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兵戎相见-三国刀客-
三国刀客

第八十二章 兵戎相见

    “什么?你你发兵去攻打曹操了?”我大惊。回到徐州城中,听闻的第一件大事便是,在我不在的日子里,刘备竟然发兵十万,分两路前去攻打曹操。

    先锋便是三国第一大将吕布!

    “我知你仍当曹操是兄弟,可如今大争之世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曹操联合袁绍要平定北方,荆州刘表、张绣联合我们去打曹操,机会稍纵即逝,这天下本就是一锅粥,乱世之中从来都是胜者为王。”

    萧寒衣站在一张巨大的大汉地形图前,侃侃而谈。孙乾、陈登等一众谋士均在,他们都是主张出兵,何况兵马已经走了三日,我却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明白,与曹操必有一战,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墨家弟子,不主张打仗吗?”我打趣萧寒衣。

    “诸侯并起,互不相攻,这只是理想状态罢了。现如今大汉天下不稳,天子无力群雄割据,其情形类似于春秋战国时期。历史上,墨家挡不了伐兵攻城,今日墨家式微,更是无法阻止。只能寄望于天下出一明君,天下太平则百姓可安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,却让我忽然想起了那日在汝南城中,许劭对曹操的评价:“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枭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意思是,墨家以后都不理诸侯之战了?”

    “兵战,墨家不会插手如杀无辜百姓,如曹操屠城之大不义,墨家虽万死也要阻止。要杀百姓,先得从墨家人的尸首上面踏过去!”萧寒衣严肃地道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我觉得萧寒衣变了,乱世之中,一介书生成了一个争夺天下的谋士。他的心中有墨家的理想,更有自己的一份家国情怀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日,我就像那热锅上的蚂蚁。前方战报频传:曹操率大军奇袭张绣,想那张绣号称“北地枪王”,枪法如神实在不亚于当世任何名将,但他却屡战屡败,见曹操势大,后来竟然投降了曹操于是,曹操于西南集合兵马二十万,杀向徐州治下下邳城。吕布派出上将高顺与之一战,军中曹性射瞎了夏侯惇一只眼睛,曹操军马大败,初战告捷。

    消息喜忧参半。古代战场之上,主要靠武将和兵力多寡压制,像孙子兵法中所说的“上交伐谋”,多用于互相牵制和诸侯间的利益均衡。此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曹操不会是我的对手,论武将,我有吕布、刘关张三兄弟,更别说张辽、高顺、臧霸等一干弟兄,曹操是打不过的论兵马,我坐拥青、徐两州兵马,总人数在五十万。

    但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。

    趁着曹操与我交战,袁绍起兵十五万,进攻公孙瓒。当时公孙瓒在幽州的易京修建了易京楼,屯粮三十万石以自守。然而,当曹操攻来之时,城池被围,请公孙瓒救援,他却不肯出兵。理由是:“如果我救了一人,以后所有城池一旦被围都指望我来去救而不肯死战,何以抗拒袁绍兵马?”

    公孙瓒派到南境营寨防守的将领,自知坚守不住,又知必定不会有人援救,于是有的投降,有的溃散。袁绍大jun1 zhǎng驱直入,到达易京城门。公孙瓒坚守困难,飞骑突围向我求救,其书信上写道:“袁绍的攻击似若神鬼,难以抵挡。夜间忽闻鼓角鸣于地中,云梯架上了我的易京楼。实在不知如何防御,请段兄弟务必派人来救,拉兄弟一把!”

    他言辞恳切,我又挂念赵云安危,岂有不救之理?

    当时在青州边界我还驻守了十万兵马,本就是为防范袁绍而设。我便马上喊来萧寒衣和他商议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救,是我们无能为力。”萧寒衣拿着信仔细读了两遍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青幽边界上不是放了十万兵马呢吗?”我急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段日子出去了,有所不知啊,青州兵马本来都是由黄巾军组成,现天下大乱,这支军马不少人都已经回乡照顾家中去了。当时我们有言在先,所有兄弟都可以自行回去,绝不勉强。谁料这一走竟然走了一半,现在整个青州只有兵马十五万。这次攻打曹操,又派兵二十多万,徐州大部刚被曹操屠过城兵马本就不多,这一来实在是把老本都押上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瘫倒在座椅上:“这么说,公孙瓒危矣!”

