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一僧一俗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七十三章 一僧一俗

    那泗水河水如惊涛骇浪,卷起地上泥土,如挟天地之威,扑向曹操精兵。几乎同时,曹操军中数员大将以手中兵器插入地面,将方圆三里震出了一个大坑来,气机涌动,正面迎上了水浪。

    浪不竭,风亦不休!

    正僵持之间,忽然见水浪之中出现了一把大剑,剑气如虹,惊天彻地,劈向曹操大军。气墙顿时破了,曹军之中,被硬生生劈出一道几尺宽的裂痕来。

    一剑击来,天外飞仙。挡者皆死!

    夏侯惇手持长枪指向天外,大喝道: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曹操军中最精锐的部队,三千虎豹骑奔腾如虎,团团围住迷雾。这世间,没有人能一个人打败三千铁骑。那么,两个人呢?

    此时,我听到了一声佛号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贫僧乃浮屠寺扫地僧人李铁心。”

    众人大骇,这个浮屠寺又不知道是个什么寺,连一个扫地僧都如此厉害,那还了得。

    只间迷雾之中一只大鸟在天翱翔,待那鸟飞得近了,从大鸟上下来一个人,边走边抠着鼻屎,要多邋遢多邋遢,却不是墨家萧大师是谁?原来那一剑,竟然是他的泪痕剑所发,怪不得剑气逼人,众将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这僧人看上去却也不过三十多岁年纪,慈眉善目,双耳低垂,面中隐隐带有佛像。

    “你个秃驴,来凑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“善哉善哉!陶谦施主皈依我佛,修建我大浮屠寺,广施善缘,现如今陶施主有难,我又怎能不来?倒是萧施主千里迢迢来此,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萧泪血叹道:“我墨家主张廉爱非攻已逾千年,不曾想现如今有人不仅打仗,而且屠城,我不能不来劝劝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大乱,你劝得住吗?”和尚低眉稽首。

    “我是劝不住,可你竟比我先到了,有你来劝料想是能劝住的。我俩奔行八百里,还是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他俩说的开心,我却听得咋舌,敢情这两人竟然比拼了八百里脚力,才到得此处。又听白衣僧人道:“输赢不过一念之间,算不得施主输了。可是非大道却不能混淆,今日还是要问施主一句,这天下是先有佛还是先有墨?”

    “天下皆白,唯我独黑。自然是先有墨!”

    “墨家主张兼爱非攻,佛家认为众生平等无二,原是同出一理。杀业造就战争,战争必定生灵涂炭,虽说世间事因果循环,但今生的因又难免成为下一世的果,却又何必。我佛第一大戒就是杀戒,佛是更彻底的兼爱。佛曰普度众生,教人向善,修轮回修圆满,所以佛才是根,墨家不过是果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!墨家人出身贫苦百姓,天下兴亡,百姓皆苦因此天下兴亡匹夫有责。墨家审治乱之纪,处利害、决嫌疑,主张积极入世,改变天下。你佛家只会劝人向善,立地成佛,可你不见恶人遍地,不入世又怎能出世,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谬论!先秦以来,诸子百家不过是佛法进入中国前的先期教化,那些圣人们,皆是我佛菩萨化身。苍生涂涂,天下缭燎,诸子百家思想只是世间法,而佛法超越了世间法,以己身修来世才是大道。”

    两军阵前,数万精兵之中,这一僧一俗竟然辩论开墨家和佛教孰先孰后,孰优孰劣的问题来,旁若无人真乃天下奇谈。我一愣神的功夫,两人争持不下,竟然打了起来,却如山野村夫一般,你一拳我一脚,拳拳到肉,爪爪见血,看得人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曹操一时愣在当地,向左看去,夏侯惇、曹仁、曹洪等人暗自摇头,向右看去,于禁、乐进、典韦等人也面面相觑,一时都没有了主意。可他们均知这两人世外高人,是万万招惹不得的,因此只盼他二人一通乱打,竟然同归于尽,这天下便也得以太平。

    这两人终于打的精疲力尽,萧大师的脚趾插入了白衣僧人的鼻孔中,白衣僧人也拿住了萧大师的大穴,脚抵在了萧大师的咽喉之间,大口喘着粗气,竟然是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
    这时只见一个书生骑马跑来,马是“丰田”,人是萧寒衣。萧寒衣到了两人跟前蹲下,道:“师傅,李前辈,你们你们可还安好?”

