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画眉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十八章 画眉

    夜色深沉,皓月当空。天空中白云流转,岁月如白驹过隙。我和赵云三人两马,却走得极为缓慢,公孙瓒仍旧昏迷不醒,但已无大碍,可总还是不能快马颠簸。他一人被驮在赵云的白马上,赵云则和我共骑一马。

    她吐气如兰,在我身后好像是睡着了。我平时第一次被女人从后面抱着,心中不仅没有觉得不耐烦,不知为何,反而觉得有一种甜蜜在心中流淌。

    也知道走了多久,终于看到了北平城。我们问守城士卒问明了将军府的去向,就一路不停留,将公孙瓒送到了门口,便打马离去了。

    当时东方已经发白,公鸡也鸣叫了起来。我们拍马出了城,两人走走停停,一路上也不忙着赶路。这一日,终于到了冀州地界,离常山也只有半天路程。赵云便趁着午间去酒楼吃饭的功夫,换上了女儿装,从一个容貌俊美的少年白袍将军,变成了一个邻家小妹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和我混的熟了,还是临近家乡,笑容也多了起来。一路上倒是也给我介绍了不少人土风物,我也便觉得不那么无聊了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赵村,村落里阡陌纵横,鸡犬相闻。赵云家在村尾,推门进去,赵云的爸妈正在柴房做饭,热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爹,娘,云儿回来了。”赵云啜泣着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真是云儿啊?”云父迎着光看着赵云,道,“快快起来!”

    三人这才抱头喜极而泣。我看着锅中烤着红薯,不由得食指大动,使劲咽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云母好像这才注意到我。

    “奥,这位是段大虎,江湖上有名的少年侠客。”赵云道。

    我这才抱拳道:“伯父伯母好,我叫段大虎,是赵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快进来坐。”云母甚是欢喜,拉着我的手瞧了又瞧,可我自己审视良久,好像除了我身后的大刀有些与众不同外,其余都很寻常。

    热腾腾的烤红薯和玉米榛子端了上来,我一路行来确实是饿了,于是一连吃了几大碗,云母好像是越看我越高兴,不停地劝我多吃点。那边赵云只是说了这些年的从师经历,我这时才知道,她原来师从左慈,是左慈的关门弟子。

    说完了这些,又说起了黄巾军大乱,陷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。云父倒是十分愤懑,一直教导让赵云报效家国,国家有难,匹夫有责,要保家卫国云云,看来赵家真把这个女儿当男人养的。

    “小虎啊,你今年多大啊?”

    “伯母,我今年十八。”

    “十八啊,真是年轻有为。小虎啊,那你家是什么地方的呀?”

    “我是长安的。”

    “长安好啊,天子都待过的地方。小虎啊,那你有无婚配啊?”

    “至今尚无婚配。”我刚吃了块红薯,有些噎着。

    “那就太好了。小虎啊,你看我们家小云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很好,武艺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人品相貌你看中不中啊?”

    “除了不太爱说话,其余的都挺好。”我斜眼看着赵云,她低头脸红着,更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小云啊,什么都好,就是小时候让我当男娃养,名字也起的像男人,做事情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子,还真怕她嫁不出去啊……”云父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我看也中,要不,这几日咱就把这门亲事给办了吧?”云母提议。

    “阿嚏!”我突然一阵寒意袭体,打了个很响亮的喷嚏,喷出了一口饭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看这小虎怎么还害臊了呢?”云母笑的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向赵云,她把头垂的更低了。难道,我就要和赵云成亲了?我脑中一团乱麻,这……不符合历史啊?

    吃罢晚饭,我把赵云拉到了小树林中,有些话不说明白,我这心憋的非跳出来不可。

    “俺可是直性子,你有话直说,到底想要干啥?”我怒气冲冲。

    “段兄,事到如今,你就从了吧。”赵云好似整暇,倒好像是我理亏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能逼良为娼啊?”我一时词穷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乐意?”

    “来的时候你可没说这个啊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凭你的胆量,还敢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非娶不可?”

    “非娶不可!”

    我头皮一阵发麻:“婚姻大事,怎可如此随意?”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随意。师傅断定我今年要成亲,而我马上要去从军,为了父母安心,也一定要成亲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是我?”她的理由我竟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刚好撞shàng mén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想那一日,斧头帮那些山贼才是刚好撞shàng mén来了。

    “想娶我……不,想让我娶你也行,得先问过我手中的大刀。”我师傅说过,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,就要靠刀来解决。

    “那小女子恭敬不如从命。”赵云盈盈一拜。

    忽然,我觉得眼前光芒闪动,没想到她说动手就动手。我慌忙后退,抽出大刀来凝神以战。赵云手持宝剑,似笑非笑地看着我,道:“段兄,那你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这种紧急时刻,我岂能手下留情?

