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二女剑舞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七十章 二女剑舞

    当前一将,白马银铠,凤眼樱唇,英风飒然,一杆亮银枪上下翩飞,如大雪弥漫,却不是赵云是谁?

    我心中一喜,奋力一刀,架住了颜良的长刀,那边文丑突使杀着,一记霸王枪,刺向我心腹。我正待招架,赵云已至眼前,长枪飞舞荡开文丑霸道一枪,又斜掠而出刺向颜良,如此以来,竟然要以一敌二?

    “段兄,且看我一剑破袁兵!”赵云轻叱道。

    赵云收起长枪,抽出长剑来。只见她手中剑青芒猛然间一涨再涨,哪怕是我这种不用剑的人,都可清晰看见这女子三尺冷锋宛如青蛇盘踞,先前只是丝丝缕缕,瞧不真切,当下则是青气粗壮如手臂,完全盖过了利剑本身,一剑撩起,颜良大刀被斩为两半!

    女子之剑,如东观广陵大潮,踏潮头而过江。北看千万野牛奔腾,踩牛身如履平地。南临汪洋巨浪拍头,一剑炸开江海。唯独没有江南春天之中的杨柳拂面!

    赵云剑势再涨!

    就没有尽头吗?

    莫不是要一鼓作气入剑仙?

    颜良文丑面惊惧,跃马往回而走。两员上将没输在武艺,输在气势!

    “哪里走!”赵云轻喝一声,一条平坦道路满目苍痍,无数道沟壑交错分布。

    赵云随后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袁军被无敌趋势所冲杀,裂开了一道缝隙。赵云白马长嘶,杀至袁绍面前。袁绍大惊,道:“挡住他!弓箭手,快射!”

    乱箭齐发,可赵云去势不减,长剑优雅挥舞,将利箭都荡出圈外,剑起头落,去势未改!众将士护卫袁绍,不停向后退却,赵云冲杀到头,再复奔流而回,我只见一团白雾在袁绍军中左冲右突,伴随着红血雾,赵云白马发出龙马般咆哮,凭一人之力杀的几百兵马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眼看着退入了一处断壁残垣之中,颜良大呼:“主公先入强中躲一躲吧!”

    袁绍摘下头盔扔在地上,大声道:“各位将士,今日死战!大丈夫愿临阵战斗而死,岂能入墙而活!”

    说着,袁绍抽出长剑,奋力杀向赵云。袁绍士卒看到首领也死战,并上下一心,死战不退,赵云左冲右突,始终冲不进重重包围,也只得作罢。我站立桥上接应赵云回营,双方多有死伤,也各自回营去了。

    我和赵云并骑而行,虽然心中欢喜,却又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回到营中,我扶她下马,她对我莞尔一笑,哪有半点将军的模样?她衣衫飘动,身法轻盈,清丽秀雅,姿容甚美。她脚下一晃,显然刚才冲杀敌营用力过猛,我忙伸手扶住她,她苍白的脸上飞起两片红晕,再点缀着一点点水珠,清雅秀丽,有若晓露水仙。

    “云妹,你你别来无恙?”我嗫嚅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承蒙挂念,都好。你呢?”赵云回答。

    “恩,我经历了很多事,但不论到了什么地方,都惦念着你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正尴尬处,公孙瓒使人找着了我,说道请去中军帐中议事。我便和赵云一同前去,赵云见着公孙瓒,抱拳为礼道:“公孙将军。”

    公孙瓒赶忙扶住赵云,道:“今日真是多亏了你和段兄弟,不然我军休矣!你镇守北平,却为何会来到此处?”

    “云素知袁绍手下有两员大将,就是那颜良和文丑,这两人武艺超群,都为万人敌。将军走后,我将军中诸事安排妥当,还是放心不下,所以前来接应。”赵云道。

    “子龙真乃不世将才!如不是你前来,我恐怕这次项上人头不保,还要连累大虎兄弟。”公孙瓒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下步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袁绍手下猛将甚多,一时之间恐难取胜,待来日再战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好如此。”

    当下公孙瓒命令部将清点兵马损失,不一会儿,报道折损了两千兵马,公孙瓒也是十分沮丧。当晚营中还是摆下宴席,鼓舞士气,来日再战。

    宴席之上,许千雪坐在我的左手边,赵云坐在我的对面。却不知为何,我的眼睛只要看向了赵云,便直勾勾的再也移不开了。这一切都被许千雪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许千雪道:“军中无以为乐,不如我给众位将军舞剑助乐可好?”她容貌秀美,向来受到军中追捧,如今竟自己提出要舞剑助兴,当然是喝彩声大起。我却知她心高气傲,这一来又不知要玩何花样,一时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许千雪走下场去,到赵云面前,道:“赵将军,小女子无剑,可否借将jun1 zhǎng剑一舞?”

