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洞玄纵横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六十一章 洞玄纵横

    关羽笑道:“并非是我不愿陪段兄弟切磋,实在是今日杀华雄,刀势已尽。此时和段兄弟练习,实在并无益处。况且旬日间吕布将至,他并非一般武夫,我等都要韬光养晦,以备来日和他一战。”

    他既这么说,想来实情如此,我也不勉强于他。于是叫了酒饭,一起享用了,便同三兄弟告别。他们这趟出来是随公孙瓒一起来此,自然也和公孙瓒驻军一起行动。

    第二日,流星探马来报,言道董卓发兵二十万,一路由李傕、郭汜率领,驻守汜水关另一路董卓亲自率领,领军十五万人,同李儒、吕布、樊稠、张济等人守虎牢关,吕布为前部先锋。

    这虎牢关离洛阳城只有五十里,如若攻打下来,则东汉帝都洛阳指日可下,因此极为重要。于是,袁绍分了我同王匡、乔瑁、袁遗、孙融、张扬等九路诸侯前往迎敌,实已分兵一半。等袁绍同曹操等诸侯拿下汜水关,便来一同大战董卓。

    却说我率领黄巾军刚到道关前安营下寨,却听到斥候飞报:“河内太守王匡因为到的早些,吕布前来搦战,河内名将方悦气不过,出战迎敌,结果不到五回合就被吕布斩于马下,因此王匡大败。”

    我暗付道:吕布骁勇,这天下虽大,恐无一人能敌他。若张让复生,或才可一战。

    等其余八路诸侯到齐,我等正在商议对策,却不料小校来报:“吕布搦战!”

    公孙瓒大怒道:“吕布这厮欺人太甚!让我去战他。”

    其余诸侯也都知吕布勇猛,担心公孙瓒有失,便都披挂上马。我远远望去,只见吕布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,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,身后背着弓箭,手持方天画戟,胯下骑着赤兔马。

    果然,公孙瓒尚未出马,杀出来一员虎将,却是太守张扬的部将穆顺,径直奔着吕布而去。我看他拿枪虚浮,冲杀之际无甚力气,就知道这兄弟死定了。刚想闭上双眼,就看到吕布顺手一戟,将穆顺刺于马下。孔融的部将武安国,这弟兄我是熟悉的,一起喝过几次酒,除了有点憨厚,人品甚是不错,大喊着摇动着铁锤飞马而出。

    “安国兄,快回来”我也顾不得人多,站在阵前大喊道。武安国的分量我是知道的,使得一双看似威猛无比的大铁锤,怕有二百来斤。可是只有我知道那铁锤里面都是空的,拿来吓人绰绰有余,与人厮杀那可是万分凶险。

    他听我召唤想要悬崖勒马已经来不及,战马已冲到吕布跟前,吕布看他铁锤巨大,倒也是心有顾虑,不敢和他硬碰硬,结果过了六七招,吕布一看这厮原来武艺平常,登时大怒,一戟劈向武安国左肩。

    我一看不好,赶忙匹马冲上,要救武安国回来。那料武安国根本不知吕布劈向他肩膀那一招是虚,但是一看吕布使了杀着,知道自己露了馅,也赶紧打马就跑,正好躲过了吕布正面一击,但吕布还是追赶上去,一戟砍断了他的右手。武安国的铁锤和右手都顾不得要了,没命似的逃向本阵。

    吕布哪能让他逃脱,随后赶来,正好被我迎上,我一刀横扫他胸前。吕布“咦”了一声,一看是我,道:“小兄弟,别来无恙啊!”

    我道:“吕将军,我知不是你对手,但战阵之上,却也无法逃避。今日你切勿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“好,看戟!”

    吕布挥舞方天画戟,戟未到,一阵罡风便划得我脸庞生疼。我打起精神,和他周旋起来,要想学那刀法精髓,就得以一个个强大对手做磨石,将刀意磨砺得无比精纯,才有望得了那刀道精髓。

    世间学刀、识刀、爱刀的刀客何止十万?

    有谁不想一刀斩去,连沧海都被惊起翻天巨浪,连鬼神仙佛都不可匹敌?!

