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过河卒子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四十六章 过河卒子

    历史上倒是有过很多“万人敌”,如春秋战国时期的王翦和白起,又比如汉代的李广、霍去病等人,又如三国时候的关羽、张飞,可我是不信的,一个人毕竟人力有限,又还能是真的万人敌?

    一人去打上百人,这是猛将一人单挑千人,我也信,这是高手可一人杀万人,这是在小说家的故事里才有的事。但看了张让,我确实不得不信了,因为他在拼命。凡夫俗子拼命起来犹有“拼命三郎”之说,一个高手中的高手拼起命来,那就是神仙了。

    雪球至,又是一线潮。

    当我刀破了雪球之后,其余的董卓铁骑也都大致马到功成,大致以双骑合力毁去了雪球,不过半数铁甲护身的重骑也付出了惨重代价,摔下马摔了个狗吃屎的就不必说了,可谁能想到,雪球背后就是张让,他身法极快,红线飞舞,十几名骑兵估计压根就没看到他的影子,就已经被红线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颇有些类似我们全真刀法中的“一刀两断”。

    一个雪球之后,这位白发太监,估计发现了我是在场武功最高强的人,第一时间就掠至我这颗雪球之后,我俩相隔一丈,互相看不见,可敌对双方都真真切切知晓了对方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却是萧寒衣持剑攻向张让,为我赢得时间。我当下一个“鹞子翻身“跃上雪球”,一刀朝张让的头顶劈下。

    刀卷风雪,一股杀气劈开了地面五尺,我已尽了全力。

    只是张让大踏步迎向那一袖青龙,一掌拍烂了屠龙刀所绽放出来的浓烈罡气,罡气四散炸开,张让双鬓银丝肆意吹拂,他竟一把抓住了屠龙刀,用掌锋轻轻摩挲刀刃。

    “屠龙宝刀,号令江湖?也不过如此。”张让道。

    他五指如钩,抓住了屠龙刀,我自然要用力回夺。可不料他一脚踢在了我的腹部,我只觉得全身劲力涣散,体内真气如麻花进了油锅,炸裂不止,地面更是轰然龟裂,可我还没有放刀。

    刀在人在!虽然没有了刀我还可以再换把,但在这个当口,没刀就相当于束手待毙。

    张让皱了皱眉头,用手掌带动刀尖,往回一缩,刀柄如撞钟,狠狠撞在徐我的心口,我如无根浮萍被劲风吹荡,双脚离地侧向飞出,可因为死死握刀,几乎横空的身躯欲去不去,口中大口吐出一口猩红鲜血来!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那次和赵云比试,她翻转如龙卷,剑意圆润,生生不息。我此刻人形如平地生龙卷,双手掌心刹那之间血肉模糊,一刀龙卷起,刀尖刺向张让:“好一个酒仙杯中藏龙卷,有些意思,倒是低看了你。”

    可他仅用一掌就含住了我的刀势,又一掌如仙人拂顶,朝我头顶打来。张让正要痛下shā shǒu,东南方一袭黄衣跳空而至,峨眉刺左右互击,打向张让两侧。那边,萧寒衣也一声长啸,如玄雷一剑直掠张让。

    张让气机牵引,将书生的宝剑引过挡住了许千雪的双刺,许千雪借一挡之力再次跃起,身形如陀螺,躲开剑气锋芒,旋出一个向下的弧度轨迹,再次刺向张让的头颈。

    “不知天高地厚!”张让冷哼一声,脚下轻走,走个一个半圆,就将许千雪倾力一击完全卸去劲道,骤然欺身而进,对身形浮空的黄杉女子一手拍在肩膀,那女子当即就断线风筝脱手飞走,落在了两丈之外。

    可许千雪竟不倒地,而是“腾腾腾”退了二十步,脸惨白,然后又向前疾跑起来,又是一刺刺下。

    “雪儿!”许千雪这已经是拼命的打法了,萧寒衣大叫一声,也合身扑向张让。大概是受许千雪感染,先前还有些忐忑不知所措的董卓袁绍等人终于醒悟,当下两位骑将率先展开冲杀,双方麾下精锐骑兵几乎同时展开沉默冲锋,没有呼喝声壮胆,没有暴戾喊杀声,只有阵阵马蹄声。

    我的双手已经握不住刀,可我仍然紧紧握住刀,一刀拖地而至,就如那日关羽和我搏斗,一刀踏雪来!

