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士族的血性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四十七章 士族的血性

    在路上,我问曹操:“为什么少皇帝要杀张让?”

    曹操道:“张让大势已去,陛下杀之,正是诛宦官匡扶社稷,有利于稳住朝廷人心,这是聪明之举。”

    “可张让拼死护的难道不是皇帝吗?”我始终不解。

    “张让一介匹夫,匹夫乱不了国,自然也护不了国。杀他一人,成就的却是大汉江山稳固,张让死在陛下手中,也算死得其所了。”

    我似乎有所领悟,最乱的原来不是江湖,而是庙堂。

    一觉说了过去,等我再睁开眼时,发现被裹的像一个粽子。特别是双手,要不是有个漂亮的姑娘抓着它,我差点以为它们已经不是我的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月儿,是来服侍公子的丫鬟。”月儿浅浅笑着,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眨动,酒窝如盛开的梨花。她用湿热的毛巾给我擦了脸,又抓起我的双手给我换药。我甚是尴尬,就我目前这副尊容,一个姑娘也能在你面前笑出来,那也是很难为她的。

    “月儿,我想喝酒。”不知怎地,我好像迷上了喝酒,酒虫一犯那也是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大夫说过,你可不能喝酒。”月儿道,“不过,可以喝我专程为公子熬制的银耳汤。”

    一勺勺甜汤喂进了我的嘴里,我感动的热泪盈眶,长这么大,第一次享受一个měi nǚ给我这种特殊fú wù。

    曹操忽然就走了进来,看了我的样貌,道:“也好,就当给你整容了。”

    我大怒,扯得脸上一阵疼痛。曹操见我不说话,道:“段兄,你也老大不小了,我这几天仔细合计过了,也该给你物一门亲事了。有了娘子,再生个儿子,方是正道。你看月儿如何啊?”

    月儿脸红道:“公子”

    我赶忙点点头,发现不对,又迅速摇了摇头。曹操却还是自言自语,道:“你是大侠自然还是要měi nǚ才相配,我前些日子去司徒王允家做客,发现他家有个姑娘长得十分俊俏,这娘们也忒美了,说是天下第一美人儿也不为过,好像叫什么貂蝉。等你伤好了,我打算带你前去提亲,把这门亲事定下来,大的你就娶貂蝉,月儿就给你做个偏房暖暖床”

    曹操自言自语了一会儿,看我只是眼神转动,也不知是何意思,自己也无趣,便嘱咐我好好养伤,就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来也没见到萧寒衣和许千雪,也不知道伤的怎样。听月儿说,都比我只重不轻,但性命无碍,已经请了长安城中最好的大夫为他们医治,我便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过了十日,我一身金刚体魄恢复奇快,竟然伤势已经全好了。这一日,便早起练刀,天下可能有更高深的练刀法门,可我还是是用最笨的法子。

    刺三千,撩三千,劈四千,掠四千。

    练完了刀,正待洗漱。路过厅堂,只听里面一人悄声说道:“董卓明日于温明园中召集百官,名为宴请公卿,实乃私言皇帝废立。可要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我听声音耳熟,便忍不住听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袁兄,现在董卓势大,屯兵十万在城外,每日里带铁甲马进程,横行街市,百姓和大臣们都惶惶不安。看来,董卓这是要造反!”正是曹操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,天下真要大乱了,想我汝南袁氏四世三公,今日竟不能匡扶社稷,任由贼子作乱,实在可气可恨!”原来这人便是袁绍了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明日宴席上,我们且看士族们的反应再做定夺。”曹操道。

    “也只好如此。”

    两人接着又低声说其他事去了,我听他们说朝廷大事,自是不感兴趣。便去看望了萧寒衣和许千雪两人,也都是已经逐渐恢复,好在曹府一应用度都不缺乏,最是适合养伤,又闲聊了一会儿,我便起身告辞了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房中,曹操却已经在等待,见我便道:“段兄,明日背上你的大刀,随我前去赴宴。董卓点名要你去呢。”

