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力压管亥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五十五章 力压管亥

    打探到了如此消息,我们三人商议,当下应何去何从。可既然是要去找黄巾军主力,那前往北海应该是不错的。于是,我们计较已定,便打算第二日启程前往北海郡,当晚便在小镇留宿。小镇虽无客栈,但好在农家善良,也就收留了我等三人。

    第二题天刚亮,我们就在鸡鸣声中赶赴北海。好在距离北海并不远,只用了两天功夫就赶到了,果然见城门外黄巾军战旗林立,直似一片黄汪洋大海一般,看样子恐怕有几十万军马在此。

    通报了姓名,我们直接进入营帐去见管亥,刚进中军大帐,只见管亥坐在虎皮帅椅上,道:“来人,将这一众奸细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我愕然。却听许千雪道:“放肆!我看谁敢!”一众士兵看着管亥,倒是谁也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许千雪上前一步道:“管将军,你不认识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许姑娘,我自然是认识你的,可是这军中只认玄铁令,昨日已经有人持令来过,说你等三人投靠朝廷,如敢来找黄巾军,要我将你等三人拿下治罪,却不是我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我是农家掌门人许犯的女儿,我爹被朝廷所杀,当日你也在现场,我又怎会投靠朝廷?”许千雪气的粉脸煞白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事无常,持玄铁令者就是农家掌门,我也不得违抗掌门之令。来人,将他们拿下!”管亥再次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我们也只能拼了。”萧寒衣抽出长剑道。

    我抽出屠龙刀,与许千雪、萧寒衣呈掎角之势,刀光闪烁,士兵们也拿兵器,将我们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屠龙刀?”管亥双眼眯成一道缝,从帅位上惊起,大惊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屠龙刀!当日我爹说得明白,持此刀者便是两百万黄巾军首领,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?”许千雪道。

    管亥沉默良久,道:“话虽如此说,但当日屠龙刀的归属却并未有定论。”

    我知他如此之说,是因为英雄大会,擂台上胜负未分,便给张让来打乱了比武,屠龙刀的归属确实未分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管将军,我二人今日便在此比试一场,一决高下如何?”我扬声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管亥道。

    当下我们在士卒的拥簇下到了军中的演武场,管亥道:“拿我的刀来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两名士卒抬上来两把把紫金大kǎn dāo,我将屠龙刀交给许千雪保管,拿起其中一把刀来,掂了掂分量,和屠龙刀相当。我二人摆开阵势,周围众人退避开一个圈子来。

    管亥大喝一声,两把刀狠狠地相撞在了一起,却也互不相让,看来我二人力量上相差不远。一众黄巾军看得自己元帅与人比拼武艺,自然大声喝彩。

    我却暗中思付,当日英雄会上,我看得管亥与人打斗,他的五虎断门刀确实了得,以沉稳见长,倒与我的全真刀法颇有相似。以我当日的武艺,或许与他在伯仲之间,但我蒙墨家钜子传授长生诀内功,自然也不再怕他。

    当下,我便奋力出击,将那刀越舞越快,“当、当当”一下势大力沉的攻击令管亥不得不硬接,刚开始还好,但后来每接一刀管亥便退一步,我知他必然力怯而手臂发麻了,也不给他喘息之机,笼罩起一片刀幕将他笼罩其中,攻他所必救。这时,我与他又是一刀相撞,管亥又是退了一步,我挺刀一记直刺,他拿刀挡住面门,我奋力直推过去,这管亥也是十分了得,他退了两米,双脚在地下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脚印方才抵住。

    我趁他喘息未稳,便一刀当头劈下,管亥无奈,只得一招“举火燎天”挡住我的刀势,但我催动内力,似乎体内力量源源不绝,这一刀更是用了八分力,震的他虎口一麻,大刀掉落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我及时收招,一刀劈在了地上,直惊起火光四射,这才抱拳道:“管将军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管亥一脸狠,我正自担心他上来和我拼命,这么多黄巾军,我们三人六只拳头可真打不过如此之多的黄巾军,却见管亥大笑道:“少侠武功盖世,屠龙刀归你所有,管某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“管将军,那你是信了吗,我爹要这位段少侠统领黄巾军?”许千雪趁机说道。

    “信!如此少年英雄统领黄巾军,必然打败汉庭,直捣长安。”管亥哈哈大笑道,“走,去我的营帐喝酒!”

    几杯酒下肚,我的心便热乎了起来,问道:“管将军,此间之事如何啊?”

    管亥将酒杯重重一放,道:“江湖上都说孔融仁义,吾也知北海粮广,打算借一万石,即便退兵可这个老匹夫实在不明道理,道什么:吾乃大汉之臣,守大汉之地,岂有粮米与贼耶!惹我大怒,上马便于他的大将交战,没几回合,便将那大将斩于马下!我本欲趁势取他城池,那知这厮跑得比兔子都快,竟然退回了城中。这北海城坚固异常,我只得派兵重重围困,还不将他围死城中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围困,那朝廷来了援兵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管亥大笑道,“北方四州,除却那公孙瓒,还有谁敢与我一战,援军何来啊?”

    “如若城破,将军打算如何处置那些百姓?”却是萧寒衣问道,他是墨家弟子,向来以息争为己任。

    “这些匹夫不知好歹,竟然帮着官军守城,实在可气,城破之后,便是要将他们统统杀了!”管亥一碗酒下肚,笑道:“痛快,痛快!”

    我见萧寒衣面上变,想是要发作,便赶忙转移话题道:“可我听说近日北海城中来了一位白袍将军,十分勇猛,不知是谁?”

    “话说也是奇怪,突然就来了一位白脸汉子。那人枪法箭法甚是了得,那日突然单枪匹马闯入被我围困的北海城中,我猝不及防,竟然被他杀了多名兄弟。这些日子来。每日清晨还都出城来练习射,也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暗想,除了赵云谁还有这种武艺?

    便道:“管将军,明日我便前去会会他,看看是我的刀快,还是他的枪利!”

    管亥大喜,道:“如此甚好!有段兄弟如此刀法,想来那白脸将军不是对手,等我们拿下这小白脸,便一鼓作气攻入城中,大酒大肉,měi nǚ如云取之不尽!”

    我暗自心喜,明日就要见到赵云了。便端起碗来,道:“先敬管将军一碗!”

    酒后,我三人回到营帐之中,萧寒衣急道:“段兄,你明日真的要去向那白衣将军挑战?”

    “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这还有假?”我打个酒嗝。

    “看来北海城至今未破,全赖这位将军之功,如果你万一万一失手杀了他,那岂不是北海的百姓就要死于战火之中了?”萧寒衣道。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是那位将军杀了我啊,”我心中暗笑。

    “段兄别开玩笑了,除了我师傅这等样人来,谅那军中将军又不是武林豪侠,谁现在还能打得过你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我大笑道,“萧兄别担心,我请战去斗那白衣将军,并不是真的想与他厮杀,这其中却有一段缘故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何缘故?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萧兄,那人可能是我妻子奥,不,是我义结金兰的兄弟。”我酒后失言道。

    萧寒衣一愣,忙拉拉衣襟,道:“段兄,你莫非有那龙阳之癖?”

    “非也!非也!”我连忙摆手,道:“先睡觉,明日见了自然知晓。”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