    张让一袍袖挥开了萧寒衣和许千雪,我一刀刀气割下了他一缕长发,在他的脸上划出了一道血痕,他的一掌也拍上了我的胸膛。我顿时天晕地暗,屠龙刀重重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张让平地而起,去势跟如长箭破空,再次杀向董卓铁骑。他一身筋骨经过易筋洗练,岂是一般精壮骑卒可以抗衡?一脚踏到马前,就将一人一马拦腰斜斜斩断,去势不改!后边一骑来不及偏移方向,毫不犹豫就提矛一突,张让根本不出手,径直前行,弹开那挟带战马奔跑巨大冲势的铁骑一矛,整匹战马直直撞在张让身上,可就像一头撞在铜墙铁壁上,战马当即毙命,马术精湛的骑卒临死一搏,一拍马背跃起,一刀劈下,却不见张让动静,瞬间分尸,无数块血块落地之前。

    张让继续前行,迎上第三骑,骑卒早有准备,不等张让来,凭借直觉一刀劈向这名红衣宦官的脑袋,可才提刀,就给张让一手推在战马一侧,连人带马给横向悬空抛出,殃及池鱼横面一骑,一起跌落在地,若仅是这一横向撞击如撞钟,以两名骑卒的能耐不至于随马一同身死,可张让出手何等狠辣,红丝在雪夜中一去一回,就将两名骁勇骑卒当场五马分尸。

    张让不给当先骑卒掉头回马枪的机会,轻轻跃起,双手抓住了两根长矛,士卒拼命回夺,矛弯了,两名士卒被拉扯脱离了马背,在空中忽然就断为两截。他摆明是要以一己之力,将一大拨骑卒斩尽杀绝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张让可以不理睬许千雪的峨眉刺,可以不理睬萧寒衣的舍命一剑,也可以不理睬我的踏雪一刀,更可以不理睬那些蝼蚁骑卒的亡命冲杀,但是,他却不能不理少年皇帝。而董卓的那一声“射箭”,射的不是张让,而是呆傻在山腰的皇帝。

    顿时万箭齐发,人纵有千手千足,安能挡万名铁骑的利箭穿心?

    张让突然跃起,手中红丝大盛,结成了一个红红的网,铺天盖地,挡住了万箭齐发,可挡得了别人挡不住自己,我分明看见,他身上已中了数箭!

    他跃起在少帝的身旁,抱住少皇帝关切问道:“陛下,你没事”

    却是一柄bǐ shǒu穿胸而出,张让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前,那鲜血滴落,融化了冰雪。持刀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少皇帝刘辩!

    刘辩脸苍白,退后了几步,张让不敢相信地看着他。然后,张让笑着,神温柔道:“陛下,老臣这就去了。从今以后,没有老臣在服侍左右,乱臣贼子恐不利于陛下,凡事要以隐忍为重”

    说完,张让猛然飞起,撞落在山壁之上,又掉下了万丈深谷之中。终不闻一点声息。

    “亚父!”皇帝刘辩哭着大喊道。

    以宫刑之躯,握生杀大权身披螭龙袍,百官称千岁。武林血雨只身来,竟然落得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黑暗中,董卓持槊大笑道:“老匹夫终于死了!哈哈哈!”

    曹操这才缓过神来,忙吩咐兵士:“都还愣着干什么!快扶起段少侠!”

    我神识还有一丝清明,只见众将士跪下,大喊道:“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不闻皇帝陛下的一声“平身”,却只有董卓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袁绍大喊道:“众将士,护送陛下回宫!”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汤汤,打着“董”字大旗,向长安城中进发而去。我回头看那张让撞壁的地方,殷红一片,百年之后,谁还又会记得这个忠心护主的大太监呢!

    他也不过是个“过河卒子”啊!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