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低头即是禅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七十九章 低头即是禅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连续收到了几个消息:第一,陈登策反韩暹、杨奉成功,两人答应投靠于我,并趁机对袁术下手第二,吕布接到了袁术的联盟邀请,袁术答应给吕布二十万斛米粟,以资粮草,并打算和吕布联姻。

    吕布有一个女儿,名叫吕玲绮,年方十六岁,出落的亭亭玉立,是吕布和正妻严氏所生。被袁术知晓,恰好袁术也有一个儿子,便欲和吕布结为亲家,如此以来,便相当于占据了徐州。

    可惜袁术打的如意算盘,却不料已经被我料在敌先。当下,我也调动徐州十万兵马分兵五路,高顺引一军进小沛,敌桥蕤陈宫引一军进沂都,敌陈纪张辽、臧霸引一军出琅琊,敌雷薄宋宪、魏续引一军出碣石,敌陈兰吕布自引一军出大道,假意前后夹击于我,敌住袁术的大将军张勋。

    当时,徐州城中,高顺和陈宫为吕布的部将,两人一文一武。张辽、臧霸、郝萌、曹性、成廉,魏续、宋宪、侯成为吕布的“八健将”。这其中,高顺、张辽和臧霸都是当世猛将,也难怪吕布投靠了我之后,天下诸侯都认为我得了一个大宝藏一般。

    我自领三万大军,敌住纪灵,并为五路军马接应。又怕袁绍顾念和袁术兄弟之情,让青州军马和公孙瓒加强戒备,严防袁绍异动。如此安排妥当,我和吕布约定了攻击时日,便坐等大战袁术。

    是日夜二更十分,韩暹、杨奉分兵在袁术大营中放起火来,我远远望见火光冲天,喊杀声大作,料想是吕布已经得手。便起兵夹击袁术,兵马正行之间,看到纪灵风风火火带军前去救援张勋、桥蕤等人,刘备关羽各引兵马敌住纪灵,纪灵大败而走,我和吕布合兵一处,追杀袁术败军。

    追至天明,只见一支军马挡住了我们去路。这支军马打着龙凤日月旗幡,四斗五方旌帜,金瓜银斧,黄钺白旄,黄罗伞盖之下,袁术身披金甲,虎视眈眈。见我和吕布到来,袁术大骂道:“吕布,你个背主家奴”

    吕布却最恨别人骂他是“家奴”,丁原和董卓已经成为他最不堪回首的污点。因此,不待袁术骂完,他便挺戟向前,杀向袁术。袁术一惊,部将李丰来迎战吕布。那李丰虽然是无名之辈,手底下武艺却也是不错。他和吕布战了三个回合,被吕布画戟刺中了手腕,枪也扔了,但好歹捡了一条性命回去。

    吕布紧追不舍杀入袁术大军中,袁术军马马上大乱,我一看机会不错,便扛着大刀吆喝一声,率军掩杀过去。袁术一看不敌,马上就往后撤,走不到几里路,又一彪军马截住去路,我心中暗自得意,这人正是关羽!

    原来刘备料定了袁术必将从这里败走,便埋伏了关羽在此。当下只听得关羽大叫一声:“反贼!还不受死!”他声音洪亮,又颇有威名,最奇特的是那把站起来比人都高的青龙偃月刀,突然杀将出来,差点把袁术吓尿,兵马四处逃散,关羽领军又杀了一阵,几名心腹护卫着袁术跑掉了。

    我们从后追赶,抢夺了战马和衣甲无数。

    曹操得知我们打败了袁术,也是十分高兴。一不做二不休,以皇帝名义派遣使者前来,要和我军联盟共同灭了袁术。他用词谨慎,称我为“段将军”,谅他也还是不愿与我和解。使者所带来的主要意思为:曹操发兵十七万,从北面攻击袁术,吕布引兵攻东面,让我和刘备领兵攻南面又联合了江东孙策,让从水面攻击袁术西面。

    当时江东局势尽在孙家掌握之中。自上回合孙坚一别之后,刘表和孙坚之间因为玉玺的事有了间隙,至此战祸不断。在一次孙坚和刘表部将黄祖交手的过程中,孙坚被暗箭射死,至此将星陨落。

