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 大刀对大刀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七十八章 大刀对大刀

    行军打仗之时,派遣哨探前去探听敌情最为重要,哨探便是大军的眼睛和耳朵。刘备自是其中行家里手,他派出哨骑一百余人,隔一个时辰便回报一次。越是接近袁术治下下邳地界,便越是频繁回报。

    却说大军马上接近盱眙地界,哨探回报,袁术军中大将军纪灵率领十万军马前来与我对阵。我只有三万兵马,因此依山傍水下寨,进可攻退可守。

    关羽道:“纪灵是是山东人,为袁术手下大将,听说百战而无一败绩,是山东名将。”

    “能打的过不?”我身为刀客,大刀杀敌一对一自然不惧,但目下兵马数少,又遇到了一位名将,自然是心中忐忑。

    “待我明日去会他一会。”关羽道。

    “好,有云长兄出马,阎王老子我也敢和他斗上一斗。”这倒是实话。

    是日,我自引兵出阵。见那纪灵浓眉大眼,虬髯胡须,面相甚是凶恶。手提一口三尖刀,估计重量有五六十斤。我入了江湖这些时日,两军阵前也是熟客,在汉末此等乱世,按照惯例两将对阵首先并不是去拼个你死我活,而是先要互相大骂上一通,谁能骂得对方恼羞成怒,是一件很鼓舞士气的事情。不管对面的认识不认识,大骂一声“反贼”总是没错的,这天下皆是反贼,谁也不知到底谁家是正统了。

    估计就算是献帝刘协亲自上得阵来,也有人敢骂他一声“反贼”,毕竟,这江山本是少帝刘辩的。都是董卓这厮倒行逆施,乱行废立之举,才有了今日之局面。

    且说,我正清理了下嗓子,还未上前去骂纪灵,却见那厮指着我大骂道:“段大虎你个村夫,大胆反贼,安敢侵犯我们地界!”

    我亦大声骂道:“袁术身为汉臣,吃朝廷俸禄,却有称帝之不臣之心,我今奉天子诏书,特来讨伐反贼,你胆敢来拒我,罪不容诛,快快下马束手就擒!”

    纪灵一看我果真有天子诏书,自知理亏,恼羞成怒拍马舞刀向我杀来。我嘿嘿冷笑,却见关公大喝道:“匹夫休得逞强”迎着纪灵厮杀起来,双方擂鼓助威。

    师傅曾为我讲解天下兵器,这三尖刀并不属于十八般兵器之列,而属于奇门兵刃。具体用法有:劈、搅、冲、扎、撩、点、崩、摔、缠、绕、拨、拦等,使得好的人也就罢了,如果使得不好,反而累赘。比如说“力劈华山”这招,我的大刀使将出来,自然手起刀落,顺风顺水。而这个三尖刀就有些不伦不类了,就好似一杆红缨枪上绑了个榔头,有力是有力的,但就成了“力砸华山”,莫名让使狼牙棒的英雄笑话。

    但说那纪灵,手底下武艺可真是不含糊,却见关羽一招三连斩,三道光柱劈向纪灵,纪灵用三尖刀左挑右刺,刺向关羽右肋。关羽又砍向他的手腕,纪灵用他的兵刃架住,大战了三十回合,竟然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关羽大怒,使出了一记绝招来,只见他刀尖朝天,刀身之上青龙隐现,头顶聚起一片乌云,就要一刀“泰山压顶”灭了纪灵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纪灵刀交左手,右掌往前一推,姿势潇洒道。

    关羽本是个实在人,看他如此说以为真有事要说,便也收势放下了刀。却听纪灵说道:“打了几十回合有些口干舌燥,等我回去喝杯茶再来和你斗个你死我活!”

    “哼!”关羽身子一侧,意思就是默许了。

    那纪灵打马就走,谁料过了一个多时辰,日头已经正当头而照,纪灵还不出来。我问刘备道:“纪灵干啥去了,到底还来不来?”

