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吕布来投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七十五章 吕布来投

    徐州比不得青州,民生凋敝已久。黄巾之乱时,徐州经历过大大小小战役数百场,早已经是个烂摊子。此次曹操大军先后攻拔十余城,曹将于禁攻克广威,沿泗水直至彭城,沿线郡县皆遭杀戮,无疑使得原本元气未复的徐州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西南百里之地,难见人烟。

    徐州原有谋士孙乾和陈登,被陶谦依仗为左膀右臂,我上任后擢升二人为典军校尉,负责农田开垦等事宜。陈登上任便“巡土田之宜,尽凿溉之利”,在孙乾、陈登的努力下,徐州农业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,收获“粳稻丰积”。两人对于稳定铭心也给出了不少主意,首先就是要张贴告示安民,让逃难的百姓回归乡里。另外效法秦时商鞅变法,徙木立信,官府扶持小农为官府修建防御工事,官府给予丰厚的补贴等。

    这一来,数月之间就起到了奇效,不少百姓纷纷拥护我,还为我送来了万民伞。这让我第一回觉得,原来当官果然是件上瘾的事。

    萧寒衣却忧心忡忡,此时北方四州实则险象环生:公孙瓒占据了幽州,袁绍占据冀州,兖州由曹操占据,司州长安、洛阳被董卓占据,我虽坐拥青徐二州,但陷入各大诸侯重重包围之中,如若不奋发图强,恐两州不保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时间里,萧寒衣收编了黑山帅张燕以及周边的大小黄巾军山贼,青州兵马自然兵强马壮。同时,听取了萧寒衣的建议,由于我和公孙瓒结盟,为防袁绍偷袭,我便在冀州和青州边境上布兵十万又在兖州和徐州边界布兵十万,以防曹操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大半年的时间,派出的探子回报,董卓骄横跋扈,抢了吕布的女人貂蝉,竟然被吕布给杀了。董卓部下李傕、郭汜领了董卓兵马,同吕布大战,吕布不敌,又袭击了曹操的大本营兖州,恰逢曹操攻打徐州班师,阴差阳错救了兖州,吕布屡战屡败,惶惶如丧家之犬,天下已经没有了他容身之处。

    却说曹操打败了李傕、郭汜之后,将小皇帝移驾安置在了许都。自此,朝廷命令都从许都发出,曹操自封为大将军武平侯,挟天子以令诸侯,声势大壮,据说控弦之士有三十万之众。

    这一日,我正与张飞一起斗蟋蟀,我的蟋蟀“大将军”英明神武,已经连胜三场,张飞的蟋蟀“小强”不敌,大声骂娘,却听得斥候来报,徐州边界有一支军马打着“吕”字大旗,向我徐州郯城而来。

    “再探!”我命令斥候。斥候下去了,我赶忙召集刘备三兄弟及萧寒衣、许千雪等人商议,这分明就是吕布大军,却又如何处置?

    张飞最不喜欢吕布,估计是当日错听他的“燕人”为“阉人”的缘故,当下怒道:“哥哥哥,俺自领五百那个马,和吕布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刘备道:“三弟休得鲁莽!这吕布武功盖世,他今日又没吃错药拉了肚子,你一人岂能是他敌手?吕布被曹操打败,现如今无处可去,又岂敢来攻打我徐州?须知段兄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。我左思右想,吕布这厮肯定要来投靠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真,我们出去会会吕布便见分晓。”刘备道。

    于是,我等众人率领五百兵士,前往截住吕布。看吕布也只有五百多军马,也都是垂头丧气,吕布骑着赤兔马,手持方天画戟,虽然仍旧神采奕奕,但也难掩倦。见我带兵马前来,吕布下马,将方天画戟交给手下,步行百步,抱拳一礼道:“小兄弟,多日不见了!”

    我亦抱拳道:“吕将军你好,不知今日引兵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自日前杀了董卓之后,苦于无立身之地,本想拿下兖州以为根基,却不料曹操兵强马壮,我不是他对手。因此,走投无路兵败来投,还请段兄弟看在昔日仁义面上,给个安身之所。好教内人也有个栖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我向后看去,果然队伍中拉着一匹马车,看来里面就是貂蝉了。一想起貂蝉,我马上心中一动,她的姿容颜马上浮现在我眼前。

    我收回想象和口水,朗声道:“刘使君,吕将军兵败来投,难得看得起小弟我,你看此事如何啊?”

    刘备听我如此说,便道:“吕将军盖世英雄,如能助我徐州一臂之力,实是徐州百姓大幸!徐州又一城池名曰小沛,乃是徐州门户所在,正适合屯兵。不知吕将军嫌弃地小否?”

    吕布大喜,道:“但请小兄弟和刘使君安排。”

    当下,便让吕布引兵前往小沛去了。许千雪闷闷不乐,道:“那吕布见你年纪一口一个小兄弟,完全不将你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我打趣笑道:“哎呦,你这就替夫君我考虑起来了。论年纪,我确实不如他论武艺,我也不敌他,叫声小兄弟也是无妨。”

    许千雪“呸”了一声,道:“胡说!谁是你老婆?”

    我本想再调戏几句,一看边上萧寒衣一脸懵逼状,吐了吐舌头,便赶忙一溜烟打马回城中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消息传的飞快,我刚收留了吕布不足半月,先是公孙瓒来信祝贺,言道“恭喜段兄弟得了天下第一猛将,至此征伐无忧”孔融派遣使者道“得吕布一人可得天下”云云,倒好像是我得了天底下多么了不起的宝贝一般。

    可吕布岂是能长久屈居人下之人?

    况且,我答应了水镜先生那个老牛鼻子,要杀了吕布谢他传功之恩。

    正在烦恼,这一日,朝廷忽然降旨,要我前去接旨。我别别扭扭地谢完“主”的隆恩,打开诏书一看,却是密诏一封,写道:吕布父事董卓,曾幽禁虐待汉帝,实为大恶不赦,现如今兵败计穷,召我杀之,以昭示天下,壮汉庭之威等等。最后,还封我为征东将军宜城亭侯领徐州牧。

    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么多头衔到底有何用,但如此一来,我的官当的确实是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但此刻我却头大如斗,这皇帝怎地又闲来无事,给我下了这道诏书,我刚收留了吕布却又杀他,却让我如何处置。况且,我虽领两州兵马大权,可至今都仍然恍惚,不知是否是正宗的汉臣?

    刘备做官经验丰富,此事也不可让众人得知,我便独邀他夜里赏月,讲了朝廷密诏。刘备拿着诏书翻来覆去看了三遍,咬一咬牙道:“既然朝廷下令让我等杀了吕布,我等既为汉臣,当遵诏行事。倘若不从,这不服从朝廷的罪名可是担当不起,相当于是造反。到时天下诸侯并起来讨伐徐州,这可抵挡不住啊。再说了,吕布本就是不忠不义之徒,虽然武功极高,但谁又能说将来不和我们为敌?”

    “真要杀?”我右眼皮狂跳,不确定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杀!”刘备做了个切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当时劝我收留吕布的是你,现在劝我杀他的也是你”

    “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此一时彼一时啊!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一切尽听使君安排。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胡须,发现又长长了一些。和关羽呆的久了,也学会了他这个耍帅的姿势,可这样杀了吕布,总觉得这些日子来读的春秋也算是白费了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