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徐州告急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七十一章 徐州告急

    我好不尴尬,咳嗽一声,道:“两位今晚都有空啊,来,坐吧。那个要不要我吩咐伙夫去切两斤熟牛肉?”

    两人却都不理我,互相看个没完。许千雪首先打破僵局,笑道:“姐姐你长的真好看,难怪段哥哥会对你念念不忘。”

    “雪儿mèi mèi过奖了,你是如何知道我女扮男装?”赵云亦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初见姐姐时,就觉得姐姐真是天仙下凡,天底下哪有这么美的男子?后来酒宴之上,发现段哥哥一直盯着姐姐,就像丢了魂似的,那可不是姐姐是女子吗?”

    赵云拍掌笑道:“mèi mèi真是冰雪聪明!我还以为是装扮的不像,竟然被人发现了呢。”

    许千雪道:“姐姐女扮男装英姿勃发,帅气十足,眼角眉梢之中隐含杀气,怕要迷死万千少女呢!”

    赵云轻轻一笑道:“mèi mèi过誉了。mèi mèi柔中带媚,行事潇洒,也是我喜欢的类型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越说越近,竟然拉起了手,坐在一起闲聊了起来,完全无视了我这个主人。我傻呵呵地笑着,使劲搓手,硬是搓下了一手皮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,”隔了大约一个时辰,我实在忍无可忍,便咳嗽两声,道:“两位大xiǎo jiě,可还有我在这里呢”

    两人似乎刚才发现身边有一只活物,同时一怔。许千雪道:“段哥哥,我和姐姐聊的甚为投缘,今晚就要和她私奔。你不会怪我给你戴绿帽子吧?”

    “不怪,不怪!”我脸上肌肉颤动,道:“要不你俩私奔也带上我吧”

    “哼,想得美!”赵云娇嗔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云妹,你不如跟我一起回北海吧?”我鼓足勇气道,“我现下有三十万大军在手,你要想打仗,便全给了你。我们也好时时刻刻在一起,你也不用再女扮男装。”

    赵云笑道:“那得问千雪mèi mèi答应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们两个说情话可别扯上我呀,再说了,我怎会不答应呢?他那么花心,我也不指望能对我一心一意。”

    我大汗,道:“我我可没花心啊”

    “咯咯,”赵云笑道,“我还是不去了吧,免得以后千雪mèi mèi被我欺负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转移话题,道:“云妹,你到底在公孙瓒那边呆的如何,开不开心啊?”

    “哎,”赵云脸这才严肃起来,道:“公孙瓒虽然外表谦和,但内心骄傲自大虽然作战英勇,但有勇无谋虽然待我不薄,但终归不是我想要的英雄”

    我拍拍胸脯道:“那你看我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呀,等能打赢我再说吧。”她嘲弄道。我却顿时泄了气。

    “那么,你的理想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这样一句颇有现代感的语句被我问出来,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别扭,但却也不知如何说起。赵云顿了顿道:“我当然想匡扶汉室,让天下百姓都过上太平日子,家乡父老也不在战火中颠沛流离。”

    我竖起大拇指,道:“你真是女中丈夫,我可要远远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,他问了我这些年的境况,我都一一说了,赵云听完,只说了一句:“你受苦了”这句话情意绵绵,却让我差点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云妹,你接下来如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我本以为袁绍是个英雄,但不料也是个投机之徒,终成不了大事。听闻曹操治兵甚严,这次讨伐董卓也是他率先发起的,可是个英雄?”

    “恩,曹操与我八拜之交,他确实是个英雄。”

    “段哥哥,曹操虽然是你兄弟,但是我看他很有野心,恐怕并不是云姐姐想要的那种主公呢。”许千雪插口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便如此吧。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好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又说了一席话,便都各自回帐中安歇了。随后一段时间,公孙瓒和袁绍两军胶着,双方互有胜败,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    这一日,不知董卓从何得知袁绍和公孙瓒兴兵,为了讨好二人,便发了天子矫昭,以天子名义劝二人和解,这一来正合双方心意,便各自罢兵。因此,赵云也要回北海去了,临别之际,我抓住她的手道:“如果有不如意的地方,我在北海等你,你可一定要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赵云点点头,道:“段哥哥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。他日我们江湖再相逢!”