    赵云沉吟道:“这”她视长剑如珍宝,这个要求可为难了她。

    公孙瓒抽出长剑道:“我这把剑名叫寒雪,可借姑娘一舞。”

    许千雪接过长剑,抽出鞘来,但见寒气逼人,精光四射,果然是一把宝剑。

    “好剑!”许千雪右手持剑,剑指天南,长剑微微抖动,顿时听得一阵喝彩。

    彩声之后,全场寂静下来,骤然,乐起,只见她腾身飞跃,剑尖撩起乐疾,急管繁弦,鼓声点点,如雨打浮萍,许千雪身姿旋转,矫若游龙,只见银光熠熠,剑影闪过,不见人影,稍倾,云卷雨息,“一舞剑器动四方”她箭步跃起,将剑连续刺击青天她双腿飞腾,又象神仙驾着蟠龙翱翔云端“霍如羿射九日落,矫如群帝骖龙翔”。

    “好剑!”公孙瓒亦大声喝彩道。

    许千雪略一停顿,身姿微倾,剑指赵云,声音妩媚道:“可否请赵将军共舞?”

    这时喝彩声更大了起来,公孙瓒连声道:“好,好!赵将军人中龙凤,许姑娘妩媚多姿,正是咳咳,正是剑舞绝配!”他虽停顿了一下,可谁都知道他原意是要说“天作之合”,最后碍于我的面子,才改成了“剑舞绝配”!

    可我,心中所想却并非如此。酒杯之中,我的脸都有些发绿了起来,这许千雪难道看出了赵云乃是女子?

    赵云一怔,知晓了许千雪心意,起身道:“姑娘剑法高妙,还请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女人心思最不可捉摸,说是让别人“手下留情”,可我知道论剑法,我还未见过谁是她的对手。她如此说,可别要伤着了雪儿。

    我心中思如泉涌,翻腾不定,不一会儿汗如雨下。只得握紧了刀,想着万一要是遇险,我好上去搭救。

    乐声再次响起,两人身法柔美,似柳动,蕴溪美。两人配合却也默契,一会一招“弄玉chuī xiāo”,又是一招“萧史乘龙”,这两招本是婚姻嫁娶之意,意味着郎情妾意,两人却又使得眉目传情,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舞至**,天地倾斜,雷霆万钧滚滚而来,山河为之变,“观者如山沮丧,天地为之久低昂”倏然之间,舞毕,风平雷息,如同波涛汹涌的江海渐渐恢复了平静,只有那两把宝剑还在发射出耀眼的清光“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。”

    场中众人齐声叫好,掌声久久不绝。虽舞的没有多少时辰,可我早已大汗淋漓,心中通透,这场剑舞却是舞给我的。

    可两边都是美人,我又安能放下其中一个?

    许千雪将长剑还给了公孙瓒,公孙瓒道:“许姑娘不但人长得绝美,而且这剑舞美妙,堪称武林一绝!”

    许千雪谦让道:“多亏有了赵将军相陪,不然我剑法不足,却舞不出那么多的神妙来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倒是一句实话,公孙瓒又赞赵云道:“子龙平日里做事太过刚强,上阵杀敌为万人敌,可身为男子,没有百般柔情却也是不好的。”说罢哈哈大笑起来,众人也跟着大笑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了酒宴散了,我琢磨着先回帐中,等众人都安歇了再来和赵云相会。却不料,我刚到营帐之中,赵云叫敲门道:“大哥,你在吗?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喜,道:“我在,你快进来。”日间里不及好好看她,这时夜光中但见赵云容貌如花,脸生红晕,眼温柔,只想将她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正动着心思,却又听许千雪敲门道:“段哥哥,你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我心中马上又是一忧,但也只得道:“雪儿,我在里面呢。”

    许千雪满面欢喜,第一眼却看到了赵云。两人在我帐中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我坐在床榻之上,但觉天昏地暗,天地虽大,这可让我要如何自处?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