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调教将军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四十九章 调教将军

    她长的甚是美丽,此时羞涩起来更是明艳不可方物。我躲在假山背后,却也不知该如何自处了。许千雪这个谜一样的女子,我从未走进过她的心房,虽朝夕相伴多日,但并不似对赵云般动心。

    既然萧寒衣喜欢她,我又何必chéng rén之美?暗暗打定主意,便独自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翌日,一日无事,曹操去朝廷办事,很晚方回。见我不曾出去,便来找我喝酒,一杯浊酒下肚,却是叹气连连。

    “曹兄何故叹气啊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,那董卓竟然如此按捺不住,今日便当朝宣布,要废了少帝立陈留王为君,尚书丁管看不过,大骂董卓,却被董卓命人拉出去斩了。”

    “董卓一代奸雄,何故非要立那陈留王?”

    “少帝刘辩为何皇后亲生,叔叔何进虽然是屠狗辈,但门生故吏不少,似那四世三公的袁绍便是。而废了少帝,更能显示他的权威,董卓并不傻,他以一武人身份入朝,势必招士大夫一族抵制,而此举可以打压士族,建立起他自己的威信。董卓控制了西凉大部,兵强马壮,又挟天子在手,这天下不是在他的掌握之中了?”

    “曹兄,有个问题我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    “你我兄弟,有什么不能讲的?”

    我顿了顿道,“谁当皇帝,对我们这等百姓而言,即使是对你,又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“昔日周室衰落,天下诸侯并起。如今的汉室天下也是摇摇欲坠,王室衰落必然群雄争霸,大争之世,我等大好男儿,又岂能等闲视之?大丈夫生于乱世,当戴三尺剑立不世之功,方可慰平生啊!”

    他酒后这番话说的甚是慷慨激昂,也让我激动起来。便道:“他日你也成为一镇诸侯,我和你一起打江山!”

    曹操握住我的手,道:“好兄弟!”

    随后,他又言道刺史丁原得到了士族的支持,率军前来攻打董卓,董卓已经吃了几次败仗,也不知道未来如何。对朝廷大事我是不懂的,便只能陪他喝酒。到了二更,他方才离去。

    我也不睡觉,而是打坐到天明。这些日子来,我加强了“长生诀”的练习,只觉得丹田之中荷花逐渐长大,看来早晚也有进益。又想起那日对战张让,他滚雪球一线潮的圆满之意,便将其融入了我的刀法,左思右量,竟然被我琢磨出了一套武功来,实则也并不是新创的武功,而是将我所学刀法融会贯通,刀刀之间再也不留缝隙,自然就没有破绽。

    我将它命名为“滚刀术”。

    许千雪每日也来和我聊天,闲时我也陪她去买些胭脂水粉,那长安城果然好大,一天竟然走不到头。这一日走到街上,却只见每家店门口尽皆挂着白布条,颇为奇怪。要说是谁家死了人,也不可能每家都死了人。

    路过一个布匹店,我实在忍不住问老板:“掌柜的,你家可是死了人?”

    老板也不怪我直言不讳,道:“公子有所不知,并不是我家死了人,而是,这天下死了一位皇帝啊。”

    我大吃一惊,问道:“那小皇帝死了?”

    老板看四下无人,这才悄声和我道:“那董卓匹夫,鸩杀了少帝,听说把何太后硬是活活给吊死了。现在每日晚上,都要宫女,夜宿龙床,禁庭公主,听说连以前何太后身边的五十多岁的容嬷嬷都不放过。这一下后宫直接就乱套了,董卓是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完全将宫廷之地当做了自己发泄的温柔乡。”

    “这胖子竟然如何可恶?”我大怒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说吗,听说他还在西郊建了一所行宫,收罗了民间měi nǚ,有好几百人呢,这些女子都不让穿衣,好时时供他淫辱。我们邻居王大娘家,有一个闺女长得如花似玉,名叫李瓶儿,前几日便被官兵抓了去,听说就被抓到行宫供董卓把玩去了。哎!王大娘身子本就弱,怎经得起这事,竟然没过两天就疯了”

    正说之间,忽然一队人马来到,在街上横冲直撞,甚是威风。那领头的军官刚掀翻一个脂粉摊,却斜眼看到了许千雪,顿时眼前一亮,打了声呼哨,径直就往布匹店而来。我拉着许千雪躲闪不及,只得呆在那里,那掌柜的早已吓得面无血,连连作揖。

