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诸葛孔明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六十六章 诸葛孔明

    当下,姑娘邀请我们进了茅屋,屋内一应用具朴素,墙上却挂着九宫之图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只知你姓黄,但不知芳名如何?”诸葛亮道。

    我暗付古代人真是混乱,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也爱的死去活来,真是让人难以琢磨。

    “我叫黄阿丑。”那姑娘沏好了一壶茶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阿丑姑娘,和你相伴一生,亮此生无憾矣。”诸葛亮道。

    “黄姑娘,你为啥总是戴着个miàn jù?”我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天生丑陋,不得见人,所以不得不用miàn jù遮丑,倒让公子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姑娘身形苗条,婀娜多姿,细腰一搦,甚是娇美,体态轻盈,姿式飘逸,断断不会丑的。”我几乎用光了所有溢美之辞,那边许千雪仍然嘴角含笑,但眼神冰冷,我赶忙喝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黄阿丑问向诸葛亮。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姑娘淡雅宜人,风姿嫣然,如这清茶,沁人心脾。在诸葛亮心中已然是最美,至于容貌如何,我其实并不放在心上。只是不知姑娘心意如何?”

    黄阿丑面戴miàn jù,看不出喜乐,而是拿出一方宣纸来,写道:“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?”

    诸葛亮大喜道:“感谢姑娘抬爱,我这就回家置办礼物,娶姑娘过门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我等江湖儿女,何必拘泥于繁文缛节?”黄阿丑道:“既然今日来了,那就今日拜堂成亲可好?”

    我和诸葛亮相顾愕然,只听得许千雪道:“黄姐姐真是奇女子,做事绝不拖泥带水,才智都很高呢!”

    “这”诸葛亮犹豫不定。

    “莫非你愿意?”黄阿丑道。

    “阿丑姑娘,我只是怕委屈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委不委屈,只有我心知,你又如何知晓?”

    “恩,姑娘说的对,诸葛亮拘泥世俗,总是落了下风。”

    我早已经听的不耐烦,这时站起道:“天已经不早了,我们终究还是要收拾收拾的,今日我们就不走了,就在此处喝杯喜酒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如此有劳兄台。”

    于是,许千雪去周边摘了不少鲜花,黄阿丑亲自插花,她重视花枝的美妙姿态和精神风韵,喜用素雅高洁的花材,造型时讲究线条飘逸自然,构图多为不对称均衡,利用不多的花枝,通过宾主、虚实、刚柔、疏密的对比与配合,轻描淡写,清雅绝俗,以体现大自然中固有的和谐美,悉心追求诗情画意,不一会儿,就将一间陋室布置的清新脱俗。

    我去河边挑来了几桶水,又劈柴生火,晚上总是要大吃一顿的。诸葛亮挽起袖口,自己做起饭来,只见他做菜极有章法,一步步井井有条,看来也是个好厨子。我赞叹道:“诸葛兄,听闻你智谋无双,擅长带兵打仗,却不料也做得一手好菜。”

    一片烟雾缭绕中,诸葛亮揭开锅盖,随口道:“治大国如烹小鲜,一通百通,又有何难?”

    眨眼间到了晚上,我们点上喜烛,便同桌共饮起来。

    “诸葛先生,你这做的是什么菜?”许千雪拿起一只银盆问道。

    只见银盆中两只细瓷碗,放着两样小菜。诸葛亮道:“今日既是我和阿丑大婚的日子,所以免不了要多一些喜庆,这里一碗是桂花白木耳百年好合汤,另一碗是四片糯米嵌糖幸福美满藕。”

    许千雪道:“妙,妙!真是巧夺天工。”我暗自咋舌,平日里吃个菜,竟然也这么多富贵的讲究。

    黄阿丑夹起一块虾仁道:“这样菜好是清香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这道菜名叫茭白虾仁,在鱼虾肉食之中混以花瓣鲜果,颜既美,自别有天然清香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许千雪和黄阿丑二人又不断问起菜名,什么“龙井茶叶鸡丁”、“长江蜜饯”、“糖醋小排”之类,都是我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黄阿丑道:“谢谢两位少侠见证我二人婚礼,小女子敬你们一杯。”

