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假婚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十九章 假婚

    人生有四大得意事:他乡遇故知,久旱逢甘露,洞房花烛夜,金榜提名时。然而,在这洞房花烛夜,夜半时分,我却只能拎了一桶冷水,赤着上身浇在头顶。

    因为,有点热。

    燥热。

    “段大哥,你是个好人,但我只想报效家国,国之不存,何以家为。却无意婚配,抱歉欺骗了你,对不住了。”赵云握着我画眉的手,安静说道。

    铜镜中,我俩身着红衣,胭脂尤未冷。

    “那你非和我成亲干吗?”我出离愤怒,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赵云虽是女儿身,但从军这一去不知还能否回来,家中父母年迈,恐今生难得一见了。因此,云不得不出此下策,完了二老的心愿。这只是一场假婚……只是,太对不起你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本就脸黑,此时更黑了。

    赵云站起身来,轻解罗裳,道:“段大哥,可既然我成了你的妻子,今夜我便把身子给了你,以后你不必对我负责的。我们……我们便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……”我一时竟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吻我。”她扑在我的身上,喃喃呓语。

    我只觉一张火热的唇黏上了我,舌头和我交织在了一起……

    我几乎是狂奔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夜晚星光温柔,我却不能如此要了她一个并不爱我的女人。

    得不到她的心,得到她的人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冰凉的井水让我猛地清醒了过来:我这个小道士,下山原本只是为了经历爱恨情仇吧。

    师傅,这可是你真正的用意?

    柴门轻开,赵云走了出来,从身后抱住了我。可我知道,她永远都是那样的桀骜不驯,冷艳无双。

    “出了这赵村,婚配之事就永不再提起了罢。可总有一天,你会真的爱上我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段大哥,如果你不嫌弃,赵云愿和你结为兄妹。从此一起闯荡江湖,报效朝廷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赵云道。她叫我一声大哥,显然是心意已决。

    “好,我段大虎今日就和赵云结为兄妹。”我心中气苦。

    我二人跪下,异口同声道:“段大虎、赵云二人愿结为兄妹,自此生死与共,祸福共当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。如有违背,乱箭穿身,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自此,我为大哥,赵云为小妹。

    结拜完,我顿觉的轻松了起来,这本就是一场闹剧,自己又何必当真。当下,我与赵云拿了酒,对着天上明月喝了起来人生总有一种滋味,入口猛烈,直灼心蚀骨,但后味却无比香醇。

    又在赵村呆了几日,这一日,族长突然来到,找到云父道:“现下黄巾反贼猖獗,辽西异族势力又趁火打劫,公孙瓒将军虽英勇反抗,但敌众我寡,又是两面夹击,北方各州郡眼看就要落入贼手。现在只能是组织乡勇自保,方才能不被贼人侵害。”

    云父道:“保家卫国,匹夫有责,我虽已年迈,但仍然能上阵杀敌。”

    我在一旁听的可笑:这年头,忠君爱国的思想竟如此泛滥,老朽上了战场却要如何杀敌?

    “爹,上阵杀敌岂用你,女儿上阵就好了。”赵云出外打猎,刚好回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是个女儿身啊?”族长怀疑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女儿身就不能上阵杀敌?赵云虽是女儿身,但江湖侠客古已有之,且看我白马长枪,去解黄巾之围。”

    族长仍然怀疑,我拉开架势,大声说道:“族长,你看我这把刀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,是个绿林好汉。”族长捻须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左青龙,右白虎,老牛在腰间。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。”我舞着长刀道,“可是,我不是赵云的对手,赵云单枪匹马都救过公孙瓒将军哩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此事?”族长大惊,也不知道是我的大刀一直在他眼前晃让他吃惊,还是真的惊着了。但我来了几日,也知道在当地村民看来,公孙瓒将军就如天神一般。我便把赵云受孔北海嘱托运粮,又在北平救出公孙瓒的事迹说了,族长震惊的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须臾,赵云换上了男人装,果然英姿勃发,再也不复女儿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!”族长鼓掌道,“如此甚好。那就由赵云领着乡勇,为地方分忧吧!”

