主力兵马在那里,东吴兵马就算是倾巢而出,哪能一时半会儿攻下襄阳?但蔡瑁本就是降将,又被曹操委以重任,曹操本就多疑,襄阳一有风吹草动,他又如何能不去求援?

    段军水师胜在早有埋伏,但己方兵力更多,可以调动更多的船只,可以一战。此时已经是朝阳初升,一层淡淡的薄雾在江上若隐若现,曹军大批大船出了乌林水寨,直奔襄阳而去。

    段大虎早已经得到了诸葛亮的快报,急速反应,以穿山甲战舰为首,几艘大船很快出现在曹军右侧下游的江面上。曹操见此状况,心中了然,知道段军只不过是江夏的兵马,不过虚张声势。当下顺流而下,速度和攻势更为凌厉,段大虎沉着指挥,坚守阵线,做出一副死战阻挡曹军去回援荆州的架势。

    但终归是船少箭少,隔不多会,段军水师便已经伤亡惨重,不少士兵都被乱箭射中,掉在了江中。段大虎眼看不敌,便下令溯江绕过蔡瑁水师,往西北仓惶而走。

    蔡瑁大怒,心道:“你让我去回援荆州,你却又去偷袭乌林?哪有这么便宜的事?!”当时看段大虎战船不过还剩下七十余艘,一个大大的段字大旗迎风招展,蔡瑁又想道:“如果失了乌林也是死罪,但如一举歼灭段大虎水师,攻下江夏,岂不是又是奇功一件?”

    他计较已定,便又挥动令旗,千船竞轲,朝着段大虎的龟船杀去。其他船只并不放在蔡瑁眼中,而他却知道这只龟船上一定有着段大虎。因为龟船令旗招展,显然是主帅的用船。

    曹军战船鼓起满帆,不断朝着江中逼近。龟船自然而然驶来阻挡,满身尖刺的穿山甲气势迫人,即便是直接相撞,便能将曹军的小船撞沉在江中。

    让曹军最为忌惮的便是这艘船上吐出的尖刺了,锋利尖锐,大船乘风破浪而过,但凡被铁刺钩到的小船顿时破损,甚至直接倾覆于江中,许多曹兵因此坠江落水。曹军难免畏惧,一时间竟不敢靠近,只能远远地用gōng nǔ一类的wǔ qì远程攻击,但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蔡瑁见此情形不禁皱起眉头,但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,当即下了严令,不惜代价也要打尘这艘乌龟王八船,毕竟段军水师船只并不多,只要击沉了这艘龟船,其它船只焉能是十万水军的对手?

    张允作为副将,自然不敢耽搁,只得硬着头皮发起进攻。但龟船上机关重重,不时又有钩锁攻击,曹军本就不习水战,站在船上都已经晕头转向,此时更是死伤惨重。但张允也杀红了眼,顾不得许多,不断催促麾下将士逼近龟船,然后射出箭镞伤敌,或直接放火箭烧船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果然效果明显,龟船遍布弓箭,燃起了熊熊大大,蔡瑁大喜,立即率领主力跟进,数万曹军乘坐的战船,向着段军水师紧逼了过去。

    猛然间,龟船上蹿起一人,如鹰起鹄落,将龟船上的大火扑灭。虽然龟船的隆起部分是铁甲造就,但甲板和船舱毕竟是木头的,遇到少数火箭无事,但此时蔡瑁孤注一掷,船身上已经插满了火箭,大船岂能不备点燃?

    段大虎双脚并用,上下狂扫,便将一堆火箭扔下了江中去。但也是颇为狼狈,被烧中了衣衫。但没有了助燃之物,大火自然小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蔡瑁大声命令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万箭齐发,射向段大虎。段大虎抽刀挥舞,将自己罩在其中,又是一记“断瀑刀”,刀罡穿越而去,劈中了蔡瑁楼船前面的一艘小船,将那艘船劈的裂开,转眼就沉了。但毕竟长枪、长箭太多,段大虎也只能推进船舱。

    此时朝阳升起,在长江上空当空闪耀。江上的浓雾已经散去,目光掠过滚滚江水,甚至已经能看到东吴的南岸,很多曹军将士脸上都露出了笑容,蔡瑁紧锁的眉头也渐渐舒展,这一战怕是要立下盖世奇功了,此后飞黄腾达在望。

    然而谁也没想到,当船队绕开江中一块沙洲,准备转向北面追击之时,蓦然有阵阵鼓声从江中传来。顿时心头一震,转身瞧去,但见一列艨艟巨舰从三岛与沙洲之后快速驶出,在江心连成一线,恰好挡住了曹军北渡的去路。

    这是从哪来的船只?

    难道……蔡瑁心中暗叫不妙,极目望去,只见当中的楼船上挂着一个大大的“周”字。

    周瑜?!

    东吴兵马不是去攻打襄阳了吗,怎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蔡瑁心思急转,他熟悉水战,此时已经知道是中了段大虎和周瑜之计,原来东吴并不是要攻打荆州,而是要引诱自己主力出击,好一举歼灭自己。

    不等蔡瑁水师靠近,一根根箭杆便急速而来,尖锐的箭镞或凿破了船体,刺破了船帆,或者击杀了舵手;最糟糕的是带着火苗钉在船舷,或者是桅杆船帆之上,火苗顿时蔓延整条船。

    曹军尚未靠近东吴舰队便损失惨重。余下为数不多冲到近前的小船,迎接他们的是楼船上垂下的铁钩、铁索,以及漫天的箭雨。

    东吴水师战力竟如此强悍?

    蔡瑁现在终于知道为何当时江夏的黄祖和东吴几次交战,屡战屡败了。此时他既然已经生了惧意,哪里还敢和东吴战船正面交锋?不过此时要再想返回乌林已经没有了可能,数百艘战船难以掉头,何况后面有东吴楼船追击而来,后路已经被截断。他当机立断,再次传令,命令战船朝西而去,避开东吴水军,寻找时机返回乌林水寨。

    而东吴此时穿山甲战船再次扑上前来,船顶甲板上站着一人,手持大刀,正是段大虎。只见段大虎刀映朝阳,青芒闪烁,一刀劈下便是一阵飓风,当头的一艘小船被从中劈为两半!

    这是惊涛骇浪之力?

    世间有人能有如此武功?

    蔡瑁水师慌不择路,驶入了一处芦苇荡中。直进了这处芦苇荡十余里,蔡瑁才从后军的追击中缓过神来,可眼前这片芦苇荡差点没让他从楼船上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路,而是一个死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