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 百里奔袭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六十二章 百里奔袭

    吕布退军了。和他一同撤退的,还有董卓的二十万大军。随后,董卓宣布了一个惊天的决定:迁都长安。

    董卓的原话是:“汉东都洛阳,二百余年,气数已衰。吾观旺气实在长安,吾欲奉驾西幸。”当时就有大臣杨彪谏言了,说长安是个穷地方,冬天还有雾霾,荒废破落依旧,现如今连狗都嫌弃,去了如何生活?董卓大怒,又要shā rén,被一帮朝廷大臣劝住。

    临行前,董卓放了一把火,把二百年的东都洛阳烧了个一片焦土,也不理会小皇帝的哭劝,毁了刘氏的宗庙。更找一位民间摸金校尉胡八一的,把历代先皇墓穴盗了个一光二净。听民间传言,这胡八一进了墓穴马上就要开棺,刚点上蜡烛就被阴风吹灭,这在盗墓的这行中是大忌,可胡八一欲退而不可得,那董卓蛮横,汉代祖宗的阴风也阻挡不了董贼盗墓的决心。当然,从墓中挖出的宝贝可是不少。

    流星马急报各镇诸侯,董卓迁移洛阳人口百万,已经赶往长安。袁绍急令追赶,数十万大军杀奔洛阳。我所率领的黄巾军都是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帝都的,一听要去洛阳,都兴奋的睡不着觉,催促我赶快出发,好去看看大城市的景象。

    于是我二更造饭,三更便出发。走路上一看,前面孙坚的部队已经抢先一步,率先开拔,看来他的士卒比我们黄巾军还更没见过世面。

    行至天明,洛阳城已经遥遥在望。想我一年多前曾在此逍遥快活,可现如今火焰冲天,黑烟铺地,二三百里,不闻鸡犬人烟,我只得先吩咐了五千军士救火,又于荒地上屯住军马。过不多久,袁绍的盟主大旗缓缓到来,袁绍和曹操在洛阳原本都有府邸,两人对视一眼,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曹操道:“这董贼实在可恶,目前他迁移百姓西去,谅也走不多远。他士气低落,将士离心,现在正是追袭的好时机,一战可定乾坤!”

    袁绍沉默不语,众诸侯皆言不可轻动。曹操生气道:“说好的捍卫汉室,可现如今得了洛阳,你们却各有私心,皆为竖子,不足与谋!”

    “曹兄,我愿随你前去追击董卓,杀回我老家看看。”我大声道。

    曹操拍拍我道:“好兄弟!”

    于是,我领了五千黄巾军铁骑,曹操也领了五千兵马,更有夏侯惇、夏侯渊、曹仁、曹洪、李典、乐进等一班虎将,前去追击董卓。

    曹操路上与我言道:“董卓之所以迁都长安,主要为长安地势险要,有崤函之固。当年秦国据守长安,各诸侯数次围攻长安也未攻打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何为崤函之固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崤是指崤山,函呢是指函谷关。自古为险要的关隘。函谷东起崤山,故以并称。出自汉贾谊过秦论:秦孝公据崤函之固,拥雍州之地。”曹操解释道。

    我这才知晓,原来长安城还有很多山,终南山只是其中之一。追了一日夜,沿途皆是百姓的尸体,恶臭扑鼻,竟然长达百里。偶尔问得个活人,说道董卓沿途烧杀劫掠无恶不作,百姓们哭声哀嚎遍地,死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我心里叹道:“果然如张角所言,兴,百姓苦亡,百姓苦!”

    到达了荥阳地界,看两旁山势险要,曹操忽然勒马不前,对我道:“这里地势险要,恐怕有埋伏。”正说之间,斥候来报,前面发现了大批百姓。

    曹操很高兴,看来是真的追上了董卓。于是我们快马加鞭赶上前去,却有一彪人马拦住去路,为首一人正是吕布。曹操大骂道:“逆贼!你劫持天子,迁徙百姓,要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吕布道:“要战便站,哪来那么多废话!”

    我正欲擎刀大战吕布,曹操阵营中闪出一个汉子,却是夏侯惇。只见夏侯惇挺枪跃马,直取吕布。以前我从未见过曹操这批堂兄弟的武艺,却只见夏侯惇枪法严谨,气力不凡,武功当和我在伯仲之间。果然,只见这个夏侯惇刚战了六七个回合,拍马便回阵来了,去的时候气势不凡,回来时候竟是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当真是去也匆匆,来也匆匆。

    我军左侧忽然呐喊声大作,原来是董卓手下一个李傕的,率领兵马杀奔过来,却是夏侯渊领军敌住。右侧也杀来一彪人马,是董卓手下郭汜带队,曹仁又带队去和他厮杀。一时间我们进退无门,陷进了敌人的埋伏圈中。

    “曹兄,我去挡住吕布,你先走!”我大刀在手,呼喝一声杀向吕布。看着曹洪等人护送着曹操向后撤退而去。

    我知并非吕布对手,所以乱军之中和他只交战了几回合,便避开了他。我的刀法虽然和吕布不能比,但冲入敌兵之中却如虎入羊群,我挥舞大刀直如砍瓜切菜一般,霎时间便伤了不少人,我一看我所带来的黄巾将士寡不敌众,更是杀红了眼。

    忽然头顶罡风呼啸,我赶忙一刀架住,却见是吕布。吕布笑道:“段兄弟,今日可还打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对手。”我诚恳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便降了如何?”

    我沉思道:“本来我武艺不如你,也无甚政治立场,降了也便就降了。可投降你可以,降了董卓却是万万不行!”

    “却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董卓滥杀无辜,欺凌百姓,我段大虎出身贫贱,最见不得穷人受苦。所以,我前来讨伐董卓,是公仇也是私怨!”

    吕布漠然道:“既如此,那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愿放我走?”

    “其实天下诸侯,谁不是一般面目?曹操又如何,就是你心中的明君吗?吕布和你小兄弟无冤无仇,都是战场各为其主。你是江湖人,便回江湖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身处乱世,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,还请吕兄放过我的士卒们。”

    吕布道:“这个自然。”

    于是,我大喊道:“都住手!将士们别打了,能投降的就投降于吕布,留得青山在,不愁没柴烧!”

    我这一嗓用上了内力,顿时全场安静了下来。我喊道:“我并非吕将军对手,你们投降了吧。诸位,我们在此别过!”

    黄巾军纷纷弃了刀剑,跪地道:“段将军!”当然也有不少人喊我“段兄弟的”,可能是以为我所说的“别过”是要死的含义,我抹了把眼泪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一夹马往荥阳逃去。

    孙子兵法有云:“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”,想来效仿古人也不算丢人。

    我快马加鞭去寻曹操,沿途却尽是曹军尸首。我尽拣偏僻小道寻找,匹马找寻到天明,眼看曹操凶多吉少,正自沮丧,却见一条大河之中,一人背负着曹操正在涉水而行,水流喘急,曹洪每一步都走得艰辛。临得近些,一看却是小将曹洪。

    曹操肩膀上中了一箭,脸煞白,见了我勉强笑笑。

    这时,忽然听得大队人马奔来,曹洪脸变,道:“是董卓的走狗,荥阳太守徐荣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约莫有五百骑,就凭我和曹洪二人,自然是敌不过的。也不知为何,忽然豪气顿生,死就死了,也是为兄弟。向曹洪道:“曹兄弟,你背着大哥先走,我来挡住追兵!”

    曹洪一愣,也不说话,背起曹操就跑。

    我单刀匹马,拦在道中,大喝一声:“来将何人,将军我不杀无名之辈,速速报上名来!”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