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章 割袍断义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七十四章 割袍断义

    虎豹骑发出惊天怒吼,这批骑兵黑衣黑甲,皆是曹操军中的死士。他们纪律严明,目前由夏侯惇统领。

    听闻,在杀奔徐州彭城时,虎豹骑一日间长途奔袭一千里,趁陶谦不备,三千铁骑破了陶谦主力,shā rén如麻,血流成河,投鞭断流。

    泪痕剑出,鞘中有龙吟铮鸣,一剑内有大杀意,直惊九天之上!

    那剑似乎变成了一把巨剑,竖立当空,斩向曹军精锐之师!

    一剑长虹起,破甲八百骑!

    他仍未尽全力!

    易事,难事,风雨事,江湖事,王朝事,天下事。都不过是一剑的事。

    白衣僧人金刚怒目,再引河水起,化作漫天水滴。

    一怒卷珠帘!

    再怒大风起!

    水滴如一道道利箭,破空长啸,划破空气,如长箭般刺向曹操大军。众将士躲闪不及,被这水滴伤了千百人。

    世间有万般shā rén法,哪有佛门如此写意?

    虎豹骑不愧曹军精锐,重伤而不退,铁骑如盾墙,重重撞向两人,泪痕剑剑花四射,伤了数人,萧泪血吐出一口鲜血来。

    大笑道:“痛快,痛快!”

    白衣僧人周围升起一堵气墙,犹自梵音低唱。虎豹骑冲突而不得入!

    但李铁心已然面目煞白,显然已经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“大金刚境!”夏侯惇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他提枪跃马,一枪刺向白衣僧人,白衣僧猛然睁开双目,双手夹住枪头,被一枪刺的退了十步。十步之外,已然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李铁心大喝一声,双臂用力,硬生生夹断了纯钢的枪头!

    夏侯惇落马,白衣僧人跪地喘息。

    再高的高手,也抵挡不住骁勇的战阵啊。

    夏侯惇换枪再上,白衣僧人苦笑,面目慈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我大喝一声,一刀架住夏侯惇长枪,连续三招逼退了他。这时,只见我的黄巾军列阵疾跑而来,挡在郯城门前,站立于我的身后。萧寒衣和许千雪手持兵刃,立于我左右两旁。

    远方,一名儒士领着两员虎将飞骑而来,青龙偃月刀,丈八蛇矛高举,关羽张飞咆哮而来!

    曹操缓缓出阵,却不看别人,只是盯着我道:“你真的要阻止我?”

    我脸估计很不好看,但依然倔强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出生入死,兄弟情义难道还不如外人?”曹操激动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天空中一声霹雳雷响,乌云压顶,直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曹兄,我出生卑贱,从小无父无母,是师傅把我带大,教我武艺。可你如屠城,天底下有多少孩子丧失父母,又有多少老人失去自己的子女,妻离子散家破人亡,你忍心这样做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爹曹嵩呢?一生为朝廷忠心耿耿。我全家一百余口,又是如何惹了陶谦,他杀我全家的时候就应该想到,此仇我一日未死,就要报仇雪恨!我要整个徐州为我全家陪葬!身为人子,如果我连杀父之仇都不报,那又如何在天下诸侯中立足,谁不取笑我曹操?”

    “曹兄,我知道今日是劝不住你了,但我也不想和你动刀枪。如果你非要杀尽徐州百姓,你先杀了我吧!”我闭上双眼,再也不去瞧他。

    “铮”的一声,只听得曹操抽出长剑,呆立半晌。

    忽然,曹操道:“段兄,我欠你救命之恩,没有你就没有我曹操。今日两军阵前,你不惜一死挡我大军,我不会杀你。但你我今日起恩断义绝,永不再以兄弟相称,你你多珍重!”

