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水镜先生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六十五章 水镜先生

    我疾跑几步,一个饿虎扑食,当头就是一刀。没想到那老道反应迟钝,竟然来不及闪避,眼看我的一刀就要把他砍得死无全尸。我暗叫一声“糟糕”,却也已经无法收回宝刀,只得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也不知他使了何种身法,我眼前一花,便失去了老道的身影,我一刀砍在空气中,差点没闪了腰。心下大怒,瞅住了他的方位,便又一刀朝他砍去,如此这般砍了有三四十刀,竟然没有一刀砍中,真真大白天见了鬼!

    这时刘表、孙坚等人也都赶到了跟前,看我如此砍法,也都是心下骇然,默不作声。我终于没了力气,气喘吁吁,又跑到缸中喝了几瓢水,只见那书生仍然坐在塘边唉声叹气,倒似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无关。

    我也无暇理会他,跑回了场中。只听得孙坚朗声道:“阁下高人,却不知为何要抢夺在下的包袱?”

    那牛鼻子道:“既然包袱是你的,你可知里面装有何物?”

    孙坚一时语噎,总不能当着众rén miàn说这就是传国玉玺吧。当下铁青了脸,冷哼了一声,却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却见刘表做了一揖,一派名士风范,道:“这包袱中乃是皇家之物,还请仙长奉还在下。”

    牛鼻子又道:“这天下已经无主,却哪里还有皇家之物?”

    刘表隐约有些愤怒,但仍然彬彬有礼道:“这天下姓刘,率土之滨莫非王土,却又何谈无主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”,那道人大笑道:“我本以为江夏八俊之一的刘表是个人物,不料却如此迂腐不堪。”

    刘表怒道:“还请阁下指教!”

    “自古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,秦统一六国,但多造杀孽,历二世而亡。汉历时四百余年,气数耗尽,虽姜尚之才难以回天。方有今日之风云突变,诸侯并起,非人力所能挽回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谬论了!这江山气数本是虚妄之说,如何可信得?”刘表问道。

    道人从怀中掏出一块方物,打开黄锦丝绸,正是那传国玉玺,道:“你们观此印,无非是权力巅峰,人间至尊的象征。而我观此印,却紫气环绕,内藏有天下气运。可这天下因一印而有一主,着实太无生趣,因此,今日我便亲手毁了它。”

    只见他将玉玺托在右手之中,也不见有如何动作,从他指缝中却流出金砂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孙坚持刀跃上,连劈几刀。他刀法本不如我,我劈不中牛鼻子老道,他自然更是不行。

    刘表大喊道:“仙长手下留情啊!”也抢上,一时间众将齐上,乱刀砍向老道。老道左手挥动拂尘,道:“起!”

    却是鱼塘之水汹涌而出,撞向围攻众人,被撞者如大锤捶兄,面苍白。就这么一耽搁,道人手中玉玺化作一片细沙,早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你你”刘表为之气结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玉玺本就是镜中花,水中月,又何必当真呐?”道士笑道。

    刘表忽地想起一人,道:“你是水镜先生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正是水镜。”老道道。

    刘表肃然起敬,道:“听闻先生悟得上下五百年天机,为当世仙人,既然毁了传国玉玺,我等也无话可说。但先生可否见教一二?”

    “哪能悟得什么天机,都是些山野村夫的谬赞。”

    刘表作揖,坚持道:“请仙长教诲。”孙坚等人本是不信的,看刘表如何恭敬,也都抱拳低首,听这故弄玄虚的老道如何说法。

    水镜先生又大笑道: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却是不愿意说其他了,刘表无法,也不再勉强。孙坚见等了半天却来了这个结果,他自能忍受,手下将领黄盖却大怒道:“你这个老叟却也太不讲理,平白无故毁了传国玉玺,说起话来又如此疯疯癫癫,今日你不给个说法,我们便拆了你这个水镜庄!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道:“天下三分,有你江东一席。但打江山易,守江山却难呐!”

    孙坚脸上阴晴不定,欲待再问,但水镜先生已经不理他了。我沉默半晌,这时早已经按捺不住,大声道:“你个牛鼻子臭道士,抢了我的东西,被我人赃俱获,你得赔我!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苦着脸道:“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莫非还想赖账?”我大怒。想当年终南山上,这种不要脸的老道士太多了,还不是人前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,人后却恨不得把香客的钱袋全倒进自己口袋。

    “乱世之中分三国,你本是三国书外之人,又何必对此等小事耿耿于怀?”水镜先生道。

    “甭想忽悠我!为了追你,我刚才步子迈得太大,差点闪着了蛋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我便告诉你一个秘密可好。”水镜道。

    “先说来听听,看看有没有用。”我抱刀并不理他。

    水镜附耳和我说了一席话,听得我脸大变。惊道:“你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一副仙风道骨,哈哈大笑,竟独自进屋去了。这时许千雪不知何时已经在我身旁,问道:“他和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喃喃说不出话来,只得胡诌道:“他说,我家米缸里的米又满了”

    许千雪瞪我一眼道:“这也是秘密?”

    “哎,这是个大秘密啊!”我叹气道。

    刘表和孙坚等人一个个唉声叹气,最后还都是散了。我也无处可去,便往水镜庄的青石板上一躺,道:“牛鼻子老道毁了我的玉玺,咱吃完饭再走!”

    许千雪愕然。

    那书生忽然凑过来,道:“这位壮士,我的老师刚才和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?”我不耐烦地道。

    “他有没有说天下三分,谁将一统天下?”书生锲而不舍。

    “说了,”我翻个白眼,“可我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无妨。”书生莫名喜道,“我有一事相求,请兄台和我去走一趟,做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,我饿了。”说着,我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“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兄台何以如此健忘?”

    这书生看似魂不守舍,却好似什么都逃不过他的法眼,我无奈,道:“说吧,去哪?”

    “这庄园之外,有一处茅舍,乃是我心爱的姑娘的居所。我终于想到了问题,或许我的老师都不知道。这次,她一定不知道dá àn。”书生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能促成你们的姻缘,我也算积福行善了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愿意前去吗?”书生又问许千雪。

    许千雪听我说了前因后果,道:“你猜我是去还是不去?”

    书生道:“这问题属于诡辩,乃是法家学说,误人子弟啊。”

    许千雪还是跟着我们去了。行了几里路,满园桃花之中果然隐着一座茅舍,十分清新素雅。门口几盆花,却都修剪的格外雅致。

    书生在门口叫道:“黄姑娘,我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门“吱哑”一声开了,走出来一位身材高挑的妙龄女郎,面上却带着娃娃miàn jù,不过看她步伐形态,应当也是一位大美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又想出了什么问题可以难倒我?”没人轻声道,嗓音也是十分悦耳动听。

    书生得意道:“此番你绝对猜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便知。”

    “乱世中这天下三分,本是天地运数。可我如入蜀拜相,你猜我能否逆天改命,一统天下?”

    我本以为这书生想出了什么绝世好问题,原来竟然是这个模棱两可的问题,真让我大跌眼镜。他问的本是未来之事,谁又能料得?况且逆天改命又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却见那美人沉吟许久,道:“我不知。”

    书生哈哈大笑道:“终于被我赢了一回!”

    美人沉吟道:“诸葛亮,问答之说只是戏谈,你要娶我,我便嫁你。可你也不必为了这个问题牵绊你一生。”

    那书生道:“百日之中,我只有这个问题难倒了你,或许,这便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书生模样的人,却怎么也想不通,这人竟然就是那个神一样的存在:诸葛孔明!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