    “哎呦,好俊俏的娘子,拿去给了董大人,一定要得不少封赏。”那军官狞笑着,边围着许千雪看起来。

    许千雪低了头,假装害怕,躲在我身后。我便朗声道:“她是我娘子,身子弱,小时候更是得了痴呆症,见不得生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要是个傻子那就可惜了。”那军官半信半疑,眼睛还是直勾勾看着许千雪。

    虽然低着头,可许千雪眼神明亮,又怯生生的千娇百媚,哪里像个傻子?那军官越看越高兴,身边一个小卒子道:“这小娘子不给董大人,要不大人自己拿回去享用一番也好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小子有眼,我看就这么定了。”那军官一脸淫笑,就要伸手去摸许千雪的脸。

    “军爷,你不能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,这还有王法吗?”我假装委屈,伸手隔开了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军官大喝一声,“老子就是王法!”说着,就要伸手去拉许千雪。

    我再伸手一格,那军官猝不及防,竟然被我掀了个趔趄。“铮!”那军官恼羞成怒,拔出刀来,道:“我看你小子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就是一刀向我劈来。他虽然相貌凶恶,可这刀法却不怎么地,用刀劈人,重在刀势,需当机立断,一刀两半!可他这刀慢慢吞吞,没有半点刀风,脚下马步虚浮,如遇到力大之人拿住了他手腕,就近了他的身,想来就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也不可能在这当口教他武艺。便假装害怕,双手乱抓,却一掌去拿住了他的手腕一抖,只听得“哎呀”一声,那柄jun1 dāo就掉在了地下。我故意道:“军爷饶命啊!”

    那军官刀掉在了地上,也是十分恼怒。重新拾起了刀,又是刷刷几刀劈下,幸好他的刀慢,都被我巧妙躲过。这时傻子也能知道我身怀武艺了,那军官审视我半天,道:“这小子有些门道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你看,这小子背着刀!”一名小兵喊道。

    那军官果然大吃一惊,这才定睛看去,想是刚看见我背着大刀,竟是一名武林人士。于是哇哇大叫道:“这里有人造反,给我拿下了!”

    我暗付,果如侠客笔记小说中,闯荡江湖之时如遇官兵,给安的第一条罪名便是造反。可现如今这小皇帝已死,又去造哪门子的反?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如有得罪,还请恕罪则个。”我也不想闹事,息事宁人最好。做了一揖,便拉着许千雪就走。

    “哼哼,怕了,想走?晚了!”那军官脸上横肉毕现,招呼道:“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顿时,十几个小兵朝我挥舞着jun1 dāo砍来,我躲无可躲,也是忍无可忍,侠以武犯禁,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?

    于是,我左一拳右一掌,直打得一包草包哭爹喊娘。那军官一扶头盔,挥舞大刀砍向许千雪,原来,他看见许千雪正笑盈盈站在一旁观战,心下恼了,你夫君武功厉害我便先收拾下你!

    我正待出手料理那军官,却只见许千雪身法曼妙,左足转了个圈,右足飞起一脚踢在那军官的下颌,那军官顿时吐出一口鲜血来,里面还混着几颗牙齿,趴在地上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杀shā rén了!”一名小兵看见老大被一招就打得满地找牙,吓得尿了裤子,扭头就跑,其它人也就跑了。这时店门口已经站了不少百姓,都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许千雪手提起那军官,却是一动也不动。许千雪道:“再装死,小心姑奶奶挖了你的眼珠!”

    那军官“嗖”地爬起来,满脸堆笑道:“姑奶奶,您老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小人名叫段天德。”军官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董卓把抢的那些女子关押在了何处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!就关在城西十里地的行宫里,小人去给董大人送过几个姑娘”

    “啪!”一张响亮的耳光声响起,原是许千雪看他无耻,便甩了一记耳光,骂道:“你果然没有天德,这就把你杀了!”

    “姑奶奶,女侠饶命啊!”段天德磕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“饶了你也可以,你这就带我们去行宫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答应?”许千雪柳眉一竖,双眼一瞪。

    “答应,答应,小的这就带两位大侠前去除暴安良,董胖子这老匹夫禽兽不如,也该让他知道我段天德的厉害!”段天德一拍胸脯,豪气干云。

    不认识的,还以为他就是那江湖上的大侠而我,倒像是个替他背刀的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