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章 追杀孙坚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六十四章 追杀孙坚

    我的伤并未全好,便被曹操从床榻上拖了起来。我只得换上粗布衣衫,身背屠龙宝刀,前去抢夺传国玉玺。

    此行甚是机密,不得被其它诸侯知晓,恐节外生枝。不能带军队随行,只有我和许千雪两人。便安排了其余黄巾军先回北海,当然我殷殷叮嘱,没我在的日子,只可喝酒赌钱,切莫欺男霸女,坏了我的气运!

    几位黄巾军的头领看我和许千雪一起,又要下江南,贱兮兮地以为我要去度蜜月,当然被我义正言辞地骂了一顿:“尼玛有看过和měi nǚ度蜜月还背着大刀的不?”

    曹操为我挑选了两匹好马,我饱食一顿,便风驰电掣前往江东而去。追了几日,刚到江边,却听到前方喊人声喧哗,一看就是有黑帮在此火拼。

    我跃马前去,却见得正是孙坚队伍。只听得孙坚问道:“蒯越,你为何领兵截住我的去路?”

    那位叫蒯越的将领道:“你既为汉臣,为何私自藏匿传国之宝?”

    这不是在说传国玉玺吗?我当下便凝耳倾听,谁料孙坚这厮脾气火爆,也不说话,便令黄盖出马,去战蒯越。那蒯越却不出战,边上冲出一员将军,和黄盖大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人是荆州的水军统领蔡瑁。”许千雪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你看那面旗帜上不是写着呢吗?”我一看果然如此。一般将军出战都只写姓氏,哪有姓名全挂在旗帜上的,看来这蔡瑁十分自恋。不过,看向场中,那蔡瑁果然长的很是帅气,身长八尺,玉树临风,江东人物果然俊美非凡。

    两人斗了几十回合,却见黄盖一鞭打中了蔡瑁铠甲的护目镜上,蔡瑁大骇,逃回了本阵之中。孙坚趁势便要渡河回江东,又听得山背后金鼓齐鸣,大纛上写着一个大大的“刘”字,看来是刘表亲自到了。

    孙坚只得驻马施礼道:“景升刘表的字何故信袁绍之言,相逼邻郡?”

    那刘表我是书上读过的,写有不少文章,为荆襄之地的著名名士,还和其余七个才子称为“江夏八俊”。我见了他,直接叫了声“好”,长得可比我帅多了,一看就是“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”的人物。

    只听刘表道:“孙坚兄弟,你为何要私藏传国玉玺,难道是要造反吗?”

    孙坚看他兵多,发誓道:“我若有此物,必教我死于刀箭之下!”

    刘表道:“你要让我相信,将随军的一应行李,让我搜搜看。”

    “刘表你欺人太甚!”孙坚大怒。身后几员大将冲杀上去,就要杀了刘表。刘表马上就退,孙坚带人冲了上去,可不料山后伏兵尽出,将孙坚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我给许千雪使个眼:此时不浑水摸鱼,更待何时?

    正待双方杀得性起,我忽然大喝一声,跳将出来,杀向蔡瑁。却为何杀向蔡瑁,却是许千雪的主意,她眼尖,看到孙坚身上并无任何行李,而那孙坚的左膀右臂程普,身上却一直背着一个行囊,看来那边是传国玉玺无疑!而如此这般杀过去抢夺,恐一时难以得手,便打个马虎眼,看似向蔡瑁攻击,实际上却是找个机会抢了程普的包袱。

    我虚张声势,连连大喝,气势如虹,却并不伤他。眼看蔡瑁就要立个大功,却不料从哪杀出来我这个瘟神,蔡瑁左冲右突,始终逃不开我的刀影。那边孙坚一看来了帮手,胆气立壮,大开大阖,指挥兵士左冲右突。

    许千雪慢慢移动到程普身边,趁他不注意,却是一记峨眉刺挑上了他的包袱,程普大惊,和另一员将军韩当朝许千雪杀去,欲要抢夺包袱。许千雪身法轻盈,却也不是他二人的对手,

    当下喊道:“哥哥,接住!”