    几日后,赵云与我拜别二老,就领着乡勇前往冀州。这支乡勇部队,也不过二百多号人,有孩子也有老人,行进过程中,赵云倒是边走边操练了一些基本的阵法和用枪的武艺,所以走的极为缓慢。

    我护送这支队伍到达冀州,便算是完成了使命。这一日,我找到赵云,道:“愚兄下山本只是想闯荡江湖,无意于战场厮杀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我们就此别过吧。”

    赵云知我终究是放不下婚姻之事,见面也常有尴尬,她做事向来爽快,便道:“大哥你保重,我们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。他日江湖上有缘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保重!”我骑着我的黄骠马,便离开了这支乡勇队,前路坎坷,偌大个江湖早已让我习惯了漂泊,也就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   我漫无目的地行走,心情低沉,终日以酒为乐。这一日,我正在官道上行走,忽然北风凌厉,天空中乌云密布,过不多时,便下起了小雪来。

    往年的今日,我早已烧好了木炭,在终南山上躲在炕头瑟瑟发抖了起来。那时,师傅总会熬上一锅热腾腾的姜汤,日子虽然清苦,但也觉得有滋有味。只有今年冬天,留我一个人独自在外了。思付至此,竟格外惆怅。

    忽然,有两匹马匆匆从我身边奔了过去。“让开!”一个独眼的汉子朝我吼道,我料想别人是有急事,便赶紧勒马停在了路边。那两人头也不回,飞驰而去了。

    又走一会儿,又是两匹马路过,他们奔跑的极快,冰天雪地里忽然马失前蹄,要跪倒在地,我只见那汉子忽地从马背上倒了下去,看来是凶多吉少,却见他双脚踏地,伸出右手轻轻一托,便将马失了足的前蹄托了起来,他自己又稳稳地上了马背,奔驰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功夫!”我不禁赞叹道。果然江湖上奇人异士众多,行走江湖还是要多学多看。

    却不料,走了一会儿,又是两匹马飞驰而过,都是行色匆匆。我骑着劣马慢慢行走,马上就要走到前面的镇甸,却又是两匹马过去了。却只见一匹马踩到了卖炭老翁的竹筐,他也不说话,扔了几枚铜钱就走了。

    我这一路醒来,不料半日功夫,竟然有六对江湖人士向前方奔去。他们大多背负兵刃,样貌凶恶,又身着奇装异服,一看就是江湖同道中人。

    “莫非前方有什么武林大事?”我正揣摩间,却只见又有两匹马来了,我定睛一看,来的这两人却是认得的,原来是“玄冥二老”到了。

    我拦在路中,老远作揖道:“两位前辈,在下是段大虎。”

    他二人勒住了马,惊诧道:“原来是段兄弟,不知道为何却在此处啊?”

    我见近处就有个茶舍,就招呼道:“两位前辈一路辛苦,喝杯茶再走如何?”

    瘦头陀高一苇道:“赶了半晌路,也确实饥渴了,如此打扰小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下了马,将马拴在了拴马桩上,随我进了茶舍。茶小二甚有眼色,一看生意shàng mén,早已沏好了热茶,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两位前辈行色匆匆,是要赶往何处啊?”我这才问道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那矮头陀褚一南点点头,高一苇才道:“小兄弟,看你初入江湖,给你说说也无妨。这几日江湖上盛传,那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的屠龙宝刀,就在黄巾军的手中。前几日,黄巾军广发英雄帖,号召天下武林人士前往冀州英雄谷聚会,听说那屠龙刀便在黄巾军手中,如果哪位英雄有缘,便将屠龙刀相赠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声傻笑,心道:“这屠龙刀不是侠客笔记中的说辞吗?有道是武林至尊,宝刀屠龙,号令天下,莫敢不从。难道这屠龙刀竟然是真实存在的?”

    诸一南见我哂笑,以为是不屑,冷脸道:“莫非少侠以为我们是在开玩笑?”

    我赶忙收敛笑容,认真抱拳道:“不敢。在下初出江湖,也想见见大世面,不知两位前辈能否带小可一道前去啊?”

    “恩,带上你去见见世面也好,但需事事听我们吩咐,不可鲁莽行事。”高一苇道,“还有一天路程,门口那匹黄骠马是你的吧?一看就是一匹劣马。如若跟不上我们,我们可不会等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明白了。两位前辈,我今日上午已经看到了几对江湖侠士路过了,莫非都是为了这件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们以为自己已经赶在了前面,竟然还有更快的?”诸一南失色道:“快走,莫让他人占了先机!”

    两人放下茶杯,一个轻跃便抢出了茶舍,骏马长嘶一声,向着英雄谷狂奔而去。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