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屠龙宝刀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二十章 屠龙宝刀

    我们三人快马加鞭,一路上再不停歇,竟然只用了大半日功夫就到了英雄谷。我的劣马也真是为自己长脸,迈开四蹄直跑的如腾云驾雾一般,将“玄冥二老”远远地甩在了后面。要不是我不认道,估计他们到时,我晚饭都早已下肚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还是年轻气盛,非要跑的快显示自己有本事。”高一苇呵呵一笑说道,诸一南却一脸的不屑。

    这英雄谷虽起名为“谷”,但却是一马平川,只是附近林中有一大片空地。我们到时,已经有不少武林人物在此了,高一苇连喊失策。虽然黄巾军已经严密把守了此处,但好在黄巾军的头领一个也没见着,也就暂时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当时月明星稀,我们各自吃了干粮,也就在林中找块空地睡了。江湖人物聚集,自然免不了在一起喝酒吹牛。我向来睡的很晚,这时却只听得一位大汉正在讲自己一人大战五百山贼的经历:“那一日,我正在路上行走,突出冒出一堆山贼要抢我身上的十两黄金,本来行走江湖见有为难,区区金子说给也就给了,但他们突然要抢,我岂能说给就给?于是我拿出自己的狼牙棒,一棒一个就将山贼们打的头破血流,五百名山贼齐齐跪下喊爷爷,你们说,这些孙子让我收是不收啊?真让人好生为难。”

    又听得一个书生气质的侠士说道:“你那并不为难,大不了去当个山贼头目也就罢了,可是前几日发生一事,却让小生至今不知应当如何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他吊人胃口,都齐声道:“多情公子,你一向是寻花问柳的高手,此番不知道又被哪个武林世家的小娘子看中了?”

    那书生见问,故作姿态,勉强答道:“那几日我路过南宫世家,本来就是shàng mén去拜访下南宫家主,江湖人物要多走动才显得亲近。不料那南宫家主看我来了,非要留下我小住上半月,你说住就住吧,还安排我住在南宫xiǎo jiě的院子隔壁。这南宫xiǎo jiě自幼尚武,自然是听说过我的名头的,从那以后每天晚上都要fān qiáng来见我,和我恩爱一番。这也就罢了,可是那南宫xiǎo jiě口味甚重,后来非要我把她捆绑起来,才行房事,我却无此特殊嗜好。后来,也就只能逃了出来,着实尴尬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哈哈大笑起来。我这时才听“玄冥二老”悄悄谈论起来,原来这“多情公子”在江湖上名声极差,是出了名的淫贼,但一手扇中带刀的绝艺却也是个好手。众人知他自是去南宫世家祸害了人家的xiǎo jiě,却在此大肆吹捧,也不说破,就当听个故事好了。

    这时,又听得南侧几个人悄声说道屠龙刀的事情来,我见“玄冥二老”也不说话了,当是凝神倾听了起来,我也便认真听了起来。我没练过暗器功夫,耳目不如其他人聪敏,也只得将耳朵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陈兄,这屠龙刀中到底有何秘密,引来这么多江湖人物,这场英雄会非同小可啊。”

    “王兄这你就有所不知了,所谓宝刀屠龙,首先它是一把宝刀,我们行侠江湖没有一把好兵器怎么行?其次,这刀号称能够屠龙,你想想这天底下谁是真龙?那就是天子了啊!目下黄巾军将它拿了出来,又召开这英雄会,绝不是找有缘人送刀这么简单,而是要找到一个武林英雄,推举为首领,率领二百万黄巾军呢!”

    “陈兄,听你这么一说,我是真心受教了。可是这么多英雄都来了,谁才是有缘人?这可不好选择啊。”

    “王兄莫要为他人担忧。据我推测,我等都是武林人物,当是要比武决定胜负了。你没看,这几日武林中突然冒出了这么多的组合吗?什么黑风双煞、“不三不四”、奔跑兄弟、剃夫暴雷,都是要来参加比武的。只一句我兄弟俩行走江湖,不论你是多少人,我们都一起上,一句冠冕堂皇的话,就把比武的形势变成了二打一,胜算自然大大增加。这又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为啥不搞个十人组合,岂非天下无敌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一来这比武就成了群殴,没来由天下英雄耻笑二来到时候只得了这屠龙宝刀,到底又该如何分配?谁拿着都不合适,又免不了在武林中掀起一阵腥风血雨。”

    “陈兄果然高见,受教了!”

