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北海种田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五十八章 北海种田

    我们一行人浩浩汤汤进了北海城,百姓夹道欢迎,刘玄德三兄弟满脸含笑,抱拳答谢父老。远处几位老人跪地相迎,刘备看到了,赶忙慢跑几步,上前去扶了起来,百姓欢喜的泪流满面,刘备却也是哭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我看这个情势,倒不像是来打仗的,而像是来走亲戚的。“这个刘备倒挺会拉拢人心,”许千雪在我耳边悄悄说道。

    但我猜想,这城中百姓可不知道我就是那黄巾军的大头领,不然我有几条命今天也得丢在这。进城不远,孔融早就迎了出来,他一身朝廷文官装饰,倒也显得平易近人。刘备早就迎了上去,拜倒在地道:“平原相刘备参见郡守大人。”

    孔融早就扶了起来,道:“刘将军客气了,我早闻将军大名,今日有幸得见,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两人寒暄了一会儿,孔融又向我等众人拜谢,便吩咐安顿好兵士,带着我们径自进了郡守府。郡守府早已经结彩挂灯,大设宴席庆贺。

    刘备见孔融并不十分和我熟络,便起身道:“孔北海,这位段将军,乃是黄巾军的新任统帅,听说与大人乃是旧识,所以我自做主张,特意请来了北海城中,还请大人勿要责怪。”

    “贤弟说的这是什么话?大虎兄弟于我北海有恩,孔融一日不敢或忘。但不知段兄弟何以当上了黄巾军的统领?”孔融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。”我便简单把与黄巾军的渊源说了,其中说到农家之处,许千雪便自己做了说明,她口齿伶俐说的又十分动听,自然比我惊险百倍。这一路的故事我虽然口才不佳,但众人也都听得十分入神,遇到惊险处,张飞便睁大了铜铃似的双眼,遇到逢凶化吉,张飞就吃一碗酒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张让一个太监,竟然有如此武艺?”关羽不屑道,“他日一定比划比划。”

    孔融道:“段兄弟既然有如此奇遇,既然今日管亥已经伏诛,不知接下来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许千雪道:“目下尚无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现如今段兄弟做了黄巾军的大首领,那何不来我北海驻扎,我愿意给兄弟tí gòng五千石粮草,以解燃眉之急。且北海城有良田千顷,足够黄巾军未来物资之需。”孔融道。

    我还未答话,刘备却大笑道:“如此甚好!黄巾军本就出身百姓,实际上也是吃不饱才造反的,现孔北海愿意摒弃前嫌,两军联手,却是一桩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明明就是招安,刘备顾及我颜面,才说是两军联手,自古哪有官匪一家的道理?”我暗付道,现如今黄巾军群龙无首,又是一群乌合之众,真要去打仗估计也是打不过的,或有小胜可终难成大器,目前只有休养生息,在天下大乱前保留实力恐怕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我正欲给许千雪说下心中所想,只听她却问道:“孔大人,如若我等依附北海,那从今后是官是贼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官兵。”孔融肃然道。

    “如若朝廷不准,那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即日起即将禀报朝廷,朝廷准与不准,我孔融都一力承担!”

    “既然孔北海如此仁义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许千雪对我道,“段哥哥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我见她如此这般问我,自然是同意了。当下顺水推舟道:“既然如此,就依孔北海之议!”

    刘备举杯道:“如此大善!喝了杯中酒,大家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次日,刘备三兄弟告辞,回自己属地去了。孔融自是千恩万谢,少不了又把酒言欢一番。太史慈此间事了,也向孔融告辞,孔融苦苦挽留不住,赠送他了一些盘缠行李,太史慈也是坚辞不受。

    回营之后,我给黄巾军说明了厉害,言明以前造反是造朝廷的反,可现在朝廷已不知是谁的朝廷,天下诸侯并起,眼看天下大乱了,却又如何去造反?眼看军中已经缺粮,吃不饱肚子还造哪门子反,当今之计,唯有保存实力,他日浑水摸鱼,在这乱世之中打开一番局面才是正途。

    我说的口干舌燥,黄巾军一帮泥腿子出身,大字不认得几个,听得更是云里雾里。眼看大道理讲不通,我便用通俗易懂的语言道:“现下我们开个山头占山为王,抢钱抢粮抢女人,他日啥都不缺了,也去抢个皇帝老儿当当!”

    众黄巾军恍然大悟,点头称是,连赞我英明。倒有一大半答应随我去投靠孔融。那些不愿意投靠朝廷的,我也为他们发了盘缠,鼓励他们回乡娶妻生子。

    于是,画风突变,我从一个闯荡江湖的少侠刀客,成了黄巾军的一方将领。如若按照小说家的套路来,我的故事就从穿越文变成了种田文。

    话说这一步,便是分封官职。无规矩不成方圆,打仗跑得快,全靠将军带!以前管亥执掌黄巾军时,搞得七零八乱,领军的将领压根不知道自己手底下有哪些兵士,兵士更是除了管亥的话谁都不听,这又如何使得?

    当下,在萧寒衣的谋划下,我按照东汉军伍编制,设五人一伍,有伍长十人一什,有什长五十人一队,有队长百人一屯,有屯长五百人一曲,设军侯职位二曲为部,设别部司马军司马二部设营,编制为五千人,设都尉二营为军,设校尉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层层管辖,效率也提高不少。这帮泥腿子农民军根子里羡慕王侯将相,干得好的可以升官,自然也就有了个奔头。

    本来我是不要官职的,但无官职又如何领军,便自封了杂牌将军,叫做“虎威将军”,实际上我倒是想自封个“屯田将军”的,虽然这个外号没叫成,但倒是有不少人戏虐我为“段屯田”。萧寒衣博学多识,封为“军师”自是恰当不过,许千雪对天下大势一目了然,也被封为“军师”一职,萧寒衣在左,许千雪在右。我又发布招贤令,周仓、廖化等武林好手来投,也都分了官职做了校尉。

    至此,我左青龙,右白虎,老牛在腰间,神挡杀神否挡杀佛。

    封好了官职,便是要安排任务了,当前春分时分,主要任务是要农耕,此事便交给萧寒衣负责有了粮食还得再发展商业,有钱在手才能心中不乱,也不外乎去做些买卖生意,开几家酒馆、客栈、青楼之类,这些事还是交给女人负责靠谱,便分派给了许千雪。我自己则负责练兵,每日无事教教士卒武艺,吹吹牛以鼓舞士气。

    当然,发展点高科技装备是不可或缺的。于是发布招募通知,招募木匠前来组成木工坊,主要是制作攻城车之类的大型装备,以备他日之需另外大量招募铁匠,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打造上好的wǔ qì是不可获取的。

    闲暇之时,便去周边抢掠几个土匪的山寨,以资公用。如此,倒也发展的十分迅速,周边百姓都携家带口来投,版图不断扩大,北海景象从未如此繁荣过,孔融自是乐的合不上嘴。

    转眼间一年时间过去了,我日子过得安稳,每天好酒好肉吃的舒坦,也略胖了一些。这一日,我正找了一处温泉水泡澡,却听得使者来报,说道孔融找我有急事。

    我赶忙穿了衣服来见孔融,只见孔融激动的都有些手抖,对我道:“曹操发矫诏,要联合天下诸侯讨伐董卓。”

    “奥,那孔太守请便,我自会为您守卫好北海。”

    孔融看着我,眼神充满了戏谑,道:“这封诏书是发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我叹口气,“这曹操,真是不让人过几天安稳日子。这几日,我正谋划着娶个媳妇呢”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