    “好个屁,还不快来搭把手,给我揍他!打他的脸!”萧大师怒道。

    “寒衣啊,我佛以慈悲为怀,可关键时刻也要一心向佛,大义灭亲!给我把你师傅的臭脚挪开!”白衣僧人也道。

    萧寒衣嘿嘿一笑,轻声道:“你二老在这打架这不合适,丢人呐!快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“胡扯!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道:“你说谁老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同时起身,噼里啪啦一阵暴打,萧寒衣顿时鼻青脸肿,失了人样。

    白衣僧人轻掸身上泥土,低首合十,又是一副庄严法相,道:“阿弥陀佛,今日犯了嗔戒,回去当面壁百日。”

    萧泪血一甩头发,故作潇洒,道:“大师言之有理,我墨家廉爱非攻,和大师起了争执也是不该,大师万勿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还需有一位施主来为我们断个是非曲直,既已有了因,还需有一果。”白衣僧人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说的有理,不知哪位施主能断得了这个官司?”

    “他!”白衣僧人手指一指,我正站在队伍中间,士卒纷纷让开一条道来,那一指正指向我,“小兄弟,你到前面来。”

    我苦着脸走上前去,深深一揖:“两位前辈,你们别闹了,别拿晚辈寻开心。”

    萧泪血亲切笑道:“大虎啊,你给评评理,看看是先有墨家还是先有佛家?”他背对着白衣僧人,连连对我使眼,我岂能不知。

    白衣僧人道:“小施主,你本是世外的人,现如今却入了世,我佛面前你说一句公道话,可万万不能欺心。”

    我左也不是,右也不是,他二人又咄咄相逼,我实在是万分为难。稍微一个回答有了差池,恐怕这张脸便要被毁了。可此时此刻,又怎是争论这些事的时候?我本是实在人,说不得假话,心中所想什么也就怎么说了。当下朗声说道:

    “两位前辈,你们说的都很在理,确实难分高下。但晚辈实是不懂得什么佛家墨家,我只是个江湖刀客,只知道刀在手,就要侠义为本,救得了自己更要帮着别人。以前有前辈告诉我,为国为民方才是侠之大者,两位前辈来此,想必也是为了阻止曹操屠城杀害黎民百姓吧。既然是为了百姓,那有什么高下之分?救一人是救,救一万人也是救。世道是乱了,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杆秤,也都有自己的道。给自己在乎的人一方净土,这是我的道。谁先谁后,谁高谁低,又有什么意义。”

    我这辈子几乎从来没说过这么多话,心中明明一片空白,却啰里啰嗦说了这许多,也没个主题思想,总之是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白衣僧人李铁心和萧泪血互望一眼,均沉默不语。一时间气氛尴尬,我独立场中,暗付如果这番话惹恼了他们,可能这番小命不保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李铁心道:“听完小施主这番话,只觉天下无禅。”

    萧泪血亦笑道:“你小子有趣,很有趣!”

    他二人不再理我,李铁心面向曹操道:“施主,何不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?”

    曹操傲然道:“你们虽然武功盖世,但杀父之仇岂能不报?佛劝人戒了杀业,可shā rén偿命终究是人道,不孝之人又能修得什么佛?”

    “施主,你已经杀了四万无辜百姓,难道这仇还不曾报了?”

    “天下大乱,有战争就有杀戮。要怪就怪这苍天,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,难怪张角说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一定要屠了徐州?”萧泪血双眼如剑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曹操道,“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“佛曰,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。”白衣僧人道,“既然施主如此冥顽不灵,佛祖也不度无缘之人,那么便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僧袍无风自拂。

    一道耀眼的光芒闪烁,泪痕剑缓慢出鞘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