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曹操借刀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五十二章 曹操借刀

    到了王允府上,天已晚。酒已过三巡。侍从招待我们坐下,却看到满朝公卿都在此了。像那卢植、蔡邑、皇甫嵩等人,皆在座上。

    正好坐定,却听到王允忽然掩面大哭了起来,蔡邑和王允熟识,问道:“今日是司徒的生辰,却为何悲伤了起来?”

    王允道:“实不相瞒,今日并不是我的生辰,只不过想拉着各位大人来叙叙旧,又怕董卓见疑,所以只好用了这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却不知王大人有何事要瞒着董卓?”却是皇甫嵩问道。

    “众位大人今日在早朝上也看到了,越骑校尉伍孚袖中cáng dāo,要在朝上效仿那荆轲刺秦,没想到却被吕布那厮挡了下来,被拉至刑场上千刀万剐,十分惨烈!可怜忠臣良将,就这样被那奸贼给害死了!”

    我暗暗心惊,莫非这伍孚也是墨家门人,竟然如此大义凛然?

    只听得王允顿了顿,接着道:“当年高祖皇帝诛秦灭楚,方有今日之大汉天下。然而董卓一介匹夫,却仗着有几万兵马,欺主弄权,社稷危在旦夕!我大汉江山四百年,没想到却在今日葬于董卓之手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说的十分动人心魄,各位士族大臣也是悄悄抹着眼泪。只听得卢植将酒樽重重放在桌上,高声道:“我将召集旧部,来京勤王,绝不让这奸贼阴谋得逞!”

    “卢侍郎,这又谈何容易?当下天下大乱,黄金未除,各地诸侯各怀鬼胎,岂是我们这帮老臣说调动兵马就能调动的。况且,那董卓挟天子以令诸侯,谁又敢冒着大不韪的罪名,来京勤王啊?”皇甫嵩道。

    “哎,那你说怎么办?”卢植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”却听席间一人狂笑,不是别人,正是曹操。我大惊,也不知是受了何等刺激?

    王允大怒道:“你世代食朝廷俸禄,今日朝廷有难,你不死报国反而大笑,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曹操道:“各位大人,我所笑只不过是众人齐聚于此,彷徨无一计策能杀董卓,却只能像妇人一样在这痛哭流涕。曹操虽然不才,但作为汉臣当鞠躬尽瘁,愿明日刺杀董卓,将他的头颅悬挂在城门之上!”

    王允不信,盯着曹操看了半晌,问道:“孟德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“十常侍之乱时,我就劝何进不要发矫诏让诸侯进京,没想到他不听,结果不仅自己身死,更才有了董卓之祸。今时今日,曹操在董卓帐下听令,所为并非别事,乃是骗取这贼人的信任,好接近于他,伺机杀了那奸贼!今日既然诸公都有此意,时间成熟,明日我将冒险一试!”曹操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可帮得上什么忙吗?”皇甫嵩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闻王司徒家有两件宝物,一件是měi nǚ貂婵,这个自不必说另外一件是一把七星刀,愿司徒大人能割爱借给曹操,明日我将入相府去杀之,犹恐刀不够快也!”曹操道。

    “宝刀虽好,要配英雄!孟德果有此心,一把刀算得了什么?各位大人稍坐,我这就去取刀来。”王允说完,便离席去后堂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王允便拿来了宝刀,刀并不长,只有bǐ shǒu长短。上面嵌套着七颗宝石,闪闪发光。曹操拿到“嘿”的一声,切向桌角,如切豆腐,那桌角应声而落。

    “好刀!”曹操赞道。众人也都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既然假托为我祝寿,又有孟德愿意持刀去杀董卓,双喜临门。不妨让我府中歌姬为诸位大人舞一曲,可好?”王允道。

    众人齐声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王允击掌三声,音乐响起,众位女子轻移莲步,走了出来。舞步曼妙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本来就已经甚妙,却只见一穿粉女子突然在舞台中心出现,她脸上蒙着轻纱,纤腰轻轻,在众女子掌上跳起来舞来。虽然看不见脸,但一双妙目顾盼之间,却也是满堂生辉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就是貂蝉了。”曹操低声言道。

    却听蔡邑道:“好一个楚腰纤纤掌中轻的美人!我愿赋诗一首,以配舞姿。”众人都拍掌较好。却听蔡邑慢慢道:“青青河畔草,绵绵思远道。远道不可思,宿昔梦见之。梦见在我傍,忽觉在他乡。他乡各异县,辗转不相见。枯桑知天风,海水知天寒。入门各自媚,谁肯相为言。客从远方来,遗我双鲤鱼。呼儿烹鲤鱼,中有尺素书。长跪读素书,书中竟何如。上言加餐食,下言长相忆。”

    一诗既罢,琴声也骤然而停,众人大声喝彩。貂蝉敛衽一礼,道:“小女子多谢大人赠诗。”

    蔡邑哈哈大笑,道:“诗配美人,正如宝刀配英雄,两所相宜。”

    貂蝉又谢。

    众人吃了一回酒,夜已经深沉,怕董卓多疑询问,便都向王允告辞。我和曹操最后才走,王允拉着曹操的手道:“孟德,明日前去一定小心,我汉室能否中兴,全在你一人之手了!王允拜托了!”

    他深深鞠躬,曹操也慌忙还礼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回到曹府,我问道:“曹兄,你莫非明日真要去刺杀董卓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我们。”曹操狡诈笑道。

    “啥,我也要去吗?”我大惊。

    “要没你这样的高手前去,我敢去刺杀那老匹夫?你去了给我壮胆也好啊。”我一想此行确实凶险,便道:“好,你就是那荆轲,我便做一回秦舞阳!”

    曹操伸出大拇指道:“仗义!”

    我怕此事凶险,心想明日要是回不来可要做个准备。便先去找萧寒衣诉说,没想到他已经睡下了,我便去找许千雪,灯光仍未灭。我本想直接进去,但略一沉吟,又觉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十分不妥,正在犹豫,却听门“吱哑”一声开了,许千雪笑意盈盈,道:“原来是大哥哥,我还以为是哪个蟊贼呢,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脸上一红,便走了进去。她又煲了汤给我,显然这是在等我。

    “段哥哥你有事吗?”许千雪问道。

    我便把晚上赴宴,和要和曹操明日一起去刺杀董卓的事都说了。许千雪道:“这样直接去刺杀可不行,如果失败,那我们都会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那七星刀即是宝刀,如若刺杀时机不对,可拿出刀来献给董卓,就说是献刀,或有一线生机。”许千雪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聪明。”我夸道。

    “明日你尽管去,如果刺杀不成马上去东门,我到时在那里等你,我们一起远走高飞。”许千雪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却见她慢慢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,道:“段哥哥,我想做你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我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萧寒衣萧兄”

    “我知他对我好,可是,我并不喜欢他,而只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居无定所,也没多少银钱,跟着我只会让你受苦。”我语无伦次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,我只要你的人。你知道吗,当日在英雄会上,第一次见你我就认定你了,后来,我爹临终再把我托付给你,我心里其实十分欢喜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颇为感激,心想我一个穷小子,哪能值得她这样一个美丽的姑娘看中。当下感情激动,便轻轻把她搂在了怀里。道:“雪儿,你长得真好看,我也是喜欢你的”

    她幸福地笑了笑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蜡烛终于燃尽,夜朦胧,进入了无边的黑暗中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