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郿坞救女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五十章 郿坞救女

    段天德有些官威,倒也不费什么功夫,便在市集上找了三匹马,我们便前往城西十里地的董卓“安乐窝”。

    我边走边询问了一些情况,据段天德所说,董卓为人却是**极强,不仅夜夜去皇宫里祸害后宫嫔妃,还在在一个叫做郿坞的地方专门设立了“**窟”,选民间美貌女子二十岁以下、十五岁以上者八百人,充为婢妾。这郿坞,就是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个老东西怎么就那么大的心思,为了长期霸占女子随时行乐,竟将如此数量的女子掠到自己的**窟之中,骄奢淫逸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!”这段天德见风使舵倒是一把好手,说起董卓来真恨的牙痒痒。可这八百少女之中,还有不少是他抓来的。

    前行了一个多时辰,遇到了一条河拦路,一条颇为精致的小船停靠在案边。段天德翻身下马,给许千雪笑道:“姑奶奶,那郿坞在河的中央一座小岛上,只能靠这条船方能过去。说不得,还得委屈下姑奶奶,就说是我抓的měi nǚ,这样船家方不至生疑。”

    许千雪点点头。

    段天德便拿了绳子,轻轻将许千雪绑上了,这才耀武扬威起来,大声呼喝道:“你个臭娘们,快走!”便拿刀鞘推上一把,倒也不敢推的重了。

    靠近那船只,船上几个官兵跳下船来,笑道:“段天德,你小子在哪抓了一个这么美的妞来,要不先让哥几个在这船上尝尝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贾癞子,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,这妞可是大哥我费尽千辛万苦才寻到,献给董大人好升官发财的,把大人伺候的爽了,一不小心,指不定给我弄个校尉当当。董大人的女人你也敢碰?”

    那贾癞子嬉皮笑脸地笑道:“董大人女人那么多,可咱兄弟天天憋得慌,碰了一个,董大人他也不知道不是?”

    “憋得慌逛窑子去!”段天德大怒,“是不是处子之身董大人又不瞎!快滚,别碍着哥哥我财路!”

    贾癞子悻悻笑道:“这不就是开个玩笑,我还能真动董大人的měi nǚ。”接着他眼珠一转,道:“这位兄弟是?”

    “这是董大人特意从江湖上找的高手,要去看守郿坞的,像你这样的一百个也不是人的对手。”段天德道。

    我故意鼻孔朝天,看也不看他一眼。贾癞子却是笑颜逐开,道:“董大人亲自找的高手那自然是没错的,小弟看走了眼!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“开船吧。”我粗声粗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得令!”贾癞子便吩咐了船家,开船向那郿坞划去。当时初秋时分,河水中碧波荡漾,两岸皆是菊花,风景煞是好看。真应了那句:楚天千里清秋,水随天去秋无际。一群水鸭自在游过,掠起一圈波纹。

    看不多时,船只已经静静靠岸,贾癞子对我笑道:“这位爷,郿坞到了!”

    “哼,”我依旧冷着脸,下了船。刚下船,却只听到“扑通”一声,原来是段天德趁着贾癞子不备,一刀就把他刺了个透心凉,一脚踢入了水中。船夫刚要呼喊,也被他一步赶上,又一刀杀了,他怕行迹泄露,当真是心狠手辣!

    绳子本就绑的不紧,许千雪略一挣扎,便挣脱了束缚,紧接着也跳上岸来。段天德跟在后面,低头哈腰道:“这郿坞差不多有一百名官兵把守,两位大侠要行侠仗义,我就不过去了,我家中尚有八十岁老母,下有两岁的孩子嗷嗷待哺”

    “你也想和贾癞子一样下场?”许千雪冷着脸指了指水中。

    段天德顿时大惊失,苦着脸道:“姑奶奶,你让我干什么我便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当下我们三人便走进郿坞,倒有不少认识段天德,略一做说明,便进了里面。这园林里竟然十分广阔,水榭楼台,鸟鸣树丛,蝶舞花间,真个聚江山之灵气,别有江南的一片水韵。只不过见了那些姑娘,一个个愁眉苦脸,只是并不像传言中的不穿衣服,随时供董卓淫辱。

