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鸿门宴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七十六章 鸿门宴

    第二日,刘备便像这将军府的大管家,四处张罗开了,处处张灯结彩,花了我好些银两。名义是恭喜我胜升任征东将军宜城亭侯,这下终于从杂牌将军变成了正式的。但私下里我却心中明白,这是诓骗吕布前来吃酒,好对他下手。

    刘备偷偷对我道:“吕布那厮无一不是天下第一也差不多了,一两个人还真不是他对手,唯有趁他吃酒不备,让关羽手持大刀杀之,方能万全。”

    我暗叹妙计,古人有云:“项庄舞剑意在沛公”,这番让关羽假装舞刀,又是活脱脱一个鸿门宴。只是我可不是那项羽,刘备倒真有可能是那哑父范增。

    计议已定,便定于两日后大宴诸将,也派人去通知了吕布。刘备怕不放心,又在厅外安排了一百甲士和一百gōng nǔ手,就算他吕布是三头六臂,此番也要叫他有去无回。一想到吕布死后,这貂蝉就成了个寡妇,我便莫名心潮澎湃起来。届时常去安慰安慰,吟上几句唐诗宋词,这可不就把měi nǚ俘获了吗?

    这个罪恶的想法本只是一个小苗,谁料却在我心中生根发芽,直到近日已快长成了参天大树。这便是佛家常说的有因必有果了吧。

    “吕布啊吕布,谁让全天下的人都要杀你,这可须怪不得我”我一人坐在房中,心中冷笑道。

    当日晚上,吕布果然依约前来,酒宴正常开席。我推辞不过坐在主位,刘备坐在我身侧,关羽、张飞等一众将领分坐左右。把左手边的第一个位置让给吕布做了,他的身旁坐着张飞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吕布起身道:“君侯得此恩命,实乃众望所归。吕布孤穷来投,幸蒙不弃,此时此日,借我杯中之酒,敬小兄弟一杯!”

    “吕将军过奖了!”我端起酒杯,淡淡回应道。

    此时刘备起身道:“诸位,今日再次庆祝段将军荣升征东将军宜城亭侯,无以为乐,就让我二弟关羽给诸位舞一趟刀,诸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皆道很好。关羽便持着青龙偃月刀,抱拳一礼,在场中舞了起来。关羽刀法已臻化境,虽然未入纵横境,但以他功力舞一趟刀却也是委屈了他。只见他刀光闪闪,起落之间渊渟岳峙,果然大家风范,待的关羽舞的兴起,将刀一收,轻抚胡须,自然惹了全场喝彩。

    吕布也是心中高兴,多喝了几杯,道:“关将jun1 dāo法果然精妙!吕布无以为谢诸位厚赠,便同关将军共舞一番,不知可以否?”

    刘备道:“如此甚好。吕温侯武艺天下无双,今日也正好得见!”

    吕布也不谦让,拿了方天画戟跳入场中,和关羽共舞了起来。关羽得了密令,本是要杀吕布,这一来正中下怀。本来舞刀为乐,双方皆是注重观赏性,并不得以兵刃相交或者竟然伤了他人,可关羽舞了几刀之后,趁着吕布不备,一刀横扫吕布腰间!

    这一刀夹杂雷霆之势,如风卷残云,出手狠辣,众人皆脸上变。却只见吕布哈哈大笑,那方天画戟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,竟然恰恰抵住了关羽之刀,这shā shǒu锏在吕布面前就如儿戏一般。关羽的红脸之上也不禁变了颜,顿时三刀齐出,竟然用上了最是厉害的刀法!

    吕布这时也察觉出不对来,急忙挡住,道:“关将军,何以刀势如此猛烈?”

