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九章 大江之战(3)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七十九章 大江之战(3)

    轻舟剧烈动荡,平静的江面忽地炸开,有千层浪翻滚而来。

    眨眼间,段大虎的长弓利箭已到。箭刚发出时,去势平缓,但每前行一里,劲力便好似增强了一分,直到到达黑衣人身前之时,箭的气势已经达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但黑衣人完全无动于衷,轻轻伸出一掌,便挡住了长箭。那箭不屈地挣扎几下,便无奈掉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瞬时,张飞的全力一击又到,黑衣人左掌上迎,叱道:“开!”一记混沌破天矛形成的巨大威势,便被这轻轻一掌划开。天空之上流云飞动,露出了清晨的第一丝曙光。黑衣人破走了这两记必杀,抬头看了看天空,便调转船头,向着南岸而去。

    威压立减,张飞大骂道:“哪个缩头乌龟,有种的来和你张飞爷爷一战!”

    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张飞大怒,却也无可奈何,但总得找个出口宣泄。一记长矛砸在了蔡瑁的楼船之上,将船底捅了个井盖大的窟窿。张飞借力跃上甲板,问道:“谁是蔡瑁?”

    张允壮起胆子,骂道:“阉人张飞,先让爷爷试试你的斤两!”挥动大刀朝着张飞疾跑过来,待他到了跟前,张飞将丈八蛇矛当棍使,一棍便将张允打趴在地,愣是让他半天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蔡瑁见无处可躲,将心一横,舞着长剑刺向张飞。张飞虽然在荆州日久,但却从来没见过蔡瑁,此时看他衣甲料定必是蔡瑁无疑,骂道:“卖主求荣的恶贼,吃张爷爷一矛!”

    张飞一矛刺向了蔡瑁的心口,蔡瑁一看这矛来的方位、力度和气势,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,扭头就跑。张飞哪能料想他气势汹汹来刺自己,结果一招未打扭头别跑。

    “贼子休走!”

    张飞怒喝一声提矛赶去,却只觉得脚下一滑,原来是张允抱住了张飞的大腿,死命喊道:“要杀杀我,勿伤都督!”

    张飞倒替长矛,眼看就要一矛将张允钉在了甲板上,堪堪刺破了张允的铠甲,那张允却不闪不避,反而抱住他腿的力道更大了。张飞哈哈一笑,笑道:“他奶奶的,你还真是条好汉!飞爷爷就不杀你了。”

    抬起一脚,将他踢晕,又去追赶蔡瑁。此时这艘华丽的楼船早已经伤痕累累,船身倾泻厉害,蔡瑁却如履平地,真不愧为水军都督。张飞却跑的甚为吃力,左摇右晃直感觉一阵眩晕,又是一阵大浪打来,将他全身浇了个湿透,张飞喘息道:“爷爷今日要掉进海里去喂鱼。”

    蔡瑁嘿嘿一声冷笑,提剑慢悠悠走向张飞,张飞手死死抓住船上的缰绳,黝黑的脸已经被吓的苍白。他可从小不会游泳,打小去一条小溪中玩水还差点被淹死,心理阴影至今没有消除。现如今,可是去洗个澡都要害怕的。

    此前大船平稳,倒也是无事,此时左摇右晃,便勾起了张飞的心理恐惧,见蔡瑁前来,竟然是没有还手之力。还好蔡瑁武功稀松平常,动了几招,都被张飞一一闪过。

    蔡瑁大怒:“杀猪的,明年的今天你就是忌日!”一柄长剑舞的如狂风骤雨一般,过了十余招,张飞躲无可躲,眼看就要被杀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忽然水中跃起一人,只一刀,便让蔡瑁的头颅飞上天,双目圆整,至死也没想明白是如何死的。

    段大虎扶住张飞,笑道:“三哥,你今日可欠了我一顿好酒。”张飞哈哈大笑,说道:“你放心,等会回去,你想喝多少便喝多少!”

    原来段大虎刚才正在和关羽联手封锁港口,刚刚杀退了一波敌兵,但看见大船倾泻,张飞被蔡瑁打的狼狈,便跃入水中,游上了大船。恰巧张飞无力抵挡,便一刀割下了蔡瑁的人头,也算是为刘表报了仇。

    此时长江之上一阵混乱,段大虎军团毕竟船少兵寡,虽然关羽乘坐龟船死死堵住了出口,但曹军拼命,还是被他们突击了出来。赵芸白衣晃动,在敌船上纵横捭阖,只见剑光如圆球,四处游走,杀了不少人,但逐渐也陷入重围。

    人一旦拼命,就变得勇不可当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火熄灭之后,形势马上逆转,曹兵知道如此下去必死无疑,十万大军奋发突围,不计生死。而段大虎这方,战舰上箭发如雨,一时间也射杀了不杀曹兵,双方攻守逆势,打的真真是血流满江。

    忽然,远处一声沉闷的号角响起,在刚刚散去的浓雾背后,出现了一片艨艟斗舰,中间的楼船之上,一面旗帜上挂着一个大大的“曹”字。

    “曹操来援了!”关羽大惊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,被困的曹操水军也都大声呼喝,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。趁着段军士卒愣神之机,奋力抢攻,冲出了一大片战舰。此时段军两面受敌,形势万分凶险。

    赵芸悠忽到了段大虎身边,虽然处于乱军之中,但依然柔声道:“这次我们杀了蔡瑁,又让曹军折了数万兵马,也算是大获全胜了。如果我所料不错,曹操自领水军前来接应,但又顾忌东吴水军,必然只是虚张声势,不会与我们正面交锋。此时不若便下令撤军了吧。”

    段大虎点点头,道:“两面夹击之下,我们恐怕也讨不了好,见好就收吧。”

    关羽续道:“若要离开,现在是唯一机会,曹操虽然势大,但又何敢与我们真的打起来?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二哥,下令退回夏口!”段大虎下达了命令。

    关羽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几个起落到了己方楼船之上,挥动令旗,号令全军向着夏口缓缓退去。果然,此时曹操如果真要追击,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可曹操水军只是停在水面,静静看着段大虎军团的离去。

    果然,大江一头,出现了一支水军,却不是打着周瑜的旗号。段大虎极目望去,看那旗帜上却写着一个大大的“甘”字。

    “锦帆贼”甘宁!

    甘宁所驾驶的都是艨艟战舰,也不过一百余艘,但虽然逆流而来,速度却是极快。东南边,又出现了一支水军,旗面却写着一个大大的“凌”字,想来是大将凌统了。

    两只水军各占水道,迎向曹操水军。

    甘宁站在船头,大喝一声:“我乃东吴甘宁是也,谁敢与我一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