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讨伐董卓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五十九章 讨伐董卓

    计议已定,兵法有云:“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”,我便开始着手筹备粮草。虽然这一年来我黄巾大军粮草也有些储备,但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,好在孔融十分慷慨,又赠送了我十万石粮草以资军用。

    军中一应事宜完备,总得有一人留下替我看护大军,萧寒衣此人严谨,又素有智谋,留他在军中镇守自然是恰当不过。我本欲想许千雪也留下的,路途辛苦带有女子也多有不便,但和女子视讲不了道理的,只得带她一同上路。当然,免不了萧寒衣千叮咛万嘱咐要多带衣物,路上多喝热水之类。许千雪都笑着一一答应下来,我只好假装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三声礼炮放罢,孔融携乡亲前来为我壮行,一碗酒下肚,我豪气顿生,便领着三万大军浩浩汤汤奔赴洛阳。廖化长得漂亮,不至于堕落了我军形象,便封他为前军先锋,领五千兵马先行周仓做事素来谨慎,便让他押运粮草。

    领兵打仗我自然是不会的,可事到如今,我只能秉承“功则赏,过必罚”这六字法则了。但带兵打仗这事比我练刀则要繁琐很多,一会士兵看上了一个黄花闺女,一会儿又有士卒之间一言不合竟然打斗起来,或者竟有邪教组织前来发放传单,要入它那教总之林林种种,不一而足。我当然也是焦头烂额,好在这支黄巾军大小将领素来当我是兄弟,又佩服我刀法了得,倒也没甚大事。

    行走半月有余,前方斥候来报,十八路诸侯已经来了十五路,就在前方扎营。我让人飞报曹操,又令中军打起大旗来,不外乎四面大纛,上书:“护卫汉室”“奉诏讨贼”、“虎威将军”、“段”,本来我这个“段”自觉得甚为突兀,便有将士献计,不如整个“虎落平阳”凑够四个字,被我大骂一通,没文化甚是可怕,这里又不是平阳城,而是“虎牢关”,倘若到了平阳城自然是我这个“大虎”更添威势,可到了这个虎牢关总不能叫做“虎落虎牢”吧?这个总是十分晦气。

    于是又有人建议我什么“东邪西毒”、“擎天一柱”、“秦皇后裔”之类的外号,也都被我全部否了,难登大雅之堂。想来死去,还是简单一个“段”自比较简单实用。

    大军正行处,忽然前方一声炮响,闪出一队人马来,当前出来一将军,留着断须,穿着红袍,贼眉鼠眼,却不是曹操是谁?

    我大喜,赶忙下马迎上前去,两兄弟抱头大笑了一番,江湖遇故人,正是人生得意事。我们互道别时情景,不一会儿便走到了中军大帐,几路诸侯见我兵强马壮,也是都来探望,“久仰久仰”、“闻名不如见面”之语说了不少,我也不禁有些飘飘然。

    这天下大势变得太快,想来也是许犯未曾料到的。目下,也只有董卓是“汉贼”了,黄巾军在这大半年间,洗白招安的不少,偌大个汉庭,倒是有一半诸侯兵马都是原来黄巾军的。我出身黄巾军,虽然不是太守职位,但也是朝廷认可的杂牌将军,根本没哪一位诸侯计较,大家也都半斤八两。倒是可惜了那枚执掌天下黄巾军将领的“玄铁令”,不知被谁盗了去,至今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那北平太守公孙瓒也来了,可这厮留了赵云为他镇守北平,竟然把我明媒正娶的娘子没有带来,我自然没有什么好脸。不过也好,赵云来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,总不能扑上去亲上一亲吧

    过了几日,远处的几镇诸侯也都到了,各自安营下寨,连接二百余里。曹操乃宰牛杀马,大会诸侯,共同商议进兵之策。太守王匡道:“今日奉诏讨贼,中兴汉室,必须要先立盟主,众人听他命令,然后进兵方能一战而胜!”

    于是,众人七嘴八舌,都议论起来。有推崇袁术的,也有觉得公孙瓒不错的,也有力荐马腾的,总之是不一而足。我吃了一块马肉,等他们说完,便高声道:“曹操是当世英雄,又曾刺杀董卓,敢为天下先!现下军中猛将如云,我推荐曹操为盟主。”

    当下便有几人响应,曹操笑着推辞,但偷偷给我伸了个大拇指。这小子,我岂能不知他的虚伪?