    他一挥长剑,斩下自己的长袍来,扔于地上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我看着他的背影,心中酸楚,却竟是发不出一点声息来。大雨倾盆而下,从我的头发淋如我的眼睛,我呆呆看着曹操,想着那些和他同生共死的兄弟岁月,眼泪和雨已经有些分不清了。

    渐渐地,曹操身影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他退军了。

    我从马背上跌落下来,仰面朝天,看着天空中的雨飘零而至。这个乱世,他曾是我唯一的朋友。

    再起身时已经到了徐州城中,孔融在我身边转来转去,渡步不停。许千雪和萧寒衣坐在房中,沉默不语。我头疼欲裂,看来是发烧了。自我学武以来,还真没发过烧。

    “孔大人!”我叫道。

    孔融见我起身,大喜道:“贤弟啊,你可总算醒过来了,快跟我走,陶谦太守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啊,怎么回事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陶谦自知罪孽深重,没想到竟然一病不起,危在旦夕。就是为了想见你一面,才坚持到了现在。哎,你快过去见见他吧。”孔融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“陶使君和我素我深交,不知见我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估计有大事相托吧,贤弟你别问了,快去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只得下了床,萧寒衣和许千雪扶着我,颤颤巍巍走向陶谦居室。远远闻见,这房内药香扑鼻,进入屋内却也是烟熏火燎,看来陶谦果然病的不轻。

    病榻上,一位老人骨瘦嶙峋,正低声shēn yín。几名侍女殷勤地服侍着,女眷坐在一旁哭泣。

    “恭祖啊,你看,大虎贤弟来了。”孔融走近榻前,低声道。

    陶谦缓缓睁开双眼,好一会儿才看清我的模样,鼓足力气道:“快,快扶我坐起来!”侍女依言将几个枕头垫在了他的身下,让他可以靠着舒坦些。

    陶谦精神一震,握着我的手道:“段贤弟,这次多亏了你,才得以保全徐州百姓,不然,我这罪过可就大了,死不瞑目呐!”说着,老人动情起来,直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陶大人不必客气,保卫百姓免受生灵涂炭,正是我侠义道份内之事。”我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贤弟过谦了。陶谦积郁成疾,恐命不久矣,今有一事相求,还往贤弟万勿推辞!”陶谦抓住我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我抱拳道:“但请大人吩咐,如是为国为民之事,段大虎一定竭尽全力,赴汤蹈火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“好,有贤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陶谦一阵猛烈的咳嗽,道:“我将死之人,奈何有一件心事放不下,死亦难瞑目。现如今虽然曹操暂时退兵,但他恨徐州百姓入骨,将来有一天,难保不卷土重来,如此则徐州危矣,百姓再遭屠戮皆我之罪也!人之将死其言也善,我打算将徐州托付给贤弟,以贤弟文才武略,一定可保徐州太平啊!”

    我大惊道:“此事万万不可!我是个江湖中人,胸无大志,安敢接受明公如此重托,此举万万使不得啊!”

    陶谦流泪道:“我虽有二子,长子商,次子应,但都是顽劣之人,没有才能领导徐州对抗曹操。如今日贤弟不应允,陶谦就跪死在你面前!”说着,陶谦挣扎着要下床,可他久病无力,竟然从床榻上掉了下来,犹自要跪倒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众人见他执着,也都流泪。我也看得心酸,于是,跪倒拜于地下道:“既然明公如此信得过我,我答应便是了。有我在一日,一定保徐州百姓周全。”

    陶谦终于微笑道:“如此,有劳贤弟费心了。万勿相负今日之言”陶谦一句话说完,手臂坠落于地,竟然是死了,享年六十二岁。

    次日,众将士拥簇我领了徐州牧,我与众将士尽皆挂孝,大设祭奠,将陶谦尸骨藏于黄河之原。萧寒衣写了奏表,按程序上报朝廷。

    刘备三兄弟又有回归平原,我自然苦苦挽留:“刘使君胸有大略,平原小县如何能施展才华?关羽、张飞二人也是我兄长,何不留于徐州,共保百姓安乐。”刘备再三推辞,我硬是拉住了他,关羽好武,我便让三兄弟领了徐州军事张飞好酒,我便从百里之地去为他寻找好酒刘备好,我便又给他取了一任夫人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北海孔融谋士糜竺的mèi mèi,她长得十分漂亮,在北海备受士族认可。shàng mén提亲的人都踏破了门槛,即使是被孔融之子孔庆东觊觎,也未答应。

    没想到我此番一提说,那姑娘偷眼瞧了一次刘备,竟答应了。从此,历史上,人称她为“糜夫人”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