    她说是敬我们一杯,却是拿起了一个酒坛,拍开封泥,花香扑鼻。我等四人一人一坛,便喝了起来。酒味醇厚,入口却有三分桃花香味,我看到酒瓶上写着三个字:“桃花酿”。

    “好酒,好酒!”诸葛亮笑道,“喝了这坛酒,娘子,我们便算成亲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拜天地,就想娶我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拜天地。”诸葛亮站起来,扶着阿丑姑娘,两人在课堂跪定。诸葛亮道:“今日,我二人在此拜天地,诸葛亮娶阿丑姑娘为妻,从此敬她、爱她、一生忠于她,无论她容颜苍老、身患疾病,我诸葛亮在此起誓,绝不负她!”

    黄阿丑道:“天地为证:今生有郎君诸葛,海枯石烂,此生永不相负!”

    两人跪下磕了几个头,就算完成了婚礼,诸葛亮扶起阿丑,两人相拥一起,自有风光无限。

    “现在拜堂成亲了,阿丑姑娘,你的miàn jù总要拿了下来吧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阿丑点点头,道:“你们稍坐,我梳洗一下马上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和雪儿又敬了诸葛亮几杯,诸葛亮却总是看向内室,盼着阿丑出来。

    过了不短的时间,里面走出来一个姑娘,清丽秀雅,容极美,淡雅宜人,风致嫣然,一双妙目明净澄澈,在黑夜中炯炯生光,雪白晶莹的鹅蛋脸上有一个小酒窝,脸红时颜若玫瑰,端庄中透着几分女儿家的娇羞柔嫩,一身青衫的她,秀美而又恬静。那自然是一个极美的姑娘。

    诸葛亮把筷子掉在了地下,痴痴望着,竟然是痴了。

    阿丑敛衽一礼,道:“夫君,小女子便将这一生教父给你了,请你细心呵护,多加关照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这才正道:“娘子,夫君也要请你多多关照了。”

    许千雪抚掌笑道:“江湖儿女,这场婚礼却是出彩!阿丑姐姐,你可是十分漂亮呢。”

    阿丑一笑道:“阿丑是我的小名,我的大名叫做黄月英。”

    叙完了礼数,便都坐下吃酒。黄月英便不再喝酒,而是不停地为我们斟酒,显然一副温柔贤淑的模样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我便假装醉酒道:“诸葛兄,天已晚,我也有些困了,你便早些入洞房去吧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执子之手,刚要走进洞房门,却听得黄月英说道:“夫君聪明绝顶,又博览天下群书,可要想入得洞房,还得要让我考上一考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请出题目。”诸葛亮道。

    黄月英推shàng mén,打趣道:“酒醉只在花前坐。这便是我的上联,请夫君赐下联一副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脸苍白,愣在了当地,原来,竟然是对它不出。于是,我们三人如热锅上的蚂蚁,想着这幅对联该怎么破,如此过了半个时辰,还未有下联出来,我着急,诸葛亮更急。只是他喝了酒,此时竟然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我发牢骚道:“诸葛兄,你怎么是个笨蛋,这与历史不符啊!美人在榻,怎能让你如此慢慢悠悠?”说着,我便拾起一枚石子,丢在了水缸之中。

    诸葛亮眼前一亮,道:“有了,有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走到房门前,轻叩房门道:“娘子,下联是酒醒还来花下眠。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黄月英笑颜如花,却是脸若玫瑰,丰神秀雅。诸葛亮大喜过望,走入了闺房中去。

    蜡烛熄灭。桃花林中,夜风吹拂过面,花香温柔,情意绵绵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