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讨贼诏书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四十三章 讨贼诏书

    许千雪醒了过来。自我下山以来,认识的女子当中,就数她最捉摸不透,一会儿百媚横生,一会儿颇有心计,煞是让我苦恼。

    可这个女子身上藏有不少的秘密,今日正好问个明白。于是,我将她放在地上,手拿大刀故作凶恶,道:“你给我老实交代,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?是不是你刺杀了钜子?你又怎么在后山的机关之地?”

    “哎,段哥哥,你先把刀收起来好么,我……害怕……”她顿时幽幽地叹了口气,那神色凄楚,道:“段哥哥,我爹临终之时,将我托付给你,我便心中把你当成……最亲近的人了,你如不信我,我还不如便一刀让你杀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她言辞恳切,确是真心相求,自与她相识以来,从未听过她以这般语气说话,不由得心中一动,心想倘若就此与她修好,今后一生,这个美丽活泼的姑娘极可能与自己相伴一起,如此艳福,人生复有何求?一瞥眼间,许千雪眉眼盈盈,尽是求恳之意,似乎便要投身入怀。我不由得心肠软了,见到她的双手莹白如玉,一股冲动,便想抛下单刀,伸手去握她的小手。一转念间,想她如此恳切相求,太过不近情理,其中多半有诈,心道:“段大虎啊段大虎,你若惑于美色,不顾大义,枉为英雄好汉。墨家如此信任于你,岂能不查个清楚明白?”

    “哼!再不老实说,看你怕不怕!”话虽如此说,我还是收起刀来。

    “那日,我在泉眼旁边杀了两名墨家弟子,随后就被带到了牢房之中。到了半夜,这时却听守门的说泉眼被下了毒,正在这时候,铁锤就带着人来要杀我。我自然不能束手待毙,便和他们打斗起来,可我就一人,那铁锤又是力大无穷,我根本不是他们对手。打了十几个回合,我便边打边退,可是铁锤紧追不舍。我心想这下肯定就死了,结果那铁锤和其它的墨家弟子忽然就发起疯来,好像着魔了一般,我心中害怕赶忙施展轻功逃跑,可他就是不放弃追我,我趁他神志不清,施展诡计杀了他,不然他的铁锤威力巨大,也会杀了我和其它人。”

    我和萧寒衣点点头,这便是中了“七星海棠”之毒的症状了。想是有人下毒前,已经对两人施了毒。

    “那么,刺伤钜子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钜子拿了我农家的玄铁令,但是他又不肯起兵造反,而是要让黄巾军归降朝廷,这样一来,我父亲和各位将领几十年的心血就毁于一旦了,如果父亲泉下有知,也一定死不瞑目!我看墨家不少弟子都中了毒,心想钜子一定在外应敌,便赶忙去他房中想将那玄铁令偷出来,趁乱悄悄下山。没想到,我刚到门口便看见另一个我手里拿着玄铁令,却拿着bǐ shǒu刺向钜子心脏,我心想钜子武功盖世,自然不需要我去帮他,可是钜子只是单手一挥,打中了那个刺客的手臂,但还是被bǐ shǒu刺中了腹部。想来他正在为孙二娘疗伤,又加上要化解空气中的剧毒,所以无力抵抗。我本想进去帮他,可是那刺客已经破窗而出,我自然先去追那刺客,把真相调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刺杀钜子的人只是易容成姑娘的相貌,而并不是姑娘了?”萧寒衣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许千雪道。

    “那姑娘是追那个刺客到达后山机关的地海边的了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见那个刺客拿了玄铁令,一直往后山跑,也一路追踪跟到了后山,一路上机关重重,可那刺客好像对机关十分熟悉,几乎不加思考便过了机关,我跟着她一路道了地海旁边,她这才出手,我不是她对手,所以就被打伤在地,不过她也不欲伤我性命,看到你们来了,她就逃走了。还好你们来的及时,不然我肯定就死在那不见天日的大海旁边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合情合理,也不由得我不信。可是,这中间疑点颇多,那位刺客是谁?她又为何要拿了玄铁令和刺杀钜子?失败后为何又要逃到后山,莫非她在找些什么?她又怎会懂得墨家机关?

    我和萧寒衣背过身去悄悄商议,一边拿眼睛瞟着许千雪,说来说去,竟是无法判断她说话的真伪。

    “你说,她说的真的假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真的,但是,也有可能是假的……段兄你看呢?”萧寒衣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字也不信。”我道,“萧兄,你一向足智多谋,怎能如此不确定啊?”