    谁料不问还好,一问之下刘备登时大怒,指着关羽道:“二弟啊,你为人老实,我都说了多少次了。纪灵那厮说回去喝水你就让他回去了?他一会要撒尿一会要拉屎,这仗还打不打了!你先把他的头砍下来,再喂他喝水不迟啊哎,孺子不可教也!”

    关羽脸铁青,故意装作没听见。

    我想起那日曹操大战黄巾军,张宝不出来迎敌,最后也还是骂得他出了阵,当下吩咐士卒挑选了一百多个能说的,站在阵前就骂将起来。那帮汉子是山东人,骂起人来也是饶着舌头,什么“恁娘嘞个撅”、“你这个老鳖盖子!”“娘里个腿奶奶个脚”

    兵士们骂着,我又让骂一句出彩的,就打上一声锣,还喊个“好”字。这一下把纪灵寒碜够呛,果然不过一会儿,一员大将从纪灵军中杀出,要去战关羽。

    关羽道:“你不是我对手,回去叫纪灵来,与他决个雌雄。”

    那将军道:“我乃纪灵将军副将荀正,汝乃无名下将,非纪将军对手,看我来收拾了你!”

    关公大怒,拍马舞刀,直取荀正,只一合斩荀正于马下。我拔刀在手,大喊道:“都给我杀呀,杀纪灵者赏金一百,封万户侯!”其实这句也是我从戏文中看来的,一百金我可真没有,但鼓舞士气恁地威风!

    于是,士卒们奋勇向前,好像前面的不是十万大军,而是十万头猪。纪灵大败,退守淮阴河口,与我两军相拒。

    如此相拒了月余,有淮河天堑在,我军中士卒又多不识水性,因此也未敢贸然进攻。又过了几日,竟然到了梅雨季节,天空中淅淅沥沥下起雨来。南方潮湿,捂得人好不难受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探马回报:袁术号称有玉玺在手,上承天命,下顺黎民,竟自称了皇帝。果然是反了!我听了刘备计策,将此事上报朝廷,忽悠曹操来一起讨伐逆贼。

    这一日,阴雨稍歇,斥候却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,袁术统领二十万大军,分七路前来征讨徐州。我徐州离他地界最近,双方又正交恶,他便先拿我下手。我正发愁难以抵挡,却听吕布派来了谋士陈登,说有破敌良策。

    见了陈登,我赶忙询问如何破敌,陈登言道:“我有两个计策,一定可以打败袁术。”

    我大喜,问道:“怎么个搞法?”

    陈登道:“这第一计是策反。袁术军中大将韩暹、杨奉都为汉之旧臣,对朝廷忠心耿耿。董卓死后,日前就为了给献帝刘协护驾,和李傕、郭汜大战了一场,不幸败于敌手。后来无处可去才委身于袁术,现如今我们手中有皇帝诏书,我拿去策反这二人,等待两军对阵之时,他们忽然反了袁术,袁术大军必然大乱,我们一鼓作气便能打败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妙计!那么这第二计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第二计便是虚与委蛇之计。吕布将军先后杀了丁原和董卓,名声已经不大好。这次便让吕将军和张飞将军合演一出戏,假装两人决裂,吕将军得了徐州。如此则袁术必然联络吕将军共同攻打于你,前后夹击则将军兵少将寡,必然失败。”

    我大汗淋漓,道:“那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将军勿忧!吕将军自然不会真的攻打将军,而是佯做攻打将军,却发兵绕路至袁术兵马必经之路,埋伏于此,袁术必然不起疑。等他发现此处多了一路奇兵,已然悔之晚矣,则一战可定乾坤啊!”

    “真是妙计!”我拍手笑道,“都说这三国是阴谋家的天堂,听了陈兄一番话,果然是拨云见雾,令我茅塞顿开啊!”

    “三国,这是什么含义?”陈登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我自知说漏了嘴,当下笑道:“现下说这个不太方便,以后你自然就知道了。”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