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断瀑刀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六十八章 断瀑刀

    诸葛亮和黄月英两人去过二人世界去了。自此归隐山林,不问庙堂和江湖之事。临别之时,我大笔一挥,送了一首诗给他们:

    “桃花坞裏桃花庵,桃花庵裏桃花仙。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折花枝当酒钱。”

    这诗当然非我所作,字迹也是歪歪扭扭,可两人非常喜欢。当下也不多停留,问明路径,和许千雪一起,去那“千竹海”练刀。

    眼看到了千竹海,越是走近,瀑布击石声愈烈,扑面而来的清冷水气,池中有一块突兀而出的大石,我沿着瀑布池边缘行走,竟然沿着一条青石板路走入了瀑布内,原来这座瀑布早已被人鬼斧神工凿空了内腹,倒像是花果山水帘洞一般。听本地人言,传说有真人在此乘虹飞升,留下一柄古刀在池中。

    我立定下来,离这条白练瀑布只有两臂距离。身上衣衫渐湿。

    气运丹田,丹田中荷花正迎风招展,我竭尽全力横劈出一刀。

    师傅能抽刀断流水,却不知道我能否断了这个瀑布?

    我感觉一阵刺骨吃痛,屠龙刀虽利,但只是与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刚刚接触,就有一股大力砸中刀身,宝刀在空中划出一道狼狈弧线,坠落在地上,我抬手一看,虎口处已经裂开。

    幸好无别人看见,我悻悻去捡回屠龙刀,略作调息,长呼出一口气,再劈出一刀,结果照样是刀甩手而出的下场。许千雪撕下身上一片布料,缠绕在我的手上。我坐在地上,已经不去奢望一刀平稳横劈出一道缝隙,只求不脱手就好。

    左手伤痕累累,换了左手再来一刀,更惨,连人带刀都摔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瀑布确实邪门。

    第二天,我打算改变战略,站在瀑布之中,劈四千,掠六千。那瀑布在我头顶轰鸣不息,犹如九天玄兵,我心无旁骛,一刀又一刀

    许千雪在瀑布边看的无聊,有时也来池中寻找些鹅卵石,拿峨眉刺雕刻些鬼脸,我看她玩的高兴,自己也就高兴。鹅卵石越来越难找,瀑布正下方倒有不少,许千雪却是自己拿不到了,便央求我潜水下去拿了出来。我虽然是旱鸭子,但屠龙刀在手,加上本身的重量,虽然潭水深千尺,也能如履平地,只是比在陆地上走的慢些。

    这一日,我忽然突发奇想,看能否在水底练他一趟刀呢?便气沉丹田,猛地走进了水里,我心中一慌,喝了一大口,但很快稳住身形,凝神屏息。很快,我这种古怪闭息与道门返璞胎息是殊途同归,隔了好久,竟然渐进忘我之境。

    我虽然内力仍是稀薄,终究是找到了一条正路,这和以前差别巨大,远处看山人肯定比不上登山人,登了山却找不到路则比不上找到道路的人,至于上山道路千百,走哪一条,走到哪一步,得看天命机遇和个人苦修。

    我捡了十几颗光滑石子,不急于浮去水面,在潭底观景也很有意思,只不过这潭水深厚幽碧,抬头低头能看到的景象都模糊不清。忽然,山巅电闪雷鸣起来,我只感觉到瀑布水势壮大了几分,潭底愈发寒冷难耐。

    走到那块根植于潭底的巨石边缘,双脚一点,我捧着鹅卵石向湖面冲刺而上。千竹海上方,一匹白练瀑布如观音提瓶倒泻而下。

    我加速上浮,只是刚过了一半,便感觉到这潭水似乎有些不对劲,先是愈发冰冷,转瞬便滚烫,果然水深火热。天空又是一阵电闪雷鸣,在我头顶似乎响了一记炸雷,震得我一阵发蒙。在这千尺水底,难道也能被雷劈了?