    我虎吼一声,抡起大刀就和她大战起来。料想我刀法沉稳,她终究是女子,气力总不如我,果然,她并不和我刀剑相碰。但是她身法巧妙,如灵蝶飞舞一般,在我前后左右悠忽闪现,往往以不可能的角度向我杀来。我知不如她身法灵巧,和她游走必定吃亏,所以紧守门户,瞅着机会便递上一刀。

    可这赵云剑法竟十分了得,出招并无套路,最重要的是第一剑的角度和走势,她一剑既出,似乎连绵不绝,随后连绵几十招上百招都按照这一剑顺势而走,绝无停滞,却又觉得浑然天成,轻飘飘好似完全不费力一般。拼杀之中,我看她身法忽地一滞,似是脚下踩着了一根树枝,腰间破绽毕露。“好机会!”我大喝一声,一招“当机立断”,横斩向她的破绽,眼看赵云避无所避,却见她伸剑在我刀背上一搭,人如飞燕般掠起,一时间我头顶门户大开,但觉头上有千朵剑花,我竟无法闪避。原来,她只是故意卖个破绽给我,却让我上当。

    眼看那剑就要在我的大好头颅上钻个窟窿,我只得弃刀认输。赵云旋转一圈,姿势美妙,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我恨恨道,刚才只是我一时大意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便重新来过。”赵云盈盈一笑,“段兄,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剑刺到,这一招却是“弄玉chuī xiāo”,我迷迷糊糊中伸刀挡住,下一式却是“萧史乘龙”。这两式相辅相成,姿式曼妙,尤其“萧史乘龙”这一式,长剑矫夭飞舞,直如神龙破空一般,却又潇洒蕴藉,颇有仙气。相传春秋之时,秦穆公有女,小字弄玉,最爱chuī xiāo。有一青年男子萧史,乘龙而至,奏箫之技精妙入神,前来教弄玉chuī xiāo。秦穆公便将爱女许

    配他为妻。“乘龙快婿”这典故便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这故事中的绸缪之意,逍遥之乐,我却也是知道的。此时,剑舞之中见她身姿飘飘,唇红齿白,有着冰川遇春风的冰融之艳丽,让我有如梦幻之中。可刀法最重精神的集中,我这一分神,又被她刺到了咽喉之处。

    “段兄,承让了。”赵云敛衽一礼。

    我道:“认赌服输,我娶了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赵云“格格”一笑,道:“早就让你从了,这套天山冰河洗剑录剑法,世间并无多少人能抵挡,以后还说我欺负你不成?”

    其实,我哪有不想娶她,能娶到这样一个美貌如花又武功高强的娘子,那是我在终南山上想都不敢想的。只是,她显然有所图谋,并不只是单纯要我娶她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三日后,赵家请了乡绅父老,前来参加我和赵云的婚礼。赵云身披红妆,戴着红盖头,我则胸带红花,打扮了个油头粉面。村落里成亲本就简单,先是拜见了族长乡亲,又去祠堂里做了见证,这就算定下了。

    我和赵云找在一起,正不知如何是好,却只听族长大声唱道:

    “一拜天地!”

    “二拜父母!”

    “三拜乡亲!”

    和女子拜堂这事我从没经验,就像大姑娘一样扭捏了起来,糊里糊涂地就和赵云拜堂,又和乡亲们逐个敬了酒,我酒量本就不行,赵村土酿的包谷酒却是后味巨大无比,堪比“神仙醉”,我竟是脚步琅跄。

    到了此刻,我的心中却也是高兴的。虽然拜堂环节浑浑噩噩,心中却想着,这下终于光大门楣了,娶了三国名将赵云,到时候生个小全真教,也不辜负师傅下山时的殷殷重托。

    直至深夜,我才送完父老乡亲,回到洞房之中,只见床榻之上,赵云的红盖头还没揭起来,我傻笑几声,前去揭开了红盖头。烛光摇摆,赵云双腮殷红,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“娘子,**一刻值千金,我们……”我满脸淫笑,正要说“我们这就一起睡了吧”,忽见赵云手中竟然握着宝剑,吓的我下半句话竟是如何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的眉毛有些淡了,我来给你画画眉吧。”我改口柔声道。

    洞房中,我左手握着铜镜,右手轻拿眉笔,细致地为她画起了眉毛来。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