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白马义从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十七章 白马义从

    隔日斥候来报,公孙瓒将军与辽西人马正厮杀正憨,双方势均力敌。兵贵神速,赵云马上辞别了县令赵穆,押送着粮草向北平赶去。

    渔阳离北平不远,才三日时间,便已经到达北平地界。北平久经战事,大白日官道之上竟然荒无人烟。我们一路快马加鞭,到了北平城外,守城士兵验看了通关文牒,放我们大队人马进了城。

    公孙瓒却不在城内,听得解送军粮的押粮官言道,公孙瓒于昨日与丘力居大军作战,至今未归,而青、幽、冀各州受到黄巾军侵袭,城中已经没有援军可派。“朝廷不再派兵防止蛮族入侵,守卫北境也仅是公孙将军一人而已,说起来可甚是苍凉啊。”押粮官叹息道。

    赵云略一思索,道:“公孙将军一向作战骁勇,恐有孤军深入之险,如无外兵接应,恐怕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赵兄,那我们是不是要前去接应一番?”我配合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整个北平城内就我们一支生力军,人数虽不多,但出奇制胜,或许可以成就大功。”赵云大声宣布道:“各位将士,就有劳你们再辛苦一遭!”

    众人跟着赵云所向披靡,斗志高涨,看着有仗可打,也自告奋勇。赵云又道:“兵在精而不在多,接应公孙将军,贵在神速,有骑兵足矣。有马的军士跟我走,其它将士请守城接应!”

    各人清点战马,连我在内,不多不少正好二百人。赵云轻叱一声,城门大门,我们就朝着北面而去。大约急奔了两个时辰,前方忽然呼喝漫天,看来是双方正在交战。赵云轻轻拍白马,手持亮银枪,一骑绝尘杀奔而去。

    我也赶紧拍马赶上,刚到前方战场,只见黑压压的一片人,将十余匹白马围在中央,而白马之中,一位将军白马黑甲,正手持钢槊,高声大喝道:“白马义从,今日之事有死无生,我如身死,尔等也要血战到最后一人一马!”

    “死战!”众人高喊道。

    死士当死,这便是宿命。

    正说之间,敌方一箭射来,正中一位白马将士,那将士掉落马下,仍然抽剑杀敌。果然,是汉朝北方最有名的死士!

    那将军虬髯纷张,大喝道:“杀啊!”向着敌军杀去。那白马义从人数虽少,但配合起来极有规律,左右相互交叉,互为援手,倒也能支撑些时间。

    旁边大纛上写着“公孙”二字,我料得这被围的将军便是公孙瓒了,当下更不迟疑,大喝道:“公孙将军,我们来救你了!”我话音未落,刚想冲杀。一匹白马银枪却有如离弦之箭,早已冲杀进了人群,枪花滚滚,挡者皆有死无生,原来是那赵云。只见那枪浑身上下,若舞梨花偏体纷纷,如飘瑞雪。

    我心中哀叹:“这么凶的娘们,世所罕见,这辈子谁娶了谁倒霉啊。”

    公孙瓒一看有了援兵,当时精神大振,持槊大杀,一时众人莫不敢近前。“将军,时间到了。”一位白马义从告诉公孙瓒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。”公孙瓒大呼。

    眼看敌人越聚越多,赵云抢至公孙瓒身边,道:“公孙将军,赵云带你杀出一条血路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正说之间,赵云挥枪杀死了两名偷袭公孙瓒的敌兵,却不料一个冷箭射中了公孙瓒的右胸,公孙瓒跌落马下。赵云伸手一抄,将公孙瓒拉至自己的马背上,血染红了白袍。这时只听得公孙瓒用尽最后的力气喝道:“就是现在,吹号聚兵!”