    一想起我这屠龙刀便是个绝好的导雷索,我便头皮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可在这千尺潭底,叫天天不灵,叫地地不应,只能加快速度向上游去,实际上也就是狗刨。可这贼老天根本不给我喘息之机,我依稀看到天空中一条水柱朝我直冲而来,我心道一声“苦也”,却也只能咬牙逆势而上,却如何都冲不破水龙和呈现出诡谲金黄的湖面。

    无论我如何拼命都无果,水面就像是铺上了一个重达千斤的大盖子,以人力根本掀不开揭不掉。“我命休矣!”我意识逐渐模糊,仍然攥紧手中要为许千雪去刻画脸谱的鹅卵石,昏迷中,没来由想起小时候偷吃一家包子铺的馒头,被隔壁屠夫家的狗追了几条街,最后还被那只母狗骑在了身上

    忽然,头顶一片金光灿烂,仿佛西天如来佛祖驾临,升起万道霞光。潭面上雾霭沉沉,升起一阵紫气,将整个山脉都笼罩其中。我丹田震荡,那湖池水无风自动,一株荷花在其中飘摇不止。

    我的长生诀已经运用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“我这莫非是到了西天吗?”我暗道,“学了逍遥游身法,果然就去到了西天逍遥。”

    恍惚间,又看到潭边站着水镜先生那个牛鼻子老道士,平生不知为何,总是很恨道士。可此时见他仙风道骨,倒也觉着亲切。但是那道士变呀变,又成了一个长着虎头的妖怪。

    “妖怪休走,吃我一耙!”我心里大喝道。自己都觉得好笑,还好生前多做善事,死后竟然能上了这西天极乐世界。

    然后,我带着笑容,便人事不省了过去。

    再醒来时,许千雪正在身边刻画着笑脸,我笑道:“我来帮你”。便一骨碌爬了起来,拿过她的峨眉刺,刻画出一个笑脸。只是第一刀下去,力道过于飘忽,将一枚坚硬鹅卵石给划成两半,我愣了一下,不再急于下刀,盘膝静心,呼吸吐纳。

    许千雪依旧那样盯着我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刚还未醒,我就已经察觉五根异常灵敏,此时更是感受到体内神气充沛而朗然洞彻,颇有道教仙术口诀的“一呼一吸息息归根谓胎息”,竟有点玄妙的感同身受,下视丹田,觉得内力竟然已经开了五朵荷花,真是奇哉怪哉!

    难道被雷劈也有这种奇效?

    许千雪道:“刚才水镜先生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有此事?我还以为是做梦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走的时候留了你一句话,你想不想听?”

    “说呗,难不成还让我去shā rén?”

    “还真被你说中了。”许千雪幽幽地说,“他助你悟得半部长生诀,你需要帮他去杀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,他让我shā rén我便去shā rén吗?”我拍拍衣衫,“不去!”

    “你都不好奇他让你杀谁吗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吕布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我吃惊道。

    “老道士说,吕布一人独占纵横境,让天下英雄都入不了此境,实在是太无趣了。”

    我怒道:“这牛鼻子到底是干嘛的?看热闹不嫌事多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答应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答应又如何,不答应又如何?”

    许千雪叹口气道:“说你答应了,就还有得玩不答应的话,他就要在梦中杀了赵云可是,谁是赵云啊?”

    我面大变,道:“他真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恩,他还说他言而有信。”

    我大骂道:“这牛鼻子,胆敢威胁我,看我不去砍下他的头!”

    撂完狠话,我细思极恐,这牛鼻子似乎天下大小事无所不知,这可麻烦了。但是,天下英雄无数,别说我根本打不过吕布,他又何必非让我去杀吕布?

    “他似乎在暗示着什么。”我只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“反正他也没说何时杀,怎么杀,指不定吕布先被别人杀了也说不定。”许千雪安慰我道,又低头去刻画她的笑脸去了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抽刀出手,一刀斩向瀑布。那瀑布似乎真从中间断开了,那条挂在天河上的银练断成了两截。我揉揉眼睛,不敢相信奇迹。

    抽刀断水水更流。竟然被我改了自然轨迹的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一介武夫逆天改命,也就是如此了吧。

    这一招就叫做“断瀑刀!”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