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六章 金砂荡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七十六章 金砂荡

    只是方才水面追逐,来不及细看,见到一处江湾之时,便当即命船队驶入,当时的情形下,水师也没有别的水路可走,亦算是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但等待蔡瑁看清了地形之后,一颗心顿时坠入万丈深渊,一片冰凉。这片水域是他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的,只有入口,并无出口,乃是一处死水绝地。

    此地地处荆州和东吴的中心,此地水流偏缓,造成了其中大片的滩涂、沙洲,以及无数条细小水流。

    这里本来应该是一处港口,有宽阔的河道贯通东西,但随着长江携带的泥沙不断淤积,上游的河口沉寂了大量泥沙,已是一片沙洲,渐渐与陆地相连,而今是一眼看不到边的芦苇荡,港口也因此废弃多年。

    唯有下游的开口与长江相连,慌乱之下,他们冒然驶入,本是为了躲避追兵,暂时休整,却不想竟是一处绝地。

    夕阳下,远处的江面上,段大虎和东吴的艨艟战舰已经围了上来,堵住了江口。换句话说,曹军彻底被围困在这条断头港中,正经的龙困浅滩,成了瓮中之鳖。

    蔡瑁自怨自艾了一番,忽然心中敞亮:这是段军的计策,段大虎率军挑战,东吴又故意造势去打荆州,引诱自己出战,是故意把自己逼向此处的?!联想到今日交战的种种细节,蔡瑁连连顿足,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当时完全是被战船追着跑,说是慌不择路,误入歧途,其实压根就没有别的路可选……

    越想下想,蔡瑁越觉得手足冰凉,此时不过才十月,他就已经瑟瑟发抖了起来。这下别说升官发财了,自己这条小命估计都要断送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江中战船之上,段大虎与关羽站在船头眺望远方。看到曹军上百艘船驶入断头的芦苇荡时,两人相视一笑,旋即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其实关羽早已经守候在此,只等曹军进入芦苇荡,好堵住出口。周瑜所率领的东吴军马,此时却并不适宜与曹军正面交战,任何的损失都是联盟无法承受的。况且虽然蔡瑁被困,但曹军主力尚在,东吴却也不能不防,因此完成了“威吓”的任务之后,周瑜在楼船上朝着段大虎拱了拱手,便率军南归而去。

    正如事先约定,这场仗是江夏的,并不是东吴的。东吴可以出兵造势,但却决不能参战,狗急了也跳墙,输不起。

    “段兄弟,真成了啊,正如军师所言,曹军进去了……”关羽十分兴奋,拍着段大虎的后背,笑得如同孩童一般。

    “是啊,第一战终于有了成果!”段大虎盯着远处,喃喃低语,心情也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关羽笑道:“我已经打听过了,此地名为金砂荡。春秋战国之时,此地也曾设立港口,但秦时就已经荒废了,而今周围皆是沙洲,芦苇遍地,中间倒是一片开阔水域,遇到大风大浪或是洪水之时,渔民商船时常在此暂避。但唯独,只有这么一个出口。贼人泊船于此,已成瓮中之鳖。

    “金砂荡!”

    段大虎点点头,低声重复这个名垂青史的地名,嘴角扬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他笑着说道:“关二哥啊,我真是佩服你,你不仅能陆战更能水战,竟对江南山川地理也如此了解。”

    关羽捻须道:“江南地势我岂能尽职?碰巧就知道了这么一个地方,也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说起了诸葛亮,运筹帷幄,神机妙算亦不过如此!若无诸葛亮,此战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而能做到这般运筹帷幄,步步为营,诸葛亮背地里肯定花费了很大的功夫。他平日里都隐居在草庐之中,也不过是一个书生,对山川地貌自然不会了解过多。但出山不过数月,竟有如此周全之谋,着实让人惊叹、钦佩。

    同样是书生,有的是读死书,不知学以致用。而入诸葛亮这般人才,便是能从书中学到了一,反而在战场上演化为了十了吧。况且他年纪轻轻,便有如此能耐,如此心力,也难怪刘备是由衷的佩服。

    “二哥,而今蔡瑁的水师虽然被围进了黄天荡,但他仍旧手握数万大军。且身处绝境之后,曹军为了求生,定然会全力反击,想来还是有一场恶战啊。”段大虎说道。

    “曹军虽遭围困,但我们的任务依旧艰巨。”关羽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你熟悉水战,现如今我们当如何?”

    关羽沉吟道:“眼下情形,按照兵法,并不必进入其中追杀曹兵,恐真要追杀也不是对手。只需守住江口,将曹军围在此间,不消多日,他们缺粮,想必便会自乱阵脚。然而曹军肯定不会坐以待毙,定有一番苦战,曹操闻讯也定也会派兵前来救援,届时我们将腹背受敌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目光中精光闪动,问道:“那二哥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关羽道:“此战只是偷袭战而已,却无法持久。等待曹操反应上来,我们就连退路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蔡瑁的几万水军在里面,又有曹操的主力在外,想困死他并非易事,我们尽力而为,尽量多斩杀曹兵便是。这一仗只要让曹兵胆怯,挫动他们锐气,便也算是成功了吧。”段大虎道。

    而此时,蔡瑁却只想着两个字:“突围!”

    必须尽快突围,此乃生死存亡之关键。

    不过他此时反而冷静了下来,越是情况危急,越是应该慎重对待,此次乌林水战之所以失力,酿成如今的悲惨后果,就是操之过急,仓促开战所致,所以此战必须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蔡瑁拿出了水军都督的风范,故作冷静地问道:“军心如何?”其实,这才是他当前最为关心的问题,不少北方士卒本就不擅水战,此时身陷绝境,他很担心士兵们不能接受,引发军心动荡。

    张允悄声道:“都督,金砂荡的真实情形已经严密封锁,下面的将士并不知情,只当是在此暂作休整,来日与段大虎决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蔡瑁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恐怕瞒不了几日,因为我们夜战之时,船上都没装粮!”张允垂头丧气说道。l0n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