    一位白马义从吹响了号角,四下里烟尘大作,原来公孙瓒在周围早就埋好了伏兵,而自己和白马义从却当诱饵,诱骗敌军主力到来,进入自己的包围中。

    但这时辽西敌兵早已经杀红了眼,即使自己身死,也要拉着公孙瓒陪葬。见得周边汉兵杀来,非但不撤退,反而更加疯狂地杀向公孙瓒。

    赵云将一柄长枪舞的生人勿近,跃马朝人群外杀去。我只见得几名敌兵刺向马肚子,赵云一勒马脖,那马前蹄长嘶而起,让敌兵的长矛刺了个空。赵云扔掉长枪,抽出宝剑急削向敌兵长矛。这时一位敌军将领从后面赶上,一枪刺向赵云,赵云本可轻松躲过,但后面坐的是公孙瓒,却无法闪避。

    只见赵云剑交左手,伸右手一把握住长枪,手上顿时鲜血淋漓。她挥剑砍掉长枪枪头,那将领大骇,转头欲跑,赵云将枪头抛了过去,直刺入那人胸膛。

    赵云右手受伤,挥剑已是不利。我看得热血贲张,拍马过去护住了她,道:“你先走,我来保护你!”

    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,把刀法也使到了极致,本门刀法向不以守势见长,猛攻起来却也如暴风骤雨一般。只杀的敌人哭爹喊娘,断胳膊断腿一地。

    这时公孙瓒的伏军也赶到了,赵云保护着公孙瓒,向沙场外奔去。我毕竟不是来打仗的,看着赵云离开,怕她一人有闪失,也跟着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跑了一阵,四下已经无人,赵云翻身下马,将公孙瓒扶着靠在了一块山石上。“公孙将军,你可还撑得住吗?”赵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咳,咳……我还好,”公孙瓒边咳着血边说道:“这是哪里?快扶我回去,我要杀贼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要起身,奈何失血过多体力不支,又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将军请放心,您的伏兵已经围住了乌桓军队,料想此战已经没有什么悬念。”赵云道。

    公孙瓒这才放心,缓缓点了点头。又问道:“这位将军,不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赵云抱拳道:“在下常山赵子龙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救命之恩!”公孙瓒勉强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不可多言,还是安心休息为是。”赵云道。过了一会儿,公孙瓒便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赵云检视伤口,眉头一皱,朝我说道:“公孙将军中了暗箭,我多有不便,你来替他包扎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闻言过去,见到公孙瓒胸中还留有长箭,只是受盔甲阻挡,那箭并不深入。当时公孙瓒已经昏死了过去,我撕下衣襟准备后将箭拔出,果然鲜血四溅,我将衣襟塞进他的伤口止血,又用布缠住了他伤口。

    当时夜已深沉,赵云并不在旁观看,而是默默看着远方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赵兄,你在想些什么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段兄,如今大争之世,公孙瓒将军义薄云天,为抵抗辽西入寇不计生死。你说,他是我想要的明主吗?”

    “嗯嗯,良将是需要找到明主……暂时待着是不错的。将来有一天,你一定能得遇更好的主公的。”我喃喃说道。心里却暗自揣揣:这历史到底是不是我以为的那样呢?

    “奥?”赵云道,“听你的意思,是心中早有人选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是”我急忙辩解道,“我意思是如今是大争之世,是千里马总会遇到伯乐。”

    “我似乎发现你,知道很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读书多!师傅常说,读书可以明理。”我诡辩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读书多的段兄,你……和我在一起,觉得欢喜吗?”

    “啥,你说什么?”我万万没想到此时此刻,她竟然会问出这样的话来,惊的我差点没让下巴脱臼。

    赵云忽地妩媚一笑,女儿家神态毕现,我竟是看得痴了。

    “无量善德,女施主,你可不能调戏道士呀。”我苦着脸道。

    女色在前,全真教小道士我一向淡定。主要是,这位女施主可不是我连做chūn mèng都不敢调戏的……

    “段兄,我实是有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,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“你陪我回一趟家乡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先说答不答应?”

    我思付良久,以赵云的强势,似乎不大可能来求我什么。但此时开口,想来心中必是有难以决绝之事。

    “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到西吧,我答应了。”我叹口气。

    又说不准,我真有些喜欢她呢……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