    “胜负的关键在于公孙瓒能否拖住袁绍,等我们打赢曹操再去助他。如果公孙瓒仍然只是坚守不出,不想办法有效阻止袁绍进攻,那别说是他,我青、徐两州都难保。”

    这些我是不懂的,听他说的在理,便道:“那为今之计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以你名义修书一封,就说援兵将至,鼓舞公孙瓒士气,让他一定想办法拖住袁绍。下邳城这边,再让吕布加快进攻,争取一举破曹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只好如此了。”我叹息道。

    但坏消息接踵而至,下邳城内本来兵多粮广,坚守以待到曹操缺粮,等他退兵一鼓作气便可以打溃曹操二十万兵马。可不知道哪个天杀的谋士给曹操出了个主意,让把沂、泗两条河的水给决了堤,淹了下邳城,百姓和士卒各自逃难,曹操趁势攻击,吕布兵马大败。刘备带领着刘关张三兄弟前去救援,不料曹操狡猾,对徐州又是志在必得,在沿途设了伏兵,将刘备大军又困在了小沛。

    曹操攻下邳,死伤甲士三千!

    下邳城中断粮,瘟疫横行!

    刘关张三兄弟率兵突围十五次,被大将曹仁打败!

    张飞战夏侯惇,八十回合未分胜负!

    我立即号令发兵五万,亲自挂帅,去战曹操,就在第二日启程。

    却说这一晚,萧寒衣备酒为我饯行,陈登、孙乾等一众谋士作陪。酒过三巡,萧寒衣道:“段兄,你觉得天下诸侯中,谁将广施仁政,一统天下?”

    “这我哪里知道。”我正啃着一只鸡腿,等去了战场上可就不易吃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袁绍是个英雄。袁家四世三公,袁绍又极具雄心大略,一心光复汉室,将来这天下非他莫属。”

    “袁绍啊,曹操评价他说好谋而无断,想争夺天下第一,恐怕不容易吧。”我随口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袁绍已经拿了冀、并两州,如果能统一北方,那就是天下无敌了。”萧寒衣道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是怎么了?我明天都要走了,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回来,现在说什么天下大势,管他谁是英雄,快来喝酒!”

    萧寒衣摇摇头道:“段兄,你既然一心想要投靠曹操,何不明言,将士们也不用去和曹军做那殊死拼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什么意思?”我愕然道。

    萧寒衣从衣袖之中拿出一封书信来,大声念道:“曹兄,一别数日弟十分挂念。依你之计策,陶谦果然谦让徐州于我,现青、徐二州已经尽落入我手。刘备、吕布等人终不愿投入你麾下,军情已报你知晓,你可便宜行事。明日我将引徐州军马前去投奔与你,以全我二人兄弟之义。到时,北方皆在兄之手矣!弟,段大虎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之下吓的面煞白,颤抖道:“怎么会有这封信,这不是我写的!”

    “段兄,这明明就是你的笔迹,你又何必不认?何况你与曹操的确交好,如今露出本来面目,也也在意料之中。”

    一众人本就目露怀疑,显然是并不相信我的话,他这番话一说自然是坐实了我的罪名,可我百口莫辩,一股热血涌上心头,我大怒道:“萧兄,你怎能如此是非不分,血口喷人,诬陷于我!”

    萧寒衣却不理我,突然命令道:“动手!”

    马上涌出来一队人马,却没有我熟悉的兄弟,将我摁在了桌上。我大怒,本欲拔刀却不料全身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力气,看来是酒喝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书生,别闹了,你和我闹着玩的是不是?”我挣扎了一下道,毕竟心中还存有侥幸。

    萧寒衣道:“大虎,你武功再高,终究是不能做政治上的大领袖。当然,你自己根本不想做,就算勉强做了,最后也必定失败。自古那些皇帝明君,谁不是有极强的权力欲,可你半点也没有。墨家钜子传你长生诀,是因为你手中有两百万黄巾军,将来能为百姓做事。可你胸无大志,一心只想着江湖,实在有负钜子所托。当然了,现在的墨家偏处一隅,钜子韬光隐晦毫无作为,又能做什么?如此,墨家先辈的血可就白流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时头脑忽然清醒起来,原来今日之事,都是他编排的一场好戏。我问道:“你当日在墨家,那七星海棠的毒也是你下的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大太监张让的四大天王一路那么追你,我本就觉得奇怪,后来回到机关城后,才从钜子口中得知了玄铁令和屠龙刀的秘密。我便秘密联络张让,让他杀进机关城,取了玄铁令和屠龙刀,如此朝廷便掌握了所有黄巾军,这天下不就可以安享太平,百姓也就安居乐业了。可惜,还是太晚了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!枉费我一直把你当兄弟!”我怒及,无奈没有半点力气,只能破口大骂道。46