    与张让一战,董卓竟然记下了我。我反正闲来无事,也便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次日,我整肃衣冠,曹操特意让月儿给我准备了一袭锦袍,穿上甚是得体,我便把我的粗布衣衫先装了起来,待他日闯荡江湖时再穿。

    进了温明园,董卓早已摆好了宴席,他一日居中而坐,两边约有百十号席位,也都坐满了各人等,应该便是那士族的代表了。

    众人到齐,只听得董卓举杯道:“天子是天下之主,古人云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,无威仪不可以继承宗庙社稷。今皇上懦弱,不若陈留王聪明好学,但又逢天下大变,我心甚忧。所以,打算废皇帝刘辩,立陈留王,今日就是要和诸位大臣商议商议,不知各位觉得如何啊?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听得“轰隆”一声,却是一人直接掀了桌子,指着董卓的鼻子骂道:“不可!你是什么东西,敢说这样的话?当今天子是先帝嫡子,又没有什么过失,怎能妄言废立?哼,董卓,你想造反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荆州刺史丁原。”曹操为我介绍道。

    董卓大怒,唰地抽出佩剑,道:“今日之事,顺我者生,逆我者死!”

    却只见丁原背后站着一人,器宇轩昂,威风凛凛,手执方天画戟,跳出来拦在董卓面前,眼看着就要打起来。董卓的谋士李儒看双方闹得僵了,打个哈哈道:“两位大人稍安勿躁,今日先喝酒,朝廷上的事来日再议,再议!”

    丁原怒目看了一眼董卓,也不说话,竟大踏步走了。董卓一看这个不识时务的人走了,也刚好,便又问道:“我今天说的话,可否在理,诸公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明公此言差矣。以前汤的嫡长孙太甲昏庸,商朝宰相伊尹把他囚禁在桐宫昌邑王刘贺登基才二十七天,就做恶三千多条,所以霍光霍去病的异母兄弟就告祭太庙,把他废除了。如果皇帝昏庸,忠臣自然可以废掉他。可是现在少帝虽然年幼,可聪明仁智,又以天子之剑杀了张让,一举平定了十常侍之乱,现如今强言废立没道理啊。”

    这人我认识,便是曹操和我差点劫了囚车去救的卢植。我暗暗点头,这老爷子甚是有骨气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胡说八道!”董卓气的直吹胡子。

    卢植也是来了脾气,道:“姓董的,你是外郡刺史,大字不识半个,又没有伊尹、霍光的才能,怎敢大言不惭要废立皇帝?丁刺史说的不错,你这是**裸的篡位,卢植第一个就不答应!”

    董卓又拔出剑来,冲上前去要杀卢植,还好被李儒死死拉住。他光是拔剑却总也不敢上前真刺,谅来剑法也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今日酒宴颇丰,我看各位达人都喝多了。废立之事,什么时候都能议,可是喝多了却是做不得准的,我看我们还是先散了吧,以后再议。”却是司徒王允出来打了个圆场。

    于是,百官尽皆散了。我本来是来吃酒的,可没想到竟然一口酒没吃就要散了,心下甚是愤愤不平。本想拿个鸡腿路上啃,但又怕被别人笑话,也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“不许走!”我一看,董卓这厮拿着剑,竟然守住了门口。

    忽然,一人骑马奔至园口,大喊道:“董卓匹夫,可认识吕布吗?”我一看,正是刚才站在丁原背后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吕你妈个头,哪来的毛头小子!”董卓大骂道。

    只见吕布骑在马上,路过园门时大喝一声,方天画戟犹如接引天雷,一戟劈向温明园的园门,董卓赶忙退后,却只见园门轰然倒塌,地上也被劈出了一条三尺深的深沟来。

    众皆骇然,董卓更是傻了眼,一戟之力竟然恐怖如斯!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