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北地风波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六十九章 北地风波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这一趟出远门竟然过了一年有余,讨伐董卓因为诸侯离心,最后落得个雷声大雨点小。我和许千雪商议,该是时间回北海了。放着清福不享,却出来闯荡江湖,非我辈智者所为。

    这一趟出来,许千雪对我千依百顺,殷勤备至。以往,我对她的印象是七分英气,三分娇羞,而这回竟然颠倒了过来,变成了三分英气七分娇羞。孤男寡女两人同行,原本已经有了些许火花,现在免不了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每次看她甜美长相,我屡屡把持不住,都被她一笑避开。却站在远处容貌如花,脸生红晕,一副娇羞矜持的模样,倒叫我愈来愈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好在一路游山玩水,旅途有美人相伴,倒也并不寂寞。从荆襄之地到北海,我骑着黑马,她骑着白马,倒也走了半个月,宛然神仙眷侣。只是愈近北海,愈觉着对不起萧寒衣。这书生虽然酸腐,但对雪儿却是一片真心。

    快到冀州地界,前面便是磐河。忽听道有人朗声呼喝,似乎有大队人马在此。我便示意许千雪一起伏在背后山坡之上。

    这时,只听得一人大声道:“昔日我以为你是忠义之士,所以十八路诸侯会盟之时,推举你为盟主。可你今日所为,实是狼心狗肺,强行占领了冀州之地不说,我哥哥前来和你和你商议要务,你却使手下冒充董卓杀害了他,此等背信弃义不仁不义之徒,袁绍,你有何面目立于天地间?”

    我偷眼瞧去,却不是袁绍和公孙瓒是谁?他两人各引兵马,公孙瓒站于桥西,袁绍站于桥东,看来竟不知为何要火拼起来。

    只听得袁绍大怒道:“你哥哥乃董卓兵马所杀,这冀州之地,是太守韩馥甘愿让给我的,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公孙瓒骂道:“匹夫背信弃义,今日取你狗命!”

    “各位将军,谁于我擒下公孙瓒?”袁绍道。

    袁绍军中闻声飞骑出来一位中年将军,大喝道:“文丑在此,公孙瓒拿命来!”

    公孙瓒也不示弱,打马出来与文丑战在一处。那文丑枪法舞动,隐隐有风雷之声,过不了数合,公孙瓒抵挡不住,败阵便走。文丑趁势追赶,杀入了公孙瓒军中,左冲右突,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公孙瓒军中数将来战文丑,却眨眼间被文丑刺两人于马下,公孙瓒往山谷后就跑,眼看就到了我们藏身之处。公孙瓒拿出弓箭来射出一箭,却被文丑躲过,文丑快马加鞭,厉声大叫道:“公孙瓒,快快下马受降!”

    公孙瓒回头一望,却被文丑一枪刺来刺中了头盔,头盔落地,眼看就要性命不保。这公孙瓒与我也是旧日相识,况且赵云现在在他军中做将领,我便不能见死不救。

    我跃下山坡,挡在道中,喝道:“文丑,你可认识你大虎爷爷?”这时正面瞧去,果然见文丑这厮长的其丑无比,眼皮上翻,眼睛小鼻孔大,一张虎口大嘴上杂乱地放着一些胡须,真是见过丑的没见过这么丑的。

    文丑见来了援兵,当下驻马朝我杀来。我并无坐骑,比他矮着一截,他长枪又比我的大刀略长,我先侧身避开他的长枪一击,起刀就剁向他的后马蹄,我刀法迅捷,实用万夫不当之勇,他第一招大意了,被我斩断了马腿,马失后蹄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文丑也果真了得,就势一滚,又是一枪刺来。枪花抖动,直扑我面门,如出水蛟龙一般。我退了三步,猛地提刀攻上,又逼退他三步,他枪上用上了内劲,我一时竟也斩他不断。约莫斗了七八十招,我俩人竟不分胜负。这时袁绍兵马追赶而来,我气运丹田,一刀“断瀑刀”横扫而出,文丑奋力挡住,他身后一众小卒却被我拦腰砍断!