    接下来,两人便又说些其它的江湖事去了。我心中默想,这江湖果然奸诈异常,那屠龙刀虽好,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,似我这等初出茅庐的刀客,还是早些洗洗睡吧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困意袭来,我便头枕刀背,在这武林人物密集的英雄谷中大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睡梦中,却尽是赵云的模样。一会是她朝着我宛然一笑,自是温柔无限一会儿又是她白衣银枪,杀入敌阵中的模样。心上心下都是一个女子的影子,着实让人烦闷,直到东方快要发白,我这才又昏昏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不知又睡了多久,我猛然起身,却发现偌大个树林,竟然只剩下我一人。我循声往林外走去,只见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,却无人说话。场中,却是个全身鹅黄衣裳的美貌女子,眉目含情,嘴角含笑,黑发轻轻飘洒肩畔,一双眼眸水盈盈的,一眼看去,竟似乎要沉浸其中,再也不愿出来了。她约莫十七八岁年纪,在众多的粗鲁汉子当中,犹如仙女下凡一般。

    武林人物虽多,此时却就像见着了异常震惊之事,流口水的有之,故作清高不去看那女子的也有,但都是各怀心事。

    “咳!”这时只听得人群中有人咳嗽一声,手摇折扇潇洒地走了出来,却是昨晚那位风流公子。只听得他说道:“姑娘有礼,在下叫肖翩翩,翩翩公子的翩翩,江湖人称风流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肖公子你好啊。”那女子敛衽一礼。

    肖翩翩看得眼睛都直了,边上一位好汉拽了拽他的衣衫,他才猛然醒了过来,道:“我乃是想请教姑娘,既然前来赠送这屠龙宝刀,但口说无凭,能否让我们看这宝刀一看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黄衣女子一挥手,背后几人抬出一柄全身漆黑的大刀来,看尺寸,和我的虎头大刀几乎一般无二。那姑娘拿过宝刀,“铮”然出窍,那刀鞘中就似乎龙吟雷鸣一般,再看那宝刀,在日光下耀眼夺目,寒气逼人。

    “拿剑来!”那女子又命令道。过一会儿,一柄长剑拿了过来,那女子道:“诸位大侠可瞧清楚了,这柄剑并不是一般的剑,乃是秦时天下第一剑客盖聂的渊虹剑,削铁如泥,是天下名剑。”

    我定睛看去,那宝剑上果然印着一个“盖”字。

    “拿这剑砍我的刀,看谁锋利?”女子又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几名手下便抽出了长剑,一剑砍在了屠龙刀上,长剑断为两截,而宝刀却毫发未损。

    “好刀!”众人纷纷喝起彩来。

    随后,那女子又令拿来大铁锤,一锤砸下竟然不闻铁器敲击之音,铁锤直从中间分为两半。

    我心下羡慕:这把刀要是能给了我,那我的武艺也能提高不少,至少能和赵云一斗了。但是心中一想起赵云,还是隐隐有些刺痛。

    却只听得那黄衣少女再说道:“今天当着诸位英雄的面,我验明了屠龙宝刀的正身,想来诸位都已经心中有数。黄巾军愿意拿出屠龙刀来,让天下英雄品鉴,实在因为这刀中还藏有一个天大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看这才说到了重点,均竖起耳朵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世人皆知我黄巾军创立了太平道,但在几百年前,太平道却属于诸子百家中的农家,农家祖师打造了此刀,取名屠龙,意在让天下农耕者不受压迫,各个丰衣足食,如果君王不顾百姓死活,那么将要杀而代之。可现如今,这大汉王朝士族们整天欢天酒地,却凭什么让农民背负税负,吃不饱还要受人欺凌。拿此刀者,便是天下共主,四百年前,汉高祖刘邦亦属于农家,他创立了大汉王朝,遂了我农家的心愿,此刀便是刘邦所有。可谁想时至今日,却已经腐朽不堪,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?今时今日,又是我们黄巾军卷土重来的时候到了!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的无懈可击,她的声音又是娇柔动听,我看人群中倒是有不少人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肖翩翩又道:“武林之中,各门各派的掌门人兄弟也见过不少,可是从无一位如此年轻,如此美……咳咳,如此年轻之人,当真是英雄出在年少,有志不在年高。咱们说了半天话,还没请教姑娘尊姓大名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姓许,名字叫千雪。”黄衫少女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说让我们干什么,我们无不从命!”人群中已有不少汉子叫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时候也不早了,今日便选出这屠龙刀的主人,带领两百万黄巾军直捣黄龙,杀向东都洛阳去吧!”黄衣女子浅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一众黄巾军振动钢槊,高喊了起来:“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,岁在甲子,天下大吉”。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