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神兽飞鸟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四十二章 神兽飞鸟

    翻遍了天书,我当然不会傻到马上烧了它,虽然这书看上去是个易燃品。可是,我没料想到的是它竟然自己烧了起来,想是编写这本天书的人知道告诫了我,我也是不会焚的,还好我没把它放进自己的包袱里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借着天书燃烧的火光,我突然看到三清祖师的左手食指,似乎有所指。果然,那是一条幽暗的小路,我赶忙走上前去,面前一个石门,却是从未见过的。这次的机关很容易,它就明明白白地放在门上,就差写了四个字:“我是机关”,于是当然难不住我。

    我转动机关,只见石门“吱吱”打开,我走了进去,惊奇的不是看到了里面萧寒衣那张小白脸,而是整个石室都在上升,慢慢地,我逐渐看到了曙光,不对,那是阳光,原来我们站在了大山之巅。远处群山郁郁葱葱,有着一览众山小的风光旖旎。

    正醉心风景,忽见一个庞然大物从远处而来,让我想起了一句诗: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,一锅炖不下,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,鹏之大,需要两个烧烤架,一只秘制,一只麻辣……”

    待到跟前,原来是一只飞鸟木头的,鸟身上面写着“剑十”,想来便是这鸟的名字了。鸟上坐着一个白胡子老头,却不是萧大师是谁?

    “师傅!”萧寒衣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快走,我送你们一程。”萧大师道。

    我们都上了飞鸟,空间大小正好合适,却把许千雪放到了飞鸟腹部的一个机关之中,原来当时设计这飞鸟之时,便就考虑到了如果有人受伤如何乘坐。却只有孙二娘待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孙姑娘,快上来啊!”也只有萧老头儿才会把孙二娘叫“姑娘”。

    “钜子何在?”二娘问。

    “他受了重伤,还在机关城的一处密室中,华佗正在为他医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,我回去找他,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。”孙二娘道:“这个妖女的性命暂时寄存在这里,如果钜子没事还罢,如果他去了,就算天涯海角我也会杀了她!”说完,竟是头也不回就去了。

    萧大师无奈,只得驾鸟飞起,这一路与白云相伴,江山尽收眼底。这一路,后人有诗赞曰:“江山如此多娇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!”

    众人在天上飞了一阵子,突然老头子大叫一声“啊”,我转头的瞬间正好看见一只黑鹰的利爪划过老头子的手臂,只见老头子恶狠狠地道:“瞎了眼的畜生!”

    萧寒衣上前问道:“师傅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萧老头道:“还好,只是抓伤罢了!”

    萧寒衣感觉好笑,正想打趣几句,他拿起白老头的手臂,一看那手臂,却俨然可见黑色之气,顿时惊叫道:“鹰瓜有毒!”

    这一声下来众人心里便无不惊讶,难道这鹰也是个机关神兽,有人指挥?我抬头看去,只见空中居然黑鸦鸦的一片,仔细看去,竟然全是之前袭击萧老头的黑鹰!

    “我的手臂动不了了,看来这毒药有麻醉的效果。”萧老头道,“飞鸟得有人控制才行,段少侠你来我教给你控制之法,如果不能摆脱后面的飞鹰,我们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受伤,想不到武功如此高强的人竟然被一只飞禽伤了。他一边向我解说着控制飞鸟之法,一边问道萧寒衣:“可能解此毒?”萧寒衣点点头,立刻帮他治疗。

    “后面的黑鹰快跟上来了,少侠你快拉白色的手柄,时刻注意气流的变化,飞鸟能飞主要是借助空气的气流,注意两翼的平衡!”老头子一边说着,一边看着后面的鹰群,发现仍然无法摆脱,咬了咬牙道,“我们速度还是太慢,看来非要加速才行,段少侠,握住黑色的手柄向下拉到底,大家注意坐稳了,莫被甩了下去!”

    我按照老头子的指示,拉下黑杆,飞鸟两侧崩崩的弹出一个圆形的长管,我只闻到一阵huǒ yào的味道,然后“刷”的一声,有股力量在拖曳着我向后而去,而飞鸟却像弓矢一般冲向前去。我本就惧高,这时被一吓,差点就从万尺高空摔了下去,还好萧老头一把抓住了我,可也惊出我一身冷汗来。

    “叫你这小子抓稳的,出什么神啊,还不回来再驾驶!”我这才回来坐定,而萧老头不断地看向后面,那群黑鹰居然也开始加速了,竟是紧紧追着飞鸟不放!于是又道:“小子,把红色的手柄慢慢的往下移两格,注意方向,可别撞到了山壁!”

    我掌心全是汗,开飞鸟的lún pán都已经湿漉漉的了,这个活比拿起大刀shā rén可要复杂的多。只见飞鸟呼呼的冲向前面的山群,那一个个山峰像是树木一样林立在空中,我控制着飞鸟忽左忽右,好几次也是险而险之的和山峰一触而过,当真危险之极!

    忽听老头儿指挥道:“过了这个山后向右转,然后小子你把红色手柄继续下降一格!”我按照吩咐做了,看了看后面的黑鹰,似乎是少了一些!不由得心里高兴:“呵呵,好极!”然而,过了一个山峰,我刚一右转,便又发现了一堆黑压压的黑鹰来,不由得道一声“苦也”!

    原来之前那群黑鹰居然在途中兵分两路,有一路却是饶到了飞鸟前面。“好聪明的畜生!”我骂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怎么办?”萧寒衣也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继续往前飞,看来得使必杀技了!”萧老头捻着胡须。

    我遵照萧老头子的指示,越飞越低,等着黑鹰都跟在我的后面,忽然拉起,黑鹰自然也跟着我向上飞去,直穿入云层之中。

    “就是现在!”萧老头子大喊道。

    我一按飞鸟控制舱的一个红色机关,只闻得一股刺鼻的火油味道,那飞鸟的屁股后面竟然喷出火来,就像天边着了火一般,将一群黑鹰烧了个遍。只见“哎呦!”之声不断,那黑鹰上也是有人控制的,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,从鹰背上跳了下去,就像下饺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现在加速!”萧老头哈哈大笑。我拉起黑色手柄,又是一股huǒ yào味刺鼻,飞鸟再度如离弦之箭,飞向远方。

    飞了大约一个时辰,我们这才降落在一处开阔地,原来不是别处,正是日前农家举行英雄大会的“英雄谷”。只是隔了多日,死尸也已经被清理干净,地下的血迹也变得几乎不可见了。想起那日的盛况,真是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问起机关城的情况。萧泪血道:“那日你们走后,钜子大战张让,本来以钜子的武功,对战张让应是旗鼓相当,但他受伤在前,没几个回合便被张让打了一掌。幸好我及时赶到,救了他往机关城最后的防御而去,最后我们引爆了机关城的地上防御系统,这才逼退张让。他也料到另有机关通向外界,所以在外包围。刚才我控制着飞鸟出来,看来便被黑鹰盯上了,朝廷有如此厉害的能工巧匠,能制造出黑鹰这般的机关兽,也是十分了不起了!看来,墨家机关城被破,也是早晚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现在我们去哪?”萧寒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护送段少侠他们去找黄巾军,万万不能让张让的阴谋得逞!”萧泪血道,“我自然是要回机关城了,八百年基业,却也不能就这么丢了。”萧泪血说完,也不管我们答应不答应,便乘着飞鸟自行走了。

    我刚背起许千雪,打算往那江湖而去,只听得一个女子柔声道:“段少侠,你的刀膈着我的腰了!”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