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逃离京城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五十三章 逃离京城

    次日,曹操与我带了宝刀去见董卓。董卓自号“丞相”,那董府也就成了丞相府。

    一路上,我忽然想起一事,问起吕布为何投靠了董卓,曹操道:“那日温明园宴席之后,第二日丁原便起兵讨伐董卓,吕布是丁原的义子,为万人敌,猛不可挡,董卓看打不赢丁原,便对吕布许以重利,连赤兔马都送给了吕布。不料,吕布当即反水杀了丁原,从此投靠董卓,成了董卓的心腹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武艺高强,却没骨气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不忠不义之人,虽然武功高强,但终究成不了大事。”曹操不屑道。

    正说间,已经到了董卓府中,曹操是董府常客,下人们也都认识,也未通禀,便直接进到了内室之中。走在门口,董卓正和吕布说起郿坞被贼人放火,姑娘们都逃走了的事,见曹操进来,道:“孟德,你怎地现在才来?”

    原来董卓今日却是约了曹操谈事。曹操家世显赫,为人又机灵,自然讨得董卓欢心,一向比较受重用。

    “丞相,我的马羸弱,所以来得迟了,还请丞相恕罪。”曹操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虎将怎能无好马?”董卓谓吕布道:“我刚好有一批从西凉来的好马,你辛苦辛苦,去给孟德和这位少侠选两匹来。”

    吕布领命去了。

    董卓看向我道:“这位便是大战张让的段少侠吧?”

    “在下段大虎,见过丞相大人。”我也依着曹操礼数,抱拳向董卓问了个安。

    “不错,真是英雄出少年。”董卓道,“可想来朝廷谋个功名?”

    “多谢丞相栽培!我跟着曹校尉为朝廷出力,也是一样。”那是曹操的官职是校尉,我便如此说。

    “好,年轻人不骄不躁,后生可畏!”董卓大笑。

    又聊了一会儿,董卓太胖,久坐之下气喘吁吁,便边说着话,合衣倒在床上躺下了。隔了一会儿又觉得不舒服,面朝里睡了。

    曹操向我打个眼,我看住房门,他就要拿刀刺死董卓。不料董卓生性多疑,就怕别人趁他睡着行刺于他,在床内的墙面上却是安了一面铜镜,这时看到了曹操七星宝刀的宝石耀眼,马上惊醒,问道:“孟德你要干啥?”

    这时,我看到吕布已经进了内院,心中大急,曹操见到被董卓识破,却是沉吟不语,我约莫知道他的脾性,他定在思付这一刀到底是砍还是不砍。我便上前道:“禀告丞相,曹大人有一口家传宝刀,今天特意带来,献给丞相做防身之用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我这人外表老实,看上去又木讷,此种急智的谎言不像是我能编出来的,董卓一愣,便深信不疑,笑道:“孟德何必客气!既然如此,我便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见我如此说,便将刀献了上去。董卓拿在手中一看,果然珠光宝气,锋利异常。连声赞道:“果真好刀!”

    这时吕布进来道:“丞相,马匹已经为孟德兄和这位段兄弟挑选好了,还请一试脚力。”

    曹操再谢了董卓,便和我一起离开了董府。虽然我不懂马,但那马肌肉紧绷,马眼中精光四射,看那精气神就是好马无疑。

    我二人上马,曹操道:“段兄,今日真是多亏了你有急智,不然咱俩人头不保。”

    我羞赧一笑,道:“我哪有这样的急智,都是许千雪教我的。”

    曹操道:“原来如此,许姑娘果然聪慧过人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咱俩咋办?”

    “先回府再作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我两人并马刚回到曹府,曹操随便拿了些东西,却只听得楚总管来报:“公子,董卓又派人来召,当如何应付?”

    曹操道:“董贼果然起了疑心!楚总管,你回复使者,就说我马上就到丞相府。”

    又向我道:“京城是不能呆了,我将回归乡里,发矫诏,召天下诸侯兴兵共诛董卓。”

    “正该如此,董卓匹夫自是人人得而诛之!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快走!”曹操道。

    曹操与我,只带了几名家丁,楚总管身披白袍,紧跟在曹操之侧。曹操宅子离东门最近,记得许千雪给我说起,一旦事败便到东门汇合,我们便赶往东门。

    人未到,却听得厮杀之声大作,我赶紧拍马赶去,却见萧寒衣和许千雪两人犹如天仙下凡,正和守城官兵战在一处。

    许千雪见我们来了,大喊道:“段哥哥,他们要关城门,快拦住他们!”

    我二话不说,双腿一夹马肚子,从马背上腾空而起,一刀劈死了一名官兵,与守城官兵杀在一处,手起刀落,刀刀见血。一瞬间就将官兵杀了个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破城而出,却只见一匹马如离弦之箭,悠忽便到了跟前。那人威风凛凛,手持方天画戟,却不是吕布是谁?

    “人言人中吕布,马中赤兔,果然名不虚传!”却是那白袍总管楚离道。

    吕布道:“曹孟德,丞相待你不薄,却为何要造反?”

    “呸!他非我之君,我也非他之臣,何言造反?董卓弑君,又杀何太后,罪恶滔天,人人得而诛之!”曹操看吕布赶来,也知今日之事难以善了,当下脱口骂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今日你如能过得了我的方天画戟,我便敬你是个英雄。”吕布淡淡道。

    我大喝一声,跃马提刀便砍。我知他武艺厉害,所以一上来便使上了十成十的力,一刀“风断残云”卷起一阵罡风,横扫向吕布。吕布将方天画戟重重敦在地上,地面百米皆裂,我却一刀斩在了他的方天画戟上。

    我运起滚刀术,不待招数用竭,变扫为刺,向他胸口撞去。吕布拿起长戟,一戟挡在我的刀上,我虎口剧震,屠龙刀险些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“哼,刚入金刚境,也敢来战我!”吕布冷哼道。

    他连挡几招并不还手,原来只是看我境界,我听他如此说,料想便要反击了。果然,他并不见如何作势,一戟便当头劈下,我奋起长刀架住了他的长戟,却只听座下西凉骏马哀鸣一声,却是吃不住他的巨力,被震的跪了下来。我就地一滚,避开了他的长戟,又一刀挥向他的赤兔马马蹄。那赤兔马长嘶一声,跳起了三尺高,却是躲过了我的一刀。

    吕布也不追击,缓缓下马,站在城门口,道:“你刀法虽精,但不是我对手,现在回去见丞相,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做梦!”我怒骂一声,再次舞刀斩向吕布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吕布一抖长戟,抖出了几朵枪花,那枪花忽大忽并看不真切,向我面门刺来,我看不清他的招数,只得挥刀猛斩长剑,便向后退去。吕布跃起,一戟朝我落地处击落,这招煞是凶狠,正好是我旧力已竭,新力未生,我只得再退十步。却只见落地处却被一戟斩出了一道大坑来。

    那戟势犹未消,只见地面歪歪曲曲多出了一道长纹来,直延伸到我脚下。“小心!”却是那楚总管喊道。话音未落,他已经抽出一杆长枪来,猛然跃起,斩向长纹的中间,只听得一声轰然巨鸣,长纹断,楚总管也跃开了几尺,稳稳站在地上。我万万料想不到,原来他竟然是这么高的高手!

    当下我脚踏奇步,气沉丹田,看向吕布。今日之战,不是吕布死,就是我活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