    我见她说的豪迈,实际上眼圈也红了。我不由得垂下泪来。赵云不忍分离,打马便走,许千雪大喊道:“赵将军,留步!”

    她急跑几步追上赵云,递给了她一个包袱,说了几句话,赵云便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着赵云走远,我问许千雪道:“你刚给云妹说了什么,她那么开心?”

    许千雪道:“女孩儿家的事,别打听!”

    她表情诡异,我也就不便多问了,可心里暗暗称奇:这世道,到底女子心里都想些什么呀?

    辞别公孙瓒后,终于踏上了回归北海的路途。此处离北海不远,不到三日,我们二人就回到了北海郡。准确地说,当下黄巾军势大,现在北方四州的青州皆在我的掌握之下,从我入境青州以来,就不断有黄巾军的兄弟们出来好酒好肉款待我,我吃得好睡得好。

    孔融儒生出身,对于行军打仗本无兴趣,有人替他守着北海就足矣,他也乐得如此。“安得猛士兮守四方。”这便是对孔融郡守最真实的写照。

    这日到了北海,萧寒衣骑了匹马迎接我们十里之外,颇有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的古风。可我细看他那匹马,原来是匹木马,听他言这匹马起名叫做“丰田”,想来是种田上瘾,闲来无事自己也研究开了木牛流马。只是,我只见他不停打马,直打的自己满头大汗,可木马仍然龟速前行,跟在许千雪背后,我颇为怀疑,萧寒衣连她那匹白马的马毛都是看不见的。

    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难怪他追不上美人。

    到了北海大帐之中,众将士都来探望于我,少不了喝个酩酊大醉。这一醉就是三日,真是神仙也不换的日子。

    佳人不可唐突,好酒不可糟塌,这两件事我时刻牢记在心。这一日,我正在校场点兵,忽然一文士前来,说是要拜见于我。我召见了来,问道:“先生此来何意啊?”

    文士道:“我乃孔太守的军师糜竺,太守有急事相商,特让我来求见将军。”

    我见他神慌张,显然有了大事,便匹马赶到了郡守府。孔融早已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见我急道:“贤弟啊,曹操纵兵去犯徐州,徐州孤穷无告,特来求救!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为何?”我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曹操之父曹嵩告老还乡,路过徐州,陶谦派部将张闿前去护送,却不料那张闿是黄巾军出身,最见不得贪官。那曹嵩拉了不少财物,张闿见财起意,竟然杀了曹嵩。这下可是惹怒了曹操,他带兵五万,团团围住了徐州,陶谦都快要上吊了”

    “郡守大人何以得知啊?”

    孔融朗声道:“来人呐,快请刘关张三兄弟。”原来竟是这三兄弟来了,我们多日不见,互叙离别之意。闲聊已毕,刘备叹道:“陶恭祖乃是仁人君子,不意蒙受此无辜之冤。”

    “贤弟乃是汉室宗亲,今曹操残害百姓,以强欺弱,何不与孔融一起前往救之?”孔融道。

    “备不敢推辞!可我兵微将寡,恐怕难以成功。我将去公孙瓒处借他个三五千兵马,一定前去救徐州!”

    “若如此,玄德切勿食言!”

    “圣人云,自古皆有死,人无信不立。刘备能借到兵马最好,如若借不到,我三兄弟也必然亲至!”他说的慷慨激昂,我也不禁心下佩服:看来历史无虚,刘备果然仁义!

    他们二人说的兴高采烈,可我却是心下犯愁:曹操既是我兄,他父亦是我父。现如今他为父报仇,我不去帮他也就罢了,又怎能起兵去攻打于他?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