    这时公孙瓒的白马义从远处呼啸而至,料想得知了主公有难,特来相救。文丑知道白马义从厉害,又看战不下我,便也自引军回去了。

    公孙瓒下马向我拜倒,道:“多谢段将军仗义援手,非如此,公孙瓒今日命丧文丑之手。”

    我赶忙扶起他,道:“公孙将军多礼了,我与你军中赵云本是故交,相救公孙将军也是分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认识赵云?”公孙瓒大喜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二人是义结金兰的好兄弟,不过也有数年未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怎不听赵云说起?那太好了,这次出来又怕辽东匈奴人进犯,所以留了赵云在北平为我严防匈奴,早知如此,就应该将赵云一同带来,与将军相聚。”公孙瓒拉着我的手道,“我待子龙像我亲生兄弟一般,如兄不弃,我二人今后也兄弟相称。”

    我赶忙躬身道:“公孙兄再上,受小弟一拜。”

    公孙瓒大喜,回到营帐之中,和我畅饮了半日。我又问起何以和袁绍起了争执,公孙瓒便将前因后果于我交代了一番。原来其时朝廷已无暇北顾,袁绍在讨伐董卓失利后,北进占据了冀州。这冀州物产丰富,为天下第一州,兵精粮广。这冀州实为公孙瓒的地盘,于是公孙瓒派出大哥公孙越来和袁绍理论,可在路上竟被袁绍的人假作董卓兵马给杀了。因此,公孙瓒自然忍不下这口气,兴兵前来理论,因此才有了我见到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第二日,公孙瓒便又派人调动兵马,要与袁绍决一雌雄。我本欲告辞,但公孙瓒挽留之心甚切,我也无所事事,便呆在他的军中整日喝酒作乐。许千雪闲来无事,便在军营之中闲逛,世人常以美若天仙四字形容女子之美,但天仙究竟如何美法,谁也不知,此时一见许千雪,各人心头都不自禁的涌出美若天仙四字来。她周身犹如笼罩着一层轻烟薄雾,似真似幻,实非尘世中人。

    这日大战来临,我既然吃喝公孙瓒的,况且这事袁绍却也做的十分不地道,便也到阵前替他掠阵。公孙瓒以大将严纲为先锋,和我一起领着中军,前往讨伐袁绍。兵行十里,忽听斥候来报,严纲将军中了袁绍兵马埋伏,严纲竟然被生擒了!

    公孙瓒这一怒非同小可,当下驱兵直入。当时公孙瓒有三万精兵,而袁绍只有八千人马,因此公孙瓒并不畏惧。却不料大军刚行至界桥,一队人马忽地杀出,公孙瓒率兵还击,但那队人马杀出的迅速,穿着又和公孙瓒不对一模一样,公孙瓒虽然并多,却在乱军之中难分你我,被打的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袁绍军中乱箭齐飞,射伤军士无数。

    我护着公孙瓒下得桥来,这边袁绍手下两员大将颜良文丑看见了,纵马挺枪大杀过来,我横刀大叫道:“公孙将军快走,我为你挡住追兵!”

    那边颜良文丑带了几百并马,他两人我对战一人尚可,两人围攻我可必定是死局。但义字当头,又岂能临阵退缩?

    见他们追至我十步,我出手就是“断瀑刀”,登时便伤了数人。颜良从马上飞奔而起,一刀劈向我的脑袋。我就地一滚,那边文丑又挺枪来战,不等我起身,已经刺我数下。我大喝一声平地翻滚而起,以刀做枪刺向文丑,文丑退后两步,颜良却又一刀斩向我腰间。我起身侧刀,和他硬碰了一刀,手臂微微发麻。但我“滚刀术”发动,自是一刀接着一刀。

    战不数合,我已经接连遇着险招,那边公孙瓒看我不敌,也跃马来战文丑。可他虽然带兵凶悍,可武艺却是不行,没几招便被文丑刺中了手腕,大败而回。

    忽然,前方一阵sāo luàn,数十匹白马如入无人之境,当前的大纛上写着一个大大的“赵”字,朝着我们杀奔而来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