    数次冲锋,我刀势锐意进取,竟然也不落下风。况且我身形本已十分魁梧,所乘骏马更是罕见雄骏,一时间战阵被马蹄践踏得泥浆暴溅,一人一马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但被吕布挡下了,也不知道是自负还是怎地,他并未动。

    大雨忽然瓢泼而下,我握刀的手已经因为用力而发白,马匹冲刺的姿势未变,我透过密密雨帘,几乎已经可以辨清吕布铠甲上的花纹,丝丝缕缕,雕刻得巧夺天工,仅是一眼瞥见,受吕布气势所阻,便觉得胸口气机凝滞。我压下心中杂念,怒喝一声,吐尽了心中浊气,借着骏马疾驰的充沛气势,劈出霸气绝伦的一刀。

    有了可配用此霸气一刀的人,便能使出这不可匹敌的一刀!

    雨幕瞬间被撕裂一般。雨点滴到了我的刀上,嗤嗤作响,化作一阵烟雾。

    我刀意正浓。

    吕布一戟接住了我的刀,刀顺着他的方天画戟滑向手腕,吕布伸手,竟然试图握住我精气神意俱是练刀生涯最巅峰的一刀。

    擦身而过。他未能抓住我的刀,我也未能伤他分豪。我是借足了天时地利才劈出这一刀,吕布却只是轻轻一戟,便化解了一切。

    斜刺里,一人手持丈八蛇矛突刺而至,吕布离马跃起,一刀看中蛇矛,张飞连人带马倒退几步。我只听得一阵骨骼寸寸断裂的震撼声响,张飞坐骑一招之间就被震死!

    “吃我一刀!”关羽拍马前来,青龙偃月刀带着无可匹敌的锐气,杀向吕布。

    刀身上有青龙隐现。

    刀意有春秋之大义!

    吕布方天画戟接住青龙偃月刀,猛地向上弹起,一戟挽起数朵剑花,刺向关羽胸膛。关羽连斩大刀,打向长戟,张飞一蛇矛杀向吕布背后。我则猛提马缰,马蹄扬起,再沉重踏下,将泥泞道路踩出了两个坑,我借势冲天而起,双手握刀劈向吕布头顶!

    吕布深吸一口,神情凝重。却凭长戟之力震退关羽,又低头堪堪避过张飞一矛,又速度奇快地一脚蹬在了张飞胸口。张飞闷哼一声,我的刀已经到了吕布头顶,他竟要用头顶借我屠龙宝刀?

    我正欲劈下,却忽然一只手托住了我的手腕,这刀便再也劈不下去。我身在空中,被他一甩,直跌落地上倒退十步,方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忽然,我方阵中,忽然撑起了把秀气的油纸伞。

    杀机重重中,这是一副不合时宜的婉约画面。

    撑伞的人是许千雪。她已杀机毕现,踏着泥浆而来这女子,最让人捉摸不透的是,每一次,如果战,必死战!

    “哎呀姑娘,这大雨天你就别出来遛狗了,这战场上的事,不是还有我这个大老爷们吗?”阵中窜出一人,正是刘备。只听得刘备啰啰嗦嗦道:“我二弟和三弟都打不过那厮,看来非我出马不可以取胜,姑娘你先回去等等,我不行了你再上。”

    刘备手持双股剑,向吕布冲杀而来。我本以为吕布一戟还不要了大汉皇叔的小命,却只见刘备一出手,关羽张飞皆出手,配合的竟然天衣无缝。我加入战团,也被一种莫名的气机牵引,威压之强大,竟是我前所未见!

    那边吕布也神凝重起来,竟然一戟之力不如一戟,好似被分去了力量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帝王之道!”吕布刚架开了张飞长矛,道,“来日再战,再决雌雄!”

    一声吆喝,赤兔马飞也似的就回归本阵去了。那边也不知谁喊了一嗓子:“吕布跑了,大伙儿杀呀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这声音,早都按捺不住,便大军一起杀了过去,直杀了个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。吕布本待回头再杀,一看张飞持着长矛如凶神恶煞一般,正要发起冲锋。

    “哎!”吕布叹道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吾乃燕人燕人张翼德是也!”张飞磕巴道。

    “唔,原来是个阉人,难怪如此厉害”

    吕布说完,头也不回的拍马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乃燕人不是阉人”

    张飞一人在雨中,追也不是,不追也不是。一颗彪悍的心无处安放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