    “段兄,这事太过于蹊跷,诸子百家中的小说家都写不出来啊,你又让我如何判断?”

    “嗯,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萧寒衣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,想了很久道:“古人说的好,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。可我们又没看见,那只能是听人说了,我看,暂时信任许姑娘一回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下敞亮,这书生从第一眼开始就看中了许家妹子,只要不杀了他亲爹那绝对是向着měi nǚ说话的。但许犯将女儿托付给我,我也不能诬陷与她,好在钜子无事,此时今后定能真相大白。

    于是,顺着萧寒衣的话道:“既如此,那我就听萧兄的。我这会儿已经饿了,我们快去找个镇甸,吃饭打尖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恭敬不如从命!”萧寒衣道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一路又红尘作伴朝着镇甸走去,到得一处小镇,已经属于是幽州地界,只见黄巾军来来往往,怕是早已占领了此地,好在黄巾军出身百姓,并不打砸抢烧,店铺依旧正常营业。一路上黄巾军巡逻队伍人来人往,见我们是武林人士,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也有可能是看měi nǚ。

    我们找到了一家面店休息,肉食是没有了,但吃碗素面还是有的。我一人便吃了三碗,方才觉得饱了一些。又要了一坛高粱酒喝,但苦于没有好菜下酒,也无甚滋味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,叫一声小二,小二殷勤答道:“来咧!”

    “现在北方也被黄巾军占了吗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小二懒洋洋不答,道:“三位爷,咱家做小本生意的,这些军国大事可是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我正待发作,许千雪已经扔了一锭银子在桌上,看样子足有二两。小二赶紧抓起放进怀里,道:“好说好说,小店虽小,可是南北必通之地,几位爷想问什么,就没有我包打听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,现在天下战事如何?”许千雪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漂亮的姐姐可是问对人了!”店小二忽然变了个说相声的,吐沫星子吐了我一脸,我一抹脸,听他说道:“要说这战事,就不得不说公孙瓒将军了。他据守北平,与北方匈奴人张纯、丘力居等战于辽东属国石门,这一仗直打的天地变色,血流成河!最后,张纯等那是大败而归啊,听说,那张纯连老婆孩子都顾不上,方才逃入鲜卑境内。公孙瓒将军继续追击,没有一千里也有八百里,想把那匈奴势力彻底剿灭。可由于太深入,反被丘力居围困于辽西管子城二百余日,粮尽士溃,士卒死伤大半。丘力居军也粮尽疲乏,远走柳城。朝廷诏拜公孙瓒为降虏校尉,封都亭侯,又兼领属国长史。公孙瓒于是统领兵马,守护边境,老百姓再也不怕匈奴人了!听说,匈奴的小孩子只要听到公孙瓒大名,那是晚上都不敢哭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哥,向你打听下,有没有听过一个赵云的将军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小二白眼一翻,但大拇指一竖,道:“赵子龙将军那在我们北方四州,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听说,他白马银枪,英勇无敌,在公孙瓒将军帐下听令,与公孙将军身边数十个善于骑射的人都骑白马,相互间为左右翼,被称为白马义从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颇为高兴,赵云终于还是跟随公孙瓒打仗去了,还当上了“白马义从”,看来很受重视,终于完成了她的心愿。

    “现下这北方四州由公孙瓒将军统领吗?”许千雪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说起这件事,百姓中也颇不理解。现在黄巾军势大,北方四州之地一大半全在黄巾军的占领下,又加上黑山贼,估计数量也有个一百多万了。现在朝廷也就公孙瓒将军还在抵抗,但又要分心抵抗匈奴人,所以也是无力对抗黄巾,所以败多胜少啊。朝廷于是又派宗正刘虞任幽州牧。刘虞到任后,派遣使臣到游牧民族中晓以利害,要让辽东辽西各国归顺。辽东的大王丘力居等听说刘虞到了,纷纷派遣使者前来沟通归附之事,但听说公孙瓒将军不愿和解,在路上杀了不少使者。刘虞上报朝廷撤掉驻防军队,只留下公孙瓒统万余步兵、骑兵屯驻右北平。”

    许千雪点点头道:“朝廷现下有无大事?”

    “朝廷最近可是翻了天了!”小二喝了口茶道,“听说大将军何进发了讨贼诏,要天下英雄共聚长安,去杀那十常侍呢,奥,几位客官可能不知官名,那十常侍就是皇帝跟前的十个权势熏天的太监。”

    我和许千雪对视一眼,心中均是一样想法:“难怪朝廷突然撤兵,不再为难墨家了,那张让不就是十常侍之首吗?”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