    但议来议去,还是袁绍呼声最高,他家族势力庞大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,倒是有几镇诸侯就是他袁家门生。当下,曹操道:“袁本初四世三公,门多故吏,汉朝名相的后裔,可以推为盟主。此战不仅是在战阵之中,更是在士族之间,以本初袁绍的字威望,当可号召士族共诛董卓!”

    袁绍再三推辞,可我看到他实意高兴的乐开了花,便不理这些虚伪之人,径自去吃马肉了。当下商量已定,众人请袁绍登祭坛祭天,袁绍拿着个竹简念道:“汉室不幸,皇纲失统。贼臣董卓,趁衅纵害,祸加至尊,虐流百姓。绍等惧社稷沦丧,纠合义兵,并赴国难。凡我同盟,齐心戮力,以致臣节,必无二志!”

    他放下书简,拔剑大声道:“有渝此盟,死于乱刀之下!皇天后土,祖宗明灵,今在此立誓,请实鉴之!”他说的言辞慷概,众人受他感召,均涕泗横流。于是,我们拿bǐ shǒu刺破指尖,将鲜血滴在碗中,歃血为盟。

    当下,任命长沙太守孙坚为前部,袁术为粮草官,其余众人为中卷,杀奔汜水关来。这汜水关过了便是虎牢关,再过去便是洛阳。董卓自然不敢怠慢,我们接斥候讯息,他派了骁骑校尉华雄来守关。

    大军人数众多缓缓前行,却不料正行之间,一名斥候来报:“济北相鲍信为国立功心切,前去汜水关挑战华雄,结果被华雄手起刀落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想着鲍信不自量力,袁绍等人虽然口上悲痛,内心却也不以为意。又过了几日,清晨时分袁绍擂鼓召集我等诸侯,众人大惊,赶忙前去营帐中开会。却听袁绍道:“前几日鲍信不听号令,擅自出击,被华雄杀了那是咎由自取可现如今,我刚接到孙坚来报,华雄趁夜偷袭,大败孙坚,挫动了我军的锐气,如之奈何啊?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。诸侯间深知孙坚威猛,手底下又有程普、黄盖、韩当等一众猛将,不想竟然惨败如斯。因此,当袁绍问起谁愿前去挑战时,十八路诸侯竟是无一人做声,还有几个胆小的托口去上厕所,竟溜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盟主,我愿前往!”我看无人挑战,心想我这刀多日不出鞘,再不动动手脚武艺怕已经荒废了。

    袁绍一看是我,大喜道:“段将军有万夫不当之勇,我是亲眼看过的,有你出马,则华雄可斩矣!”

    正说之间,忽然探子来报:“禀报主公,华雄引五百铁骑下关,用长杆挑着孙太守的头巾,来寨前大骂搦战!”

    “迎战!”袁绍命令道。

    等众人走出营帐,曹操拉住我道:“段兄,等会要战华雄,你切不可上阵就去厮杀。”

    “这却又是为何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阵前比将,自然要是从小将开始来,有一些小将想出头,自然要去打名将,如若胜了便是当世名将,万一输了也无甚大碍。可如你直接上阵去战名将,那自然有人觉得你是为了出风头,胜了被骂败了被骂更惨,因此万万不可强出头啊!如你等高手,压轴出场较为稳妥。”

    听曹操一席话,我恍然大悟,于是谢过了,便组织人手上阵去了。

    两军站定,我看阵前站着一人,身长九尺,虎背熊腰,豹头猿臂,应该就是华雄了。华雄骂道:“无知反贼,谁来送死!如果无人,我便回家去陪小娘子去也!”

    众将士大笑。

    袁绍怒道:“谁敢去战?”

    我还没答话,果然袁术背后转出一员猛将,道“小将愿往。”便拍马去迎上了华雄。我正待问曹操这人是谁,却不料话还未开口,只听得“哎呀”一声,猛将兄的头颅就已经落了地。我张大了口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太守韩馥道:“我有上将潘凤,可斩华雄!”

    袁绍急令出战,潘凤手提大斧去了。可过不多时,一通鼓还未打完,我定睛一看,潘凤的脑袋又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下众诸侯都傻了眼,有几人提议道,不若先后退五十里,再另作计较也有几人建议,也可先送几个měi nǚ过去,以骄其心,等华雄那厮手足疲软,方派人斩之。诸侯们用计如神,袁绍却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我却还记得,前几日歃血为盟时,众人慷概激昂大喊的口号:“赳赳武夫,共赴国难!”

    这才过了几日啊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