    我腾空而起,接住了包袱,当下连使杀着逼退官兵,道:“走!”

    许千雪跟着我跳出圈子,我二人朝着大山之后跑去。孙坚和刘表面面相觑,都命令道:“追!”当下几千人的队伍追着我们,中间还夹杂着几句粗言鄙语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“有种你别跑!”

    “有人抢劫!”

    “快给我放狗啊!”

    “休跑,吃老子一刀”

    我当然不可能站住,也不可能不跑,他们当我傻,我却不能自误。听他们越是喊,我便逃的越快,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忽然前方出现一个道人,我差点撞在他的身上,堪堪避开正要继续奔跑,突觉得肩上一空,我的包袱却不知如何到了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牛鼻子老道,快还给我!”我大怒。

    “好,好!”老道脸带微笑。可他嘴里说着好,却并不还给我,反而两晃三晃之间,离我越远了,悠忽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这时刘表和孙坚等人也追了上来,我等面面相觑。螳螂捕蝉怎料黄雀在后,还是黄盖反应较快,大喊一声:“快追啊!”

    我等众人才反应过来,于是,大伙一声喊,又朝着老道消失的地方追去。只是,这个追人的大军中,我本是被追之人,却也加入了追人的行列。前一刻一帮弟兄还在骂我,此刻还有人跟我后面,为我鼓劲道:“好汉快跑,追上那个老贼!”真是风云变幻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我虽不会轻功,但身有内力气息绵长,也有些长力。但如此这般奔跑下来,估计连我的内衣都能拧出水来,我吐出了舌头,扶在树上大口喘息。往身后一看,已经有不少人躺在地上,像一只只哈巴狗。

    许千雪也停在我身边喘息,我骂道:“这从哪来的牛鼻子,怎地跑的恁快?”

    “这人是个高手,要是遇到了,可要小心。”许千雪道。

    我也不敢多歇,鼓一口气又向前追去,天涯海角,还不信追不上这个牛鼻子老道。追着追着,前方豁然开朗,却是山清水秀,一处庭院亭亭玉立,曲径通幽。路牌上写着几个大字:“水镜山庄”。

    我略一沉思,现已口渴难耐,进去歇歇脚,遇到个爱施舍的主人,讨口水喝也好。计议已定,便朝着里面走去。走不多步,却见一个青年书生正愁眉苦脸,坐在池塘边发呆,想来便是此间主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有礼了,我冒昧来到此处,想讨碗水喝,不知贤主人肯施舍否?”我文绉绉的说完了这句话,还咬了几次舌头。

    那公子蓦然惊醒,道:“缸中有水,壮士请自便。”

    我本以为他要像萧寒衣那般文绉绉大说特说一通,不料却是这么简单一句话,真是合我胃口。我看到池塘边果然有口水缸,一片竹子伸在里面,水流不息。想来是引的山上清泉之水。我大喝了几口,腹中饱满,心情甚好。却听那公子连连叹气,像是有什么难解之事,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便问道:

    “不知公子为何在此处惆怅?”

    “哎,我非观鱼,乃有所思。”

    我一拍胸脯道:“公子有何难处,不妨说出来听听,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?”

    “告诉壮士也无妨。有一女子比我聪明百倍,我欲娶她为妻,可她言道需要出一道题让她回答不出,才能答应于我。可我苦思百日,日日都去尝试,始终都被她轻而易举破解,这又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我听罢也傻了眼,竟然有如此变态的条件,我天生愚笨,看来是帮不上忙了。正欲安慰他几句,便去赶路,却忽然见中间房子里出来一个老道,须发皆白,面容清庸,看去竟有几分鹤骨仙风,得道高人的模样,却不是抢我包袱的牛鼻子又是谁?

    我怒从心中起,恶向胆边生,当下抽出大刀,大喝一声道:

    “贼子休走,吃我一刀!”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