    “姑娘,像你打听一个人,一个叫李瓶儿的女子,可是也在这里?”走了几步,我们看到了一个姑娘,正坐在走廊边,许千雪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,一直往前走,第二个回廊口向左走,就是她的屋子了。”姑娘一见竟然有人来找人,虽然有些诧异,但也告诉了我们。

    我们顺着路找去,果然看到一个女子正在里面哭泣,果然眉清目秀,皮肤细腻,身材丰满。此时眼角含泪,却是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李瓶儿?”许千雪问道。

    女子一愣,道:“你们是?”

    “你娘托我们来找你,要带你回去。”许千雪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官兵抓我来了,回去会不会杀了我娘啊。”女子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你且宽心,我们和曹操大人有些交集,他自然会保护你们。”许千雪过去床边,抓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忽然,房门被猛地撞开,只见段天德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,许千雪正待发作,却只听段天德急道:“大大大事不好了,董卓来了!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正往这边来,跑是来不及了,快找个地方躲起来!”段天德道。

    “怕他作甚?”我怒道,“他可打不过我!”

    “少侠你是不知道啊,他身后还跟着吕布!”

    “我看还是躲躲吧”我一身锐气顿时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可房中就如此之大,又往何处可躲?听着脚步声临近,许千雪往床底下一指,道:“躲那里。”我俩一个箭步便藏了进去,拉下床帏。

    “我的美人,可想死我了!”门开开,董卓淫笑着走了进来。声音突然一断,董卓怒道:“咦,你怎么在这里?”却是问段天德的。

    “禀大人,小的知道大人要来,提前过来吩咐她好好伺候,万万不可像上次那样惹大人生气。”段天德道。

    “恩,你不错,有眼!好吧,现在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房门关上,看来是段天德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董卓笑道:“我的美人儿,你看这是什么,我从宫中皇妃手腕上摘下来的,赏你一对金镯子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人!”李瓶儿敛衽一礼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我呆在床底腿有些麻了,身躯一动,屠龙刀的刀鞘却是碰到了床板。

    “谁?”董卓警惕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哪有什么人?”李瓶儿笑道,“我闲的无事,养了一只猫。”

    董卓又侧耳听了一会,再无动静,便又狞笑道:“今个儿好好伺候,后面还有奖赏”

    我赶忙闭上眼睛。忽然一件暗器袭来,我伸手一抓,却是一件亵衣扔到了我的头上。

    床板之上,如潮起潮落。

    我俩人均是情窦初开,偶尔对望了一眼,却尴尬地互相看向别处。可这床板底下甚是狭我二人又不得不挤在一处,她吐气如兰,一阵肌肤的清香飘来,又是这肌肤接触,煞是要命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依稀闻到许千雪身上的淡淡幽香,我手臂有些麻了,微微一动,似乎便触碰到了她软软的腰肢。许千雪微微颤抖,双腮晕红,但却把身子靠在了我身上,我一时全身僵硬,连个手指头也没有了放出。只觉得一阵懊恼,怒气胜过了**,想我辈来到江湖行侠仗义,岂能躲在床板之下任由女子被恶人欺凌?真真岂有此理!

    就算是天王老子,我一刀在手,也要斗他一斗。

    于是,我悄然运气,手掌握住了屠龙宝刀,就要翻腾而出。可这时,一双柔软的小手却按住了我,只见她在地上写道:

    “小不忍,则乱大谋,救人要紧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吕布要果然在此,就冲他一戟打塌了明园园门,这份功力我确实难以匹敌。贸然出手,只能赔了我和许千雪的性命。可赔了我们性命不要紧,却也要搭上李瓶儿和这一众女子一条命了,她甘愿受辱始终隐忍不发,估计也是为此吧。可像吕布这种高手,又是如何投靠了董卓,和他沆瀣一气?

    我叹口气,倒也不再冲动了,心中倒是把董卓这淫贼及其祖宗骂了千万遍。暗暗发誓,他日一定要手刃了这奸贼!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