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她是貂蝉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四十八章 她是貂蝉

    董卓不敢和吕布纠缠,赶忙中避开了,众人这才出了园门。一路上只听得众老臣大骂不止,董卓的祖宗十八代可都遭了殃。

    “段兄,现下我带你去一个好去处。”曹操贱兮兮地道。

    “去哪?”我心里打鼓,难道又要去青楼。

    “不记得我和你说过,要给你讨一门亲事,我们这就去看看你的未来娘子去。”曹操道,“当然,我们只是偷偷去。”

    “曹兄,我们还是先吃饭吧”我苦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食性也,美当前,都是一样一样的。”曹操严肃道。

    我万般无奈,只得陪着他一路偷偷摸摸,赶往司徒王允的府上。我们见着王允进了府,我正待跟着进去,被曹操一把拉住,道:“这大晚上的前去拜访可不合适,我们这次来只是让你先看看,中意不中意,也就不用从大门走了。我们去hòu ménfān qiáng过去,我上次去过,那貂蝉的闺房就在hòu mén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这大半夜的去tōu kuī女子闺房,恐怕有不妥吧?”我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曹操怒道,“这是你未来娘子,还怕被我看了?”

    我心想这还八字没一撇呢,如何就成了我的娘子,可他如此说,我竟不知道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于是,我二人便施展武功,翻进了王允家那堵不太高的墙。绕进了园子,见楼上灯火亮着,曹操喜道:“就是那里了!”

    我二人刚走到庭院中间,忽然却觉得有杀气。我慌忙四下望去,只见周围仍旧平静如常,但我已经入了一品高手的金刚境,听力早已非比寻常,屏息凝气之后却能听到山后林间有沉重呼吸声,隐有杀机,来的人只怕有十几个人之多。

    “王司徒的府上怎会有这么重的杀意?”我悄声问道曹操。

    曹操此时也觉察到了,把扇子举到胸口。他面凝重,也不答话,径自从怀里掏出一把银针扣到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这应该是护院家丁,听呼吸有十五人,也并非绝顶高手。等会他们若冲过来,曹兄你拿银针截住东边五个,余下的交给小弟,我们且战且退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曹操应道。

    我拿出屠龙宝刀来在手中一抖,曹操听了我的安排虽没言语,但目光已然转到东边,手中银针蓄势待发。以我二人的实力,应付敌人应当有七成胜算。

    对峙了片刻,仍旧悄无声息,我见敌人并不动手,想是也发现了我们是高手有所顾忌。于是我和曹操步步为营,一步步向墙根下退去。可刚移动了两步,忽地一声脆响,犹如雨打芭蕉,随后假山与小楼顶上“唰唰”跳出十几个人,人人手中拿着木桶,爬到高处二话不说就将桶中之物泼将下来。

    我大喝一声将屠龙宝刀舞的飞快,将我二人罩在其中,以防敌人偷袭。却不料“泼水不进”原是骗人的鬼话,大刀舞的再快还是被从头到脚浇了个正着。这污物腥臭难忍、又粘滞不堪,不是人畜的粪污还是什么?我当年在终南山上做过农活,也曾担着粪桶施肥,所以这味道也算熟悉。但被这等东西弄的全身都是,实在是有伤大雅

    尝听师傅言道,江湖之中暗器各有不同,最厉害的怕就是那蜀中唐门了。应对之法,也无非是接、挡、躲、格几种,对手一发暗器,用手来接过再发射回去自是高手风范而我没学过暗器,但光用大刀也足以挡开暗器,但这一桶桶大粪倒下来,接也不是,挡也不是,任什么巧妙手法都无济于事了,这实在是阴毒无极,暗器中的至尊。

    我强忍胃中翻腾,抹开嘴边脏物,也不敢大叫曹操姓名,轻声道:“曹公子,你可还好?”没人答我,我再一看,曹操身子僵在原地,全身也是胡涂一片,一张白脸上满是黄白,看不清表情如何。

    待到污物泼完,那些人也不近前再偷袭我等,只远远站着发笑。曹操浑身颤抖,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衣物湿透有些寒冷,手中白香檀骨扇已经成了厕纸,再无半点潇洒风度,仿佛一只呆萌宠物傻孢子。忽然,一阵银铃般笑声自上方传来,我抬头去看,只见那三层小楼的第三层凭栏之处,几名少女探下头来,虽然是掩住了嘴,但笑的格外响亮。

    火把大盛,直照的院子明如白昼。这几个少女个个都穿着粉红裙子,明目皓齿,容貌俊秀,手持团扇掩着鼻子,冲着我们两人指指点点,不时咯咯轻笑,我却颇有猪八戒进了高老庄时的害羞。

    若是平日里,这等情景颇能养眼,但是如今我二人没来由地被弄出一身恶臭,又被这等嘲笑,岂又不怒的道理。我也不顾身上仍旧汁水淋漓,大喝一声:“不要欺人太甚!”将胳膊一扬,几滴粪汁直向三楼飞去,吓的那几个少女连声惊呼,往回躲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,好臭,说你们是臭男人,你们两个淫贼还真是臭呀。”姑娘们边退边羞辱我等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不是淫贼,而是特地前来”曹操大声道,却一时语噎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,谁信啊,大半夜私闯民宅,就凭你们两个癞蛤蟆,也来做这白日梦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别闹了,让人赶快离开吧。”一位女子声音稚嫩柔媚,房门打开,一位女子走了出来。这女子又是不同,有诗赞曰:“原是昭阳宫里人,惊鸿宛转掌中身,只疑飞过洞庭春。按彻梁州莲步稳,花好风袅一枝新,画堂香暖不胜春。又诗曰:红牙催燕拍飞忙,一片行云到画堂。眉黛促成游子恨,脸容初断故人肠。榆钱不买千金笑,柳带何须百宝妆。舞罢隔偷目送,不知谁是楚襄王。”

    她两眼明亮如阳春白雪,楚腰纤纤风情婉约,一举一动均是美人姿态,一颦一笑间犹如春风化雪,比起许千雪的柔媚又是另一番风情。

    比许千雪更媚,媚到了骨子里比天下女子都多了一分风流。我处子之身,最是见不得这等千娇百媚的女子,竟是心脏咚咚直跳。

    “楼下可是曹公子吗?”貂蝉眼尖,如此污秽下竟然也认出了曹操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”曹操赶忙否认。

    我俩自知理亏,说道:“告辞了。”就赶忙灰溜溜地从hòu mén上溜走了。

    “曹兄,我们现下何往啊?”

    “趁着别人不注意,我们先去护城河里清洗干净。”别人不认识我,他曹操可是名声在外,自然不能这般模样遇到了熟悉之人。

    我俩人洗漱了一番,直言晦气。一路垂头丧气回到了曹府,便各自回房安歇,自然也是各自偷偷摸摸。我绕过了几条花径,当路过一处假山,只听得萧寒衣的声音道:“许姑娘,你是知道的,我第一次见你便便喜欢上了你,认定了此生非你不娶,你你可知晓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萧公子。”许千雪并不扭捏。

    “那,我能娶你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萧公子。雪儿心中已经有人了,他盖世英雄,数次救我怜我,报我杀父大仇,我无以为报。看来,要对不住萧公子的厚爱了”

    “谁?”萧寒衣大惊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相熟的,就是段大虎。”许千雪这时才有些脸红。

    我站在假山背后,看着房中烛火闪烁,一时喜一时忧。正是: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