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燕人张飞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五十七章 燕人张飞

    可是,太史慈不仅回来了,而且还回来的很快。十日之后,太史慈便回来了,据说还领了五百兵马。当斥候将这个消息报于管亥听的时候,管亥哈哈大笑,道:“我有三十万大军,他带着五百兵马来救北海?”众人一起大笑。

    “走,我亲自看看去!”大家笑完,管亥亲自披挂上阵,领兵前来迎敌。我这时臂伤早好,也随他出来观战。只见五百老弱病残军士之中,竖着一面不太大的旗帜,上面写着:“刘”,再看人群之中,一个红脸汉子卧蚕眉、丹凤眼,却不是关羽是谁?

    我暗付道:“这下可是坏了,原来刘关张三兄弟到了。”我从遥远的未来穿越而来,其他人不认识也就罢了,这三兄弟太有名,想认不出都难。

    “管兄”我正欲提醒管亥切勿轻敌,硬拼肯定是搞不过的,只见管亥看得太史慈,早已经恨得眼痒痒,忿怒直出。太史慈打算拍马上来大战管亥,却被关羽拉住了马,道:“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关羽提着他的青龙偃月刀,与管亥大战了起来。关羽那刀在手,玩的是花样百出,一会从头劈下,一会以内力催动长刀,那刀竟然旋转着砍向管亥,一会又是挥刀直斜掠,直把管亥打的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。

    我暗道一声庆幸,当日我刚下山大战关羽,他看来并未施展全力,不然我这颗项上人头早就进了枯坟,连个烧纸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两马相交,众军大喊。量管亥怎敌得关云长,数十合之间,青龙刀起,劈管亥于马下。关羽轻捻胡须,仰天哈哈大笑,洋洋自得,正是他的招牌动作。五百将士齐声呐喊,竟然要来驱兵掩杀。我一看这可不得了,倾巢之下岂有完卵?更何况,我可是黄巾军根正苗红的大元帅!

    刘备刚做完动员誓词,也不外乎那句:“敌将已死,随我杀进北海!”五百士兵发一声喊,正待冲锋,我却已经站在了阵前,叫道:“关将军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都停了下来。关羽回身看是我,也颇有印象,道:“原来是小兄弟你!”

    “关将军,今日战场上你我是敌非友,我再来向你讨教。”我横刀道。一众黄巾军本来看管亥被杀都吓破了胆,正待逃跑,却见我强出头,便留下来观看。

    “二二哥,和他道个鸟!我我来杀他!”那边关羽还没答话,却见敌阵中冲出一员虎将,身长八尺,豹头环眼,燕颔虎须,生若巨雷,势如奔马,向我冲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来将报上名来!”我大喝道,当然,我知他就是张飞。

    “在下燕燕人张飞!是也。”张飞道。我一听乐了,历史书上可没写张飞是个磕巴啊

    “阉人张飞?你啥时候成了太监的?”我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混混账!在下是燕燕人张飞,不是阉人张飞!”张飞怒道。

    “看刀!”我趁他不备,正自恼怒间,突然一刀朝他劈去。

    张飞虽然口齿有些不清,但动起武来却是绝不含糊,使一杆丈八蛇矛,枪法精奇。顿时间,只见矛影重重,似一个无底洞般朝我杀来,我挥刀左斩又砍,和他的长矛战在一处。斗至憨时,我双腿用力一夹马肚,身体悬空借力朝他猛砍下去。张飞举矛一格,我的宝刀竟然没有砍断他的长矛,看来这wǔ qì也非凡品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!”张飞大笑。

    一招“横扫千军”打我腿部,我身在半空无处借力,便又是一刀斩在他的矛上,接着反弹之力再度腾空,却又是一刀劈砍而下!张飞再次架住我的宝刀,这次大喊了一声:“起!”将我震退,我再度坐到马上。

    连日来我仔细琢磨马上作战技巧,已有小成,在马上与人比拼武艺,不外乎借助马力,更考验上身的力气,以及武功招数的精奇。我的刀法以实用为主,颇为符合三国战阵上的打法,力气本来不弱,后来又学习了长生诀,丹田之地开了一朵荷花,更感觉有使不完的力气。所以,与张飞一战也颇具雄心,看能不能胜上个一招半式。

    这时,我与张飞再度战了起来,两马相交,刀矛相撞,我感觉手臂仍然隐隐发麻,可还不是他的对手。约莫战了有个八十多个回合,张飞焦躁起来,只听得一声大吼,真震的我耳鼻惧裂,他便一矛向我当头劈下!

    “尼玛,一个磕巴也能练成狮子吼?”我眼前一片发白,双耳只有嗡鸣之声,只觉天晕地转,哪还有招架之力?

    还好双目仍能正常视物,只见左右两人前来架住了张飞的长矛,一个是太史慈,另外一个却持着双股剑,面向和蔼,一定就是刘备了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逐渐清醒了过来,只听得刘备道:“三弟,不可鲁莽,这位少年英雄是相助我们的,千万杀不得啊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也在一旁道:“是啊张兄,没有这位段兄弟的相助,我是万万逃生不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关羽亦道:“三弟,休得暴躁!这位小兄弟我认识。”

    一看这么多人为我求情,张飞却有些摸不着头脑:“你们你们都是反贼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三弟!不可胡言乱语。你虽是磕巴,但是话不能不说全了,让人误会。你是不是想说:既然他是反贼,那么我们为他求情是不是也是反贼?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,反贼中也有不是反贼的,谁说反贼他妈生的就一定是反贼,不是反贼他妈生的就一定不是反贼呢?同样的道理,在黄巾军中的也可能不是反贼,不在黄巾军中的也可能是反贼,是不是反贼,得要看他是不是怀着一颗反贼的心,岂能以貌取人,谁的脸上会写着反贼二字呢?”

    刘备在一旁絮絮叨叨,张飞点点头,一张黑脸却憋的通红。

    我抱拳道:“阁下可是刘皇叔?”

    刘备大喜,道:“少侠还知道世上还有个刘备?”

    “刘皇叔鼎鼎大名,我早已经如雷贯耳。”我客气道。心想:“我要不是穿越而来的有志青年,谁还能知道你是谁啊”

    却只听得刘备道:“说来说去,原来都是一家人。我看是这样,你们黄巾军也粮草不够吧,应该很多天没吃过肉了,我们这就一起前往北海城,由我做说客,我们冤家宜解不宜结,去好好吃孔北海一顿酒肉,就把这事了了,你看如何啊?”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,我和孔北海本有过一面之缘,也早就想去拜见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可这个黄巾军的事,你能做得了主吗?”刘备有些踌躇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可能不行,需还得再拉上一位朋友。”我高声喊道,“许过娘,请你和我一起到北海城中走一遭可好啊?”

    许千雪一笑如微风拂面,道:“既然刘皇叔有约,那我自当恭敬不如从命了!”

    这时,我只见张飞口水已经流了一地关羽拍拍张飞的肩膀,使了个眼,意思是让走。

    张飞过来和我并肩而行,却不说话。我没话找话道:“张大哥,听说你不仅武艺了得,还学得一手绣花的绝活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错!我我的戏水鸳鸯,就就像活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同时又能使矛,又能使那绣花针的,难道你也学过葵花宝典?”

    “不曾不曾学过。其实武艺都是相通的,能使矛,自然也就会绣花针。小兄弟你是不知,我在床上的武艺也十分了得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还要向张兄多多请教。”我抱拳一礼,赶紧结束了这段谈话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