    计议已定,当下我们四路兵马合围袁术。袁术虽然仍有兵马十余万,但岂是我们四路大军对手?当下闻风而逃,止留了李丰、桥蕤、乐就等人留了十万大军坚守寿春,自己则跑到淮南去了。

    李丰等人又岂是我四路兵马对手。这一日,曹操大军去攻寿春城,桥蕤引军出战,不料不到三个回合,就被夏侯惇一枪搠死。曹操大军一涌而上,不几日便攻克了寿春城。

    当时有淮河天堑在,我多日和袁术鏖战粮草转运不便,军中早已缺粮曹操军队人马众多,他兖州又非富庶之地,也粮草匮乏。不光是我们,探马来报袁术虽然退到了淮南,但当地也是因为大淋之后的大旱,当年颗粒无收,人吃人的惨剧多有发生。因此我和曹操约定,暂且各自退兵,待来年麦熟之际,再行发兵。

    这次虽然和曹操并肩作战,但往来传信都是斥候互传,也不曾见得一面。时隔多日,也不知道他是好是坏,我其实颇为挂念,但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江湖中,有缘自能相见。

    也或者,我和曹操之间必有一场大仗要打。

    乱世中,不是朋友,便是敌人。

    回到徐州之后,吕布谦让仍是去小沛据守,而我依然为徐州之主。见了张飞,只见他面蜡黄,不胜憔悴。一问之下,原来那日设计让他和吕布决裂,张飞左思右想,不仅喝了酒,更借酒把吕布的老丈人曹豹给打了一顿鞭子,吕布这才师出有名,假装发怒,将张飞赶出了徐州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来,张飞身无分文,四处流浪,一个一百八十斤的汉子愣是掉了二十多斤,因此十分憔悴。我和刘备听完这个故事都哈哈大笑,刘备拍拍张飞肩膀道:“三弟,还是你有办法,不打曹豹和吕布决裂谅来他人不信。只是,这个苦肉计却让你自个儿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张飞道:“我我本来想打吕布,可惜怕怕不是他对手,反而被他给打了,丢人”

    我等又大笑。这个绣花的汉子,果然胆大心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没见到许千雪,我颇为挂念她。每日做梦都要梦见她,她天生那股风流,最让我痴痴难忘。所以一回到徐州,便去找她,她的闺房之中无人,我寻遍了整个将军府,千雪却在厨房中忙碌。

    她为我做了一道菜,叫做“凤求凰。”

    我虽然并不知道吃的是什么,只是觉得很好吃,便吃的津津有味。可惜了她的好手艺,做菜给了我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。我去厨房中找根黄瓜,也能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徐州城中,我最喜欢吃的是一家的酱牛肉,行走江湖,最不可或缺的一道菜便是酱牛肉了。那家店铺隐藏在城郊的一处角落里,门面不大,这里的熟肉却最是入味,牛肉是北方最佳,秘方酱汁更是首屈一指,黄酱桂皮老姜八角等材料分量放得恰到好处,不说其它,光是桌上那瓶老抽酱油,就有很多食客想吃完酱肉后顺手牵羊,可都没得逞过。

    最有意思还不是这酱牛肉,而是店里有个秀秀气气的小女孩,据说是店老板远房亲戚的远房亲戚的闺女,总之关系可以扯到十万八千里以外。我每次来小女孩都不说话,铁青着脸好似我与她有仇。可据老板说,她最喜欢的花是向日葵。

    我等牛肉的时候,看到远处有个老乞丐靠着墙根瑟瑟发抖,脸铁青,饥寒交迫,离死不远。富人都喜欢冬季,即便家中铺不起耗炭无数的地龙,也因为可以穿上舒适华贵的貂裘,出行更有面子。可天底下所有穷人,都是最怕这个季节的。

    除了衣衫褴褛的老乞丐,徐凤年看到一个娇弱背影蹲在那边,最奇怪的是,她的身上披着一件绿傧浅红袈裟。我在终南山上和哪些和尚们也混的熟了,知道这便是将讲经人才有资格穿的袈裟。

    而现今,它却披在一个女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伸手是禅。

    低头也是禅。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