    关羽道:“倘若不是真的厮杀,众人看得不乐。”嘴上说着,却是几刀抢攻。但那吕布果然甚是了得,看他依旧轻描淡写,关羽却始终奈何不得他。

    “我我也来!”张飞猛喝几口酒,手握丈八蛇矛跳入场中,一出手就是一记“梅花三弄”,只见他那枪头枪花多多,让人看不清行踪,我却知道那是他极为厉害的杀着。敌人无从招架,但如果要是后退,那张飞的蛇矛却还有三个厉害后着,招招难防,非在敌人身上刺个碗大的窟窿。

    这时,关羽已一招“八方夜雨cáng dāo式”,封住了吕布所有退路。刘备大喜,看来这次一招就要杀了吕布。

    然而我却知道并没有那么轻松,吕布一人独占纵横境,岂有那么容易对付?果然,吕布只是拿方天画戟在空中花了一个圈,看似简单而缓慢,却极为有效。画戟贴上了长矛,长矛却挡住了关羽的偃月刀。紧接着,吕布一声大喝,抓住了张飞的丈八蛇矛,又一戟如灵蛇吐信,直扑关羽面门。关羽大骇,急忙往后退去,吕布却以戟尾为头,闪电刺入了张飞的咽喉!

    我和刘备大惊,双双站起,却只见吕布哈哈一笑,道:“两位贤弟武功高强,但只在洞玄境。洞玄境虽然能洞悉招式之间的细微,但终不如纵横境能利用天地气机牵引制敌。我今日侥幸得胜,实是因为境界占优,如有得罪之处,还请多多海涵!”

    吕布恭敬向二人行了礼,关羽铁青着脸一言不发。张飞却冷哼道:“你这个无义之人,曹操教我们杀了你!”此次他竟然说话顺畅,并无半点磕巴,让我暗暗称奇。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?”吕布看向我。

    刘备见事已败露,一不做二不休,就将酒杯摔于地下。登时厅外大门齐开,拥进来一队军士来。

    我看无可隐瞒,便向吕布招手道:“吕将军,且到后堂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吕布跟随我进了后堂,我拿出了密诏,道:“实在是有诏书在此,不是我想杀你。”吕布脸狐疑不定,拿起诏书看了几遍,道:“事已至此,吕布也只好认命,不知将军打算如何处置吕布?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吕将军,有几句话我一直想问你,苦于一直没有机会。当日,我和曹操刺杀董卓事败,你却为何要放了我们?”

    吕布道:“我本以为董卓是个英雄,不料投靠于他之后,才知道这人气量狭窄,骄横淫奢,实在令人失望。可我既然已经投奔与他,又怎能立即杀他?那日你和曹操带七星宝刀入见董卓,宝刀蕴含独特气机早已被我察觉,我借挑选马匹之名故意离去,给了你们机会,但你们却未能杀得了他。但你二人既然能行此侠义之举,便是当世英雄,我自然该放你们一马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那日在荥阳,你已经有心要杀了董卓了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董卓实乃汉贼,劫掠汉帝,杀戮百姓,我辈侠义中人,又岂能容得了他?可自从上次我在洛阳东门放了你们之后,董卓本是多疑之人,已经对我起了疑心。将兵权尽数交给李傕郭汜,对自身的防卫更加严密,我苦于没机会下手。最后只得和貂蝉里应外合,方有机会取了董卓项上人头,总算不负天下道义。可杀了董卓之后,李傕郭汜马上追杀于我,我只带了本部兵马三千人杀出重围,却不料天下之大竟无我容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吕将军,你既然如此仁义,何不向天下说明一切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吕布大笑道,“我吕布天下无敌,岂惧天下愚昧之人评说?”他说这话霸气毕露,确实也令我心折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吕将军,你走吧。今日之事,只不过是曹操对你我的离间之计,我二人反目,他便有机会来抢夺徐州,我早已看透,只是试你一试,请勿见怪。”我深深一揖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吕布果然没看错你,你是个江湖中人,却不是个将军。”吕布顿了顿道,“吕布项上人头今日寄存在此,如你想要,随时拿去便是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大踏步走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的背影在烛光之下,却愈发高大了起来。果然是“人中吕布,马中赤兔”!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