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青龙偃月刀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六十章 青龙偃月刀

    各镇诸侯正说的兴起,如果奇思妙想能shā rén,那华雄早已死了千百次。乱声之中,忽听得一声叹息,这声叹息声音不大,却沉重异常,众人看时,正是袁绍。

    “本初何故叹息啊?”曹操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,可惜!”袁绍又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却是有何叹息?”

    “倘若我的上将颜良、文丑二人有一人在此,一个华雄又有何惧?”袁绍道。我知他如此说法,显然是激将法,意思是虽有十八路诸侯,竟没有一人能比上他的上将。

    “袁公勿忧,我的大刀已饥渴难耐,这就去杀了他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袁绍大喜,令我出战。当时战鼓鸣响,号角吹起,我黄巾军三万将士齐声为我呐喊助威。

    曹操道:“且慢,我们喝了这杯酒,为段将军庆功!”

    当时天已冷,估计曹操怕我一时没huó dòng开手脚,上阵了吃亏。我道:“不着急,等我回来再喝酒不吃!”

    我正待上马去厮杀,却觉着一人拉住了我的衣襟,我回头一看,不是别人,正是关羽。

    “云长兄,你怎么也来了?”我喜道。

    “哎,来了几天了,我和大哥他们身份低微,哪能和你们诸侯比?”关羽道,“就刚才听说没人斩华雄,我挤上前来都花了大半个时辰呢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,果然关羽满头大汗,衣衫已经被撕扯的不像样子。

    “云长兄打算出手杀了华雄?”

    “恩,苦于没有机会。以前只道上阵杀敌,也能名动江湖。哪想到一身武艺无人举荐,也是报国无门呐!”

    我知他沮丧,便下马道:“我等江湖中人,论武艺我并非关兄对手。如关兄想要上阵,我有好马一匹,请关兄为我斩了华雄!”

    关羽感激不已,重重握了下我的手,眼眶湿润,独自拍马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各路诸侯都出来观战,却见并非我去战那华雄,而上去了一个红脸汉子,忙问其故。我故作深沉笑道:“杀鸡哪用牛刀,这是我手下一个马弓手,姓关名羽,看他如何杀敌!”

    诸侯们暗笑,都被我瞧在心里,料想他们知道我手下无将,自己又不敢去战华雄,只得派个马弓手去送死了事。

    这时,只听得鼓声大震,喊声大举,如天摧地塌,岳撼山崩,却只见关羽手持青龙偃月刀,二话不说冲向华雄,那华雄和他战了刚十个回合,关羽从马背上腾空而起,一刀光华灿烂,刀起处有巨龙盘旋而上,刀落时万物寂灭,再看那华雄时,一个惊惧的表情还未完全表露完,头颅便已经掉在了地上,像皮球一样被滚落很远。

    当时偌大个战场上万籁俱静,所有人都呆住了。也有一时没反应过来的,也有被关羽那惊天彻底的一刀吓傻的,隔了良久,全场才传来一阵轰天价的掌声。

    曹操大喜,把给我准备的那杯酒端给了关羽,道:“壮士,可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关羽抱拳道:“曹将军,记得!”

    “请喝酒!”

    关羽道:“这酒尚温。”

    于是,曹操和关羽并肩大笑起来。我佯怒道:“你俩小子完全当我不存在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这两人才共同敬了杯酒给我。这时,我斜眼看见袁术的白脸已经转成了青,可能是我手下一马弓手立了大功,显得他部将无能,自然心有恨意。

    袁绍却不生气,问道:“这位壮士现在何处效力?”

    我接过话道:“此乃关羽,他大哥叫刘备,三弟叫张飞,都乃当世豪杰。现如今,刘备任平原相。”

    刘备这才现身道:“备乃中山靖王之后,孝景皇帝阁下玄孙,刘雄之孙,刘弘之子也。”

    袁绍道:“既是汉室宗派,取坐来。”

    刘备坐下,张飞却大声吼道:“俺哥哥斩了华华华雄,不不此时杀入关去,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一边却是袁术怒道:“区区一个县令手下的武小卒,尚且互相谦让,你又是哪门子葱,敢在此处耀武扬威!给我乱棍打出帐去!”

    曹操忙劝道:“得功者赏,何计贵贱啊?”

    袁术冷哼道:“哼!既然你们只重一个县令,那我告退。”当下也不理袁绍挽留,气呼呼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斩了华雄,我看明日就攻打汜水关吧,我愿为先锋。”我转移话题道。

    “好,有劳段将军了!”袁绍道。

    当下各自回营,我便前去拜访刘备三兄弟。也算是故交,不想却在此地遇到。他们官职卑微,并无自己营帐,我便请了三人来我帐中做客。

    说起分别近况,刘备三兄弟不胜唏嘘。眼看汉室衰微,天下大乱,却无英雄用武之地。我虽然有意招揽,但这三兄弟是历史上出了名的不会屈居忍下,我也就不多此一举了。

    当下我向关羽请教起刀法来。自从学了长生诀,虽然自觉功力大进,但始终进境缓慢,和初入金刚境并无太大变化。

    “云长兄,看你武艺高强,不知道师傅是谁?”我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在下师傅乃是兵家传人,这些年来天下太平,所以也并未出世。”关羽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看来诸子百家中人隐匿多年,乱世之中,百家才又重新崛起。

    “墨家钜子曾对我言道,天下武功一品四境,分为天人陆地神仙、纵横、洞玄、金刚,看云长兄武艺,应该已经入了纵横境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关羽捻须笑道,“并没有,目前尚在洞玄境。尝听师傅言,天下武夫纵横,真正入境者仅有吕布一人。武道便是天道,天道有轮回,这天下也有各自气运,入了一个武夫入了纵横境,天下其他人便入不得了。当然,只有一个例外,除却了那天人境,纵横境更针对儒家,洞玄却是道家,金刚境便是佛家了,此三个门人,修到巅峰便是陆地神仙,不受此境界气运限制。”

    我暗自咂舌,这番理论却是第一次听说,看来这天下缭燎,苍生涂涂,我虽下了山,可江湖才入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这一年多来,我自觉境界始终徘徊不前,也不知道是何缘故啊?”

    “段兄弟少年奇才,年方二十便已稳坐金刚境,何谓徘徊不前啊?我等练刀之人,基本功自然非常重要,然而进了一品境,刀法便不再只是刀法,而是气象了。一方面靠悟,心领神会,方能提升境界另一方面却是战,实战经验丰富,便能一日千里,这两者不可或缺。”

    “关兄,那你的刀法靠悟多些还是战多些?”

    “两者兼而有之。”关羽道,“我三弟张飞日常绣花,原是悟洞玄之境界,何谓洞玄?便是一花一木一世界,于无声处听惊雷。我日常无事也和他切磋一番,各自领悟进境,当然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我好奇道:“关兄靠何为悟?”

    “关某熟读春秋,春秋百年中有大境界,只感觉刀法万千气象就在其中,这正是关某的修炼之道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果然各有各的门路,今日不听他说这一席话,便是修炼上八百年也是摸不着门槛。当下又诚恳拜谢了一番。

    关羽道:“武夫修行并无一定规律可循,每人皆有不同,万不可单纯仿照他人,若如此,则相当于牛配上了马面,不伦不类,这也算是误入歧途。如我们大哥,他并无入一品境界,但他修的乃是帝王之道,这乃是人间大道,亦能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于千里之外。”

    我刚想回去多买几本春秋看看,被他这么一提醒,方才惊出一身冷汗来。

    “云长兄,我这也没人陪我练练手,要不你陪我走几招?”89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