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八章 大江水战(2)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七十八章 大江水战(2)

    箭是火箭!

    这些箭都包扎了火油和硫磺,遇着即燃,呼啸着冲向段大虎。段大虎挥刀击段火箭,但这火油却洒满了甲板,顿时火势旺盛,将他困在中间。他的衣服上也已经着了火。

    原来蔡瑁知他武艺高强,故意拼着楼船被烧毁,也要将他烧死在船上。这招果然狠毒,段大虎顿时狼狈异常,就算有通天的武功,此时却也发挥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段大虎这时虎吼一声,冲天而起,一刀直劈向蔡瑁。蔡瑁大惊,幸好有左右诸将拼死护住,段大虎一击不中不再恋战,反手一刀斩断了大船上的桅杆,看着白色船帆掉落,段大虎一跃跳进了江中。

    江水冰冷,身上火焰方才熄灭。

    但水面上,木片和火油继续在江面燃烧,映的整个长江都似乎被烧了起来一般。

    百万大军横行水道,对付区区百多艘火艇,确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蔡瑁的楼船巨舰破入火海中,朝着穿山甲战舰冲了过去。他这艘船起航前,均加涂防huǒ yào剂,不惧一般火烧,此时冲入火海,竟然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半里之外,龟船之上,一人手握青龙偃月刀,就似战神降临,卧蚕眉下,怒目看着疾冲而来的巨舰。

    不闪亦不避!

    蔡瑁状似疯狂,大笑道:“加速前行,撞死关羽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箭雨之中,楼船破浪而去,眼看就要迎上了关羽!

    十丈!

    五丈!

    三丈!

    一丈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关羽竟然一刀刺入了楼船,刀身上传出惊天巨力,死死抵住了这参天的巨舰!

    蔡瑁冷笑:“螳臂当车,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巨舰继续前行,眼看就要冲出了金砂荡的荡口,关羽猛然吸气,大喝一声,推动了楼船,竟然向后而去!

    波浪起伏之间,暗含天地变化,关羽正是利用了波浪起伏,借助了天地之间的潮生潮落之力,以一人之力挡住了楼船。

    这一来蔡瑁可真是大吃一惊,世间武夫竟然强悍至此?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背后跟随着他冲出的其它战船,此时哪里还刹得住逃跑之时的冲势?登时后船撞前船,乱作了一团。几艘船撞在了一起,顿时大火蔓延,火势冲天。

    蔡瑁此时也是杀红了眼,大声命令道:“将船摆横,冲出去!”

    大船马上改变航向,直挺挺地横在了芦苇荡出口之处,这一来,关羽自然无法再阻挡,却被蔡瑁真的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巨舰横亘江心,冲入了段大虎涌来堵住江口的艨艟斗舰之中。

    混乱之中,蔡瑁指挥得当,火箭更雨点般投往远近的敌船而去,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反占了只得一舰的大便宜。

    艨艟斗舰只见,众兵士盾牌高举,抵挡敌人来箭。

    张飞正站在一艘艨艟舰的船头,声如撞钟,大喝道:“二哥,你用穿山甲挡住后船,这个大家伙我来战他!”

    张飞一声长笑,道:“看我飞将军如何飞的!”大鸟般腾空而起,落到前方敌舰的高桅上,一矛从天落下。

    他已经蓄势良久。

    一出手,便是他的绝招混沌破天矛!

    天空中乌云怒转,如有昆仑大山压境而来。

    蔡瑁早已经被骇的面无人色,但依然指挥道:“射他!”

    几百支长箭刚刚飞到一半,便被张飞长矛的罡气砸落了下来,那大山继续下沉,“轰”的一声砸落在了楼船的船身之上,将五层高楼炸为了平地。幸好张允见机的早,一把拉住蔡瑁跳到了甲板之上,不然此时早已被碾压成肉酱!

    谁能想到区区一个杀猪的,竟然能有如此武力?

    蔡瑁拔出佩剑,大怒道:“张飞匹夫,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张飞此时做了个让人大吃一惊的举动,在此危机时刻,他竟将长矛放在一边,解下裤带,嘘嘘几声,当着众人撒起了尿来。

    蔡瑁差点没被气的昏了过去,但忌惮张飞武力,也是不敢上前。只是大喊道:“上啊,给我上!”

    但一众士卒不嫌活的命长,不论蔡瑁如何催促,都是不敢上前。张飞优哉游哉,点燃淋了火油的废柴,shā rén放火本就是一体的勾当。

    浓烟直送往长江的上空。

    赵芸亦没有闲着,熊熊火光之中,如一朵白云上下翻滚,长剑在手管你多少人,我只是一人,跃上敌船,专拣人多的地方杀去,不一会儿便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大火依然在曹军的战船之上蔓延。火光之中,曹军士卒被烧死无数,一些士卒忍受不了跳入了长江之中,但北方士卒多不习水性,会的几下狗刨此时也忘了个一干二净,被活活淹死者倒也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江夏的水军扼杀要道,看到有人落水便用长枪刺之。但也是无法进入芦苇荡中去杀敌,真个是:有人想进去,有人想出来。

    十万大军战力仍在,只是,大火烧毁了他们的战心!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天空中却忽然惊起了一声炸雷,乌云急速密布,竟似真的要下起雨来。

    江夏城中,诸葛亮大惊:他昨晚夜观天象,今日并无雨!

    战场十丈之外,独立着一艘小艇,风波不惊。小艇上站着一个黑的就像是虚无的人,没有面目,唯有漆黑如夜。

    他双手平举而起,因为用力而颤抖,嘴中念念有词,一时间,大江之上惊涛骇浪,风云色变,水底如炸起了惊雷,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狂风呼啸着,大雨倾盆而下!

    那不是雨,是江水翻腾而上,压向了芦苇荡!

    段大虎站在大船之上,已经察觉到了一种天地间难以形容的威压,让人无法呼吸!并且,他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,这股威压之中深深的敌意。

    金砂荡中大火瞬间被滔滔江水形成的倾盆大雨浇灭。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能拥有如此非人的能力?

    段大虎忽然看向十里之外。

    张飞亦是。

    段大虎抢过一支长弓。弓只是劣弓,拉不满,会断。但是他仍一箭射向了十里外那艘孤零零的小船。箭破烟雨,如雪芒飞啸而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飞凝神静气,短时间内再出一记“混沌破天矛”,这已经是他的极限,砸向了那叶轻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