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逍遥游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六十七章 逍遥游

    第二天日上三竿,诸葛亮夫妇还未起,看来昨夜浓情蜜意,洞房一夜煞是受用。我又练了一个时辰刀,只听得屋内一声长长的呵欠,诸葛亮慢慢吟诵道:“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。草堂春睡足,窗外日迟迟。”

    屋门打开,诸葛亮衣衫不整,笑着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我之后,诸葛亮一愣,道:“兄台还没走?”

    我不由得气结,骂道:“刚给你娶上媳妇就要赶我走?我偏不走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兄台误会了。这天下大乱,如你这等会武艺之人,哪有闲情逸致陪我在这桃花林中,逍遥自在?”

    我心想也是: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!你师傅武功厉害,他毁了我的玉玺又不赔,我拿他没办法,总得住下吃喝回来。”我抱刀坐下。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我正要回去见老师,不如我们同去,我替你讨个说法?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我心想有他出头,他那个老师总不能忽悠弟子。

    带上娇妻,诸葛亮打声呼哨,一头青牛飞奔而至。诸葛亮道:“娘子,请上牛。”

    我看得羡慕,道:“不然你再叫一头牛来,我让雪儿姑娘也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坐,脏死了。”许千雪娇嗔道。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牛没有了,就这一头。”原来,他昨天将青牛放走,独自行走于山林,青牛伴他日久,有了灵性。这时一打唿哨才会跟来。

    我们行了几步,也不见诸葛亮如何加快步伐,醉汉般行走了几步,却是赶上了一只秋蝉,轻轻捏住,恰好在它撞上一只蛛网前挡下。诸葛亮低头弯腰走过蛛网,这才松开双指,放生那只秋蝉。

    其实这蝉由幼虫羽化为成虫后,寿命最多不过三月,生死又有何妨?可诸葛亮还是救下了它,没有任何理由。只是做了件再顺其自然不过的小事。

    黄月英骑在牛上笑道:“这便是你修的天道?”

    诸葛亮笑笑,道:“我纵横一派自春秋战国道现在,延续千年。何谓纵横,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,天道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道,顺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武功?”我这才反省过来,他捉秋蝉的步法,十分轻盈怪异。

    诸葛亮摇摇头道:“约莫是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忽悠我,那你刚才的步法是啥?”

    “这是逍遥游,是师傅从道家典籍中悟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轻功不错,不行了你教教我?”我觍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诸葛亮一顿道:“可我却不知道怎么教你这事,你还是得找我师傅。”

    我恨不得马上把他打扁在当道,幸好已经看到了“水镜山庄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老道士手捏莲花指,正在打坐。诸葛亮和黄月英跪地拜倒:“先生,我和娘子月英给你老人家请安。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扶起他两人道: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这牛鼻子老道莫非只会说好?”我高声道。

    “约莫还会些其它的。”水镜道,“比如逍遥游。”

    我大惊,这牛鼻子老道果真有些道行,我们说些什么他竟然都知道。

    水镜道:“你们都过来吧,我们一起坐。”说着,他在一处石桌边坐下,我们也都过去坐下。

    “这玉玺是碎了,庙堂之上,只怕汉庭江山不保。我将这庙堂气运悉数转入了江湖,这四百多年来,庙堂独尊儒术,天下太平了太久,江湖也就死气沉沉了多久。无趣啊,无趣!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太平,百姓安居乐业不好吗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,不好。天下太平的太久了,对老百姓也未必好。庙堂气运衰而不竭,天下百姓更苦,不如我推倒江山,重新来过。这偌大个江湖,有了气运,就好比龙临深渊,贩夫走卒皆都有了机会,岂不是更好?我想要的,是一个不确定的江湖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今日为何要说这些?”诸葛亮问道。

    “孔明,你跟了我这么多年,现在时机一到,也该去江湖历练去了。你的师弟司马懿,两年前就已经下了山,我纵横家一门,就看你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既然你能料上下五百年事,何必给学生指点一个明路?”

    “我作书写这三国,可写书的并非我一人。你和司马懿各负气运,就看各自造化了。当然,也不瞒你,我也姓司马,当然更偏心一些,这气运我更偏向司马懿。你两人素来不和,他也并不如你,如果将来你两人争夺天下,胜负尚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师指点!”诸葛亮道,“chéng rén在人岂在天,气数便是人心,人心所向,我便所向披靡。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道:“好,但愿你勿忘今日之言。”

    他又转向我道:“段少侠,你的师傅或许也为编写三国这气数之人呐,只是他藏的太深,我看不见他,他当也未必能见我。你既然来了,就安心住下吧。”

    我这人只擅舞刀,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可不对我的胃口,听他说起我师傅,我心中哂笑:“就我师傅那个德行,也能跟你快成仙的人比?这纵横家果然就是个大忽悠的门派,万万相信不得!”

    但是我也还是问道:“这三国之中,我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想如何便如何。你不是书中人,但又知书中事,有趣,有趣!”

    他已经两次说我不是书中人,却也不知道书和现实有何关系。想来是侠客笔记小说看多了,才有些疯癫之语,我也不去理会他。

    便道:“水镜先生,你传了诸葛亮逍遥游,可否也传我一门轻功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本知逍遥游,又何必我传你逍遥游?”水镜笑道。

    “刀法我是学过的,轻功可是不会,闯荡江湖吃亏。”我也不瞒他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你便静坐,闭上双眼。”他吩咐道。

    我便打了个坐,闭上双眼,只觉得他将手按在我的头顶,一阵温热气息从百会穴而下,游走全身经脉,暖洋洋的甚是舒服。

    我竟然睡着了

    待我醒来,口水流了一地,水镜正在笑嘻嘻的看着我。我脸上一红,道:“刚才还做了个chūn mèng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无妨。庄周梦蝶,神游千里之外,方悟得逍遥游。chūn mèng也逍遥,少侠心无旁骛,确是百年难遇之练武奇才!你便起来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我将信将疑,运一口气,猛地向上一蹿,却拔地三米之高。气机收敛,却掉了下去,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逍遥游?”

    “少侠,你体内本就有道家的长生诀,如今再加上这逍遥游,可谓一脉相承,日后前途必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”他传我武功,我便尊称他一声:“我打不过关羽,也打不过吕布,如果要再练刀,当如何练法?”

    水镜略一沉吟道:“这水镜山庄之外有一处瀑布,名曰千竹海,如你能去瀑布练刀,刀劈断瀑布流水,自然受益匪浅。”

    我又谢了,问道:“如果能刀断瀑布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水镜道:“还是打不过吕布”

    我无言。“不知牛鼻子你是何境界?”

    “我大约便是别人口中的陆地神仙吧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笑道:“好了,说了这么多,也该是你们离去的时候了。无要紧事,不要来找我。我这一梦,也想做个千年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道:“先生,这天下已乱,你既已有了凡心,恐怕这梦是如何都睡不着的吧?”

    水镜先生抚掌笑道:“不错,不错!你竟是我知己。孔明这辈子最大的福分,就是娶了你这个媳妇。”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