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章 锦帆贼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百八十章 锦帆贼

    甘宁一声断喝,直震的曹操一阵摇晃。曹操惊道:“甘宁是谁?”

    于禁回答道:“这甘宁原本是黄祖的部将,后来因为黄祖不重用于他,投降了孙权,现在是孙权手下的一员大将。此人外号叫做‘锦**’,十分擅长水战。”

    曹操又问道:“东吴兵马现在追了上来,要如何应付?”

    程昱在曹操跟前,答道:“来的并非是东吴的主力,应该只是甘宁和凌统的部将,不足为患。可令士卒射之,乱箭之下吴兵必退。”

    正说之间,忽听甘宁船上鼓声大作,竟然是发起了进攻。他只有一百余艘船,而曹操至少带了一千多艘船,正面进攻绝无胜算。

    曹操笑道:“甘宁贼人,真以为这水上就是他的天下了?就算他是龙王,胆敢如此蔑视于我?命令水军左右夹击,迎上东吴敌船,务必要一举歼灭他们!”

    他虽在笑,但显然也是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两路水军加速,就要正面迎上。甘宁大声道:“今日就让曹贼看看我东吴水军的手段!”

    一瞬间,从东吴的船只上飞出了几千个飞云抓,一抓就勾到了曹军船舰的船栏之上,数千士卒飞越而过,如荡秋千一般,准确无误地靠在了曹军战舰的船侧,还不等曹军反应过来,就又跃上了甲板,顿时双方厮杀声大作,近身肉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锦帆贼”甘宁自持水战无双,竟然要强行开战!

    甘宁出身为寇,实有常人所没有的凶残。军中传闻,他如一日不杀一人,便难以安睡。此次率部将冲击曹操水军,却也并未得到周瑜或者是孙权的允可,但他性烈如火,却也完全顾不得那许多了。

    这次带出来的士卒,也都是甘宁精心挑选的水战老卒,走在船上如履平地,个个都可称之为浪里白条。可曹操这一边,气势虽大,战舰虽多,但犹以蔡瑁统领的原荆州水军战力最高,此时面对东吴士卒的强行登船,虽然一众北方士卒奋力砍杀,但大船上摇摇晃晃,士卒们早都已经腿软了,此时哪有力气拒敌?明明看一刀要砍下敌人的头颅,却不知怎地就是偏了那么几寸,反而被人砍下了头颅……

    此时,“嘭”地一声震响,光华刺目。循声望去,只见两道人影从艉楼上飞冲而起,碧光怒舞,绚芒如虹,绕着桅杆回旋激斗,被横飞的气浪所激,桅帆陡然鼓起,船身剧摇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从两翼甲板奔出,仰头观望,惊呼不绝。

    那激战的二人,一人乃是甘宁,另一人却是于禁。甘宁手中所握,乃是一柄弯弯曲曲的碧玉长刀,刀法大开大合,气芒雄浑凛冽,极尽刚猛霸道,令人望而生畏;于禁的三尖两刃刀也极尽巧妙,攻甘宁所必救,两人从甲板上打到了桅杆上,却犹自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东吴船只虽少,此时却已经冲入了曹操的水师之中。只见东吴战船左冲右撞,在缝隙中不停穿梭,弓箭手犹自拉弓射箭,箭法神稳,如在平地上一般。

    但曹操水军可就大吃苦头,连日来曹操军中已经有了瘟疫,一众将士本就拉的手脚酸软,况且这大船之上不扶着船舱根本就无法站稳,此时又能如何射箭?一时间怨声哀悼,惨叫声连连。

    曹操见大势不利,大喝命令道:“调转船头,回荆州!”但此时刀光剑雨,各舰都已杀红了眼,又哪里听得清?不少船只桅杆断裂,甲板又被东吴的水军凿穿,已经进了水,死伤一片,曹兵纷纷惊怒逃散,局势更为混乱。

    夏侯惇也跟在水军穿上,心下大急,飞身急掠,一掌将船上的号令官打得瘫如烂泥,夺过他手中的玄龙长角,仰天长吹。号角声激越急促,破空凌云,众船只这才听到了撤退的命令。急急调转船头,朝着荆州而去。

    乱军之中,又听一人猛喝道:“凌统在此,休跑了曹操!”却是凌统看到曹操兵败,前去截断了曹操的后路。

    夏侯惇大怒,身形急掠,在船舰上几个起落,便到了东吴的船只上,和凌统战在一处。凌统武功本不如他,但在水面之上却又多了几分助力,加之夏侯惇不擅水战,武力值又减去了几分。因此两人一进一退,竟敢打了个平手。

    夏侯惇虎吼连连,但却也难耐凌统何。

    东吴水军擂鼓声不断,船上欢呼、呐喊如雷响彻,士气大振,弯弓怒射,箭矢如雨,纵横破空,夹带着漫天星点火光,朝着曹操舰队冲落。

    “咄咄”之声不绝于耳,万箭缤纷,或是没入船板、桅杆,燃起熊熊火焰;或是穿入曹军身体,惨叫不绝。片刻之间,便有数百人被活活钉死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曹军众舰乱作一团,众兵士惊疑骇异,无所适从,只好各自为战。胡乱地抓起wǔ qì便向东吴水军投射而去,但却是毫无准头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箭石稍稍止歇,众曹军惊魂未定,又听号角四起,鼓声密奏,五艘巨大的东吴楼船从南岸疾驶而出,白帆猎猎,破浪如飞,旗上书写着一个大大的“周”字,却是周瑜趁机杀来。

    “嘭嘭”连声,还不等曹操水军转向应战,东吴楼船船头尖锐的铁矛业已接二连三,重重撞入曹军战舰的侧舷,顿时将彼等掀得剧烈摇摆,浪涛怒卷,从豁开的大洞轰然涌入。

    甘宁看到周瑜亲自来援,信心大增,将手中碧玉刀舞起一阵刀花,分刺于禁四大要穴。于禁冷哼一声,左手抓起桅杆腾空而起,三尖两刃刀直袭甘宁侧脸。

    甘宁道声“来得好”,一刀架住了于禁的两人刀,手却抓紧了升帆所用的粗绳,一拉而起,当空朝着于禁劈下。刀身上的罡气让于禁丝毫不敢大意,双足一蹬桅杆,弹开两丈,三尖两刃刀又如出水蛟龙,一刀砍断了船上的桅杆。

    两人又斗了四五十回合,于禁在船上打斗气力渐渐不支,瞅个空挡退入了船上的士卒中间,大喝道:“放箭!”

    漫天箭余如雨滴般冲下,甘宁挥动碧玉刀,终究难敌箭矢,一个翻身跃入了江中。众曹军又连连朝着水中射箭,可哪有半点甘宁的影子?

    半里之外,甘宁爬上了东吴战船。喝道:“拿箭来!”

    他开弓如满月,一箭射中了“曹